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陽明山鬼店

【左化鵬專欄】陽明山鬼店

by 望小風
陽明山鬼店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陽明山這家「鬼店」,越夜越有人光顧。昏鴉在枝頭上哀哀鳴叫,慘白的月色,斜照在長滿苔蘚的石階上,庭院中的老榕枝椏,吊掛著一盞盞紅色小燈籠,吊死鬼隨風飄蕩,冷不防就出現在你的面前。店中幽暗的燈光,攸明攸滅,老闆娘腥紅的唇角,始終露著一抹詭譎的笑,男賓提心吊膽地拿著刀叉,望著花容失色的女友。

陽明山鬼店

陽明山鬼店

奇哉怪也!像這樣陰森森的餐廳,也會有顧客上門。每到日落黃昏,總有一些開著跑車和騎著重機的年輕人,戴著女友呼嘯而來。我和林富星兄、李正兄,三名大學老同學,相約到陽明山賞景,駕著老爺破車,沿中山北路七段蜿蜒而上,就在紗帽山的半山腰,突然見到這個醒目的店招,好奇心的驅使下,忍不住下車窺探。

營業時間尚早,店門虛掩,我們拾階而上,我大膽從門縫中張望,店中靜悄悄,無人走動,只聽得他們兩位老兄怦怦的心跳聲。難道這會是十字坡上孫二娘的人肉包子店嗎?三個老頭兒你看我,我看你,面面相覷。

陽明山鬼店

陽明山鬼店

這間鬼店,使我想起了去年十月初,在加拿大魁北克街角一間露天咖啡店,長廊桌上和椅腳地面,擺了幾具骷髏頭。秋風蕭瑟,我淺啜著咖啡,想像這些骷髏頭,哪一個是法國將領?哪一個是英國士兵?英法兩國金髮碧眼的洋鬼子,百年來,遠渡重洋,在此爭奪地盤,兵戎相向,爭戰不休,造成了多少的異域孤魂。

這些骷髏頭,怎麼會料到,一世紀後,會有一位黑髮黃膚的旅客,坐在這裡,和他們閒聊人生的無常,笑談百年的風雲變幻。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