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A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下)

【陳龍禧專欄】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下)

by 邱筱凌
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綠島位在台灣東邊太平洋上,是個充滿神秘色彩,景色優美的島嶼,其得天獨厚擁有的自然景觀和豐富的海洋生態資源,特別是世界三大海底溫泉之一的「朝日溫泉」與色彩絢麗的海底珊瑚,是潛水者的天堂,觀光勝地,世外桃源。因為《綠島小夜曲》這首歌,更是讓沒去過綠島的人充滿嚮往;可是去過者,對國民黨政府竟把這個美麗小島,當成台灣惡魔島,無不感到惋惜。

「這綠島像一隻船 在月夜裡搖啊搖 姑娘呀你也在我的心海裡飄呀飄 讓我的歌聲隨那微風吹開了你的窗簾讓我的衷情隨那流水不斷的向你傾訴椰子樹的長影掩不住我的情意明媚的月光更照亮了我的心這綠島的夜已經這樣沈靜姑娘喲你為什麼還是默默無語」這首傳唱世界華人圈的《綠島小夜曲》,這綠島總給人無限神秘的美感。

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

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

關於《綠島小夜曲》的創作,這首歌作詞是誰?那令人向往的南國情懷,是中廣公司音樂組周藍萍作曲、潘英傑作詞的傑作?還是一位囚犯流露的心聲?或另有其他人,後來才成現在人們熟悉的名曲,至今應該要有定論。

根據柏楊於2001年12月8日世界人權日,綠島人權紀念碑落成兩周年前夕,造訪他當年坐監九年的「綠洲山莊」,於綠島人權紀念碑旁的燭光晚餐會上說,當時政治犯送到綠島後,被迫勞動改造,圍起一圈鐵絲網,以咕咾石砌屋,並在其中挖一鴻溝區隔男女囚犯,其中的一對不知名的囚犯,以字條互訴情衷。柏楊表示,有一天,其中一人寫了《綠島小夜曲》這首詩,想要拋過鴻溝給對方,不幸紙條掉進鴻溝,兩人極為恐懼,也先後失蹤。後來紙條由管理員撿起,呈送警備總部秘不外宣。由於詩文內容優美感人,更無怨恨之詞,內部人員深受感動,口耳相傳,至於這首詩的作者,是男方或女方,迄今不詳。

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

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

目前所有在市面上流通的《綠島小夜曲》,都標明作曲人是周藍萍,音樂界對作曲均無異議。至於作詞是潘英傑,我的大學教授、台灣作詞權威黃瑩、台灣老歌歷史研究專家莊永明都說「這是百分之百事實」。黃瑩表示「周藍萍、潘英傑都是對日抗戰時期重慶地方訓練團音樂幹部訓練班出身,是已故音樂教育家吳伯超的學生,兩人同來台灣,這首歌是他們所作沒錯。」潘英傑自己也曾撰文說這是他的作品。

依照個人當年和新聞局歌曲查禁單位的接觸,以及曾多年邀請潘英傑老師,當台北教育局考歌星證評審的認識,潘英傑老師是位正直的人,他說寫《綠島小夜曲》就是兩人單純談到要寫小夜曲的歌,坊間所說周藍萍追女學生也是加油添醋。因為:如果周藍萍要追李慧倫,應該自己填詞,找他代填有欠誠意;再者,詞是他寫的,兩人都沒去過綠島,歌中綠島是指青山綠水的台灣,周藍萍完全沒出主意。

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

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

在當年台灣處於白色恐怖年代,任何風吹草動,都會被有情治單位加上莫須有的罪名,中廣公司不少主持人如「白銀」都曾因政治原因落難,《綠島小夜曲》歌詞,曾被警總認為不妥而查禁,原因是歌詞裡:「這綠島像一隻船,在月夜裡搖呀搖」當時的危機意識,熾熱又強烈,警總認為,歌中的船,指的就是台灣,在月夜裡搖呀搖,不就是暗示就快翻覆了嗎?」

《綠島小夜曲》作曲周藍萍,曾幫我大學「戲劇概論」教授王紹清作詞的《一朵小花》作曲,後來避居香港專門春邵氏電影公司,從事黃梅調電影配樂、作曲。其實周藍萍本姓楊,戰亂中頂替了「周藍萍」的名字,又有另外6個別名,他和潘英傑白色恐怖時期都在中廣,兩人能在當時環境下,有驚無險不受牽連?又都能全身而退?只能靠大家自己想像了。

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

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

至於台灣媒體曾報導,《綠島小夜曲》作曲人高鈺鐺在辭世前曾指出,這首歌的作詞人是王博文,希望主事者能讓這首歌得到正名。言下之意,流傳已久的《綠島小夜曲》是由高鈺鐺作曲、王博文填詞,這種一生只作一首歌的說法,大家聽聽就好,就如同《涼山情歌》作者一樣,就看法律判決為準了。

自日治時代迄今,監獄在綠島橫跨近百年,綠島雖曾因監獄而有名,但也提供綠島人許多工作機會。台灣解除戒嚴後綠島沒有政治犯,可是監獄依舊以其他名義,持續關押全台各監獄最難管教的罪犯,讓綠島繼續成為「黑道大哥的故鄉」。如今綠島把監獄的人文歷史,當觀光旅遊發展,好像亞利桑那州Yuma一樣,成為觀光發展的資產。

因為「台灣惡魔島」綠島孤懸海上,且台灣警總勞改營惡名昭彰的恐怖記憶猷存,在70年代,台灣司法部門發現,很多黑道流氓不怕被就地羈押,卻很怕被送綠島管訓。黑道大哥被關在綠島監獄,流氓的地緣關係被切斷,就孤掌難鳴了,又沒了與獄卒勾結機會,真是震懾了許多幫派大哥,也證明「台灣的惡魔島」並非浪得虛名。

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

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

訪問白色恐怖時代的綠島勞改營設施,如今解嚴後改為「人權紀念公園」,由台灣知名歷史學家、小說家,也是綠島監獄政治犯的柏楊所寫下的「在那個時代,有多少母親,為她們囚禁在這個島上的孩子長夜哭泣。」碑文,道盡了當時人權運動者及其親人向國民黨爭取人權的血淚。

綠島「人權紀念公園」由柏楊與民間團體「人權教育基金會」發起籌建,是亞洲第一座人權紀念公園,1998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動工,隔年12月10日正式揭碑,以「白色」基調為主,設計者漢寶德教授為了不破壞綠島優美特殊的自然景觀,將人權紀念碑以潛入地下方式設計,創造與自然和諧的景觀,螺旋坡道斜坡壁上,紀念台灣過去白色恐怖期間爭取人權、不畏強權的先行者。

為紀念白色恐怖時期政治受難者,人權紀念公園初期鐫刻500多位當時為了追求人權、民主而遭到政治迫害者的姓名,並標示有監禁或死刑時間,其中包括不少台灣民主運動先輩,圍繞於柏楊先生親題之「人權紀念碑」,象徵台灣人權意識之萌芽。據說,紀念碑剛落成幾年,有人看到施明德每年都到那裡,望著大海,似乎是在緬懷自己的青春歲月。

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

從台灣惡魔島談《綠島小夜曲》

園區後來新增許多歷史資料,認識監獄沿革、台灣人權的發展,除綠島監獄外,思想改造及勞改營都已開放參觀,很難想像一群不知刑期,生不如死的政治犯擠在那裡怎麼生活?新設的蠟像館模擬了當時生活的情景,到那裡參觀,想像當年這個島嶼上的政治受難者曾有過的辛酸血淚,台灣人真的要感謝得來不易的自由,也希望政府不要再回復白色恐怖統治。

在沒有人權,沒有法治的年代裏,台灣在兩蔣威權統治下,人命如螻蟻!當年綠島關押了不少無辜,第13中隊,不知冤死了多少無辜,莎士比亞的著名劇本「馬克白」,黑白不分的特務很多,以前台灣不少沒公開審判就入人於罪,又該去向誰喊冤索命呢?還好《綠島小夜曲》所唱的綠島,並非太平洋中的綠島,算是比較令人欣慰。

~終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