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對故鄉土地的思慕

【翁達瑞專欄】對故鄉土地的思慕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在國外住了三十多年,只要回到台灣,我都會直奔嘉義山區。這種對故鄉土地思慕的情愫,許多人無法理解,特別是馬英九等外省權貴。01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在國外住了三十多年,只要回到台灣,我都會直奔嘉義山區。這種對故鄉土地思慕的情愫,許多人無法理解,特別是馬英九等外省權貴。02

在國外住了三十多年,只要回到台灣,我都會直奔嘉義山區。這種對故鄉土地思慕的情愫,許多人無法理解,特別是馬英九等外省權貴。02

在國外住了三十多年,只要回到台灣,我都會直奔嘉義山區。這種對故鄉土地的思慕,許多人無法理解,特別是馬英九等外省權貴。

讓我先從馬英九談起。據傳馬英九在深圳出生,後來隨著父母避難到台灣,定居在外省族群聚集的景美。馬英九就讀的建中與台大,就在景美往台北的羅斯福路兩側。馬英九任職的法務部與總統府,也都在羅斯福路盡頭。

馬英九在台灣活了一輩子,但他與台灣的土地連結,只侷限在羅斯福路兩側。同樣淺薄的土地連結,也適用其他避難台灣的外省權貴。

在國外住了三十多年,只要回到台灣,我都會直奔嘉義山區。這種對故鄉土地思慕的情愫,許多人無法理解,特別是馬英九等外省權貴。03﹑﹑04

在國外住了三十多年,只要回到台灣,我都會直奔嘉義山區。這種對故鄉土地思慕的情愫,許多人無法理解,特別是馬英九等外省權貴。03、04

接著我要分享我與台灣的土地連結。我的父母都來自大家族,人數龐大的親戚散居在台三線沿途的村落,從雲林古坑,嘉義梅山、竹崎、中埔,到台南的楠西。

我父親年輕時就外出就業。小時隨父母返鄉探親,常聽到的是大坪、雙溪、樟湖、松腳、紅南坑、樟腦寮、中崙等本土味道濃烈的地名。

家裡的親戚多數務農。我小時就嚐遍南台灣山區生產的水果,有橘子、柳丁、龍眼、荔枝、香蕉、芒果、楊桃等。我家餐桌也常有親戚種植的農產品,包括蕃薯、芋頭、合掌瓜、南瓜、竹筍、生薑等。

在國外住了三十多年,只要回到台灣,我都會直奔嘉義山區。這種對故鄉土地思慕的情愫,許多人無法理解,特別是馬英九等外省權貴。05

在國外住了三十多年,只要回到台灣,我都會直奔嘉義山區。這種對故鄉土地思慕的情愫,許多人無法理解,特別是馬英九等外省權貴。05

有趣的是,從未務農的父親留給我們一片山坡地。除了雇人種植檳榔之外,我們未曾在這片土地耕作過。兄弟陸續退休後,才把這片土地當成勞動健身的場所。

我與台灣的土地連結,大都發生在就讀高中之前。儘管移居北美多年,兒時吸收的土地養分深入骨髓,久久無法散去。這是我回台灣就直奔嘉義山區的原因。

 

在國外住了三十多年,只要回到台灣,我都會直奔嘉義山區。這種對故鄉土地思慕的情愫,許多人無法理解,特別是馬英九等外省權貴。06

在國外住了三十多年,只要回到台灣,我都會直奔嘉義山區。這種對故鄉土地思慕的情愫,許多人無法理解,特別是馬英九等外省權貴。06

我相信我年老彌留時,腦海會出現豐富的兒時畫面,有返鄉的彎曲公路、層層交疊的山巒、聳立的檳榔樹、迎風搖曳的竹林、鋪滿山坡的茶園、以及嘉南平原火紅的夕照。

儘管馬英九吃台灣米,喝台灣水,他惦記的是從未踏足的長江、黃河。競選第一任總統時,馬英九要作弊補足與台灣的土地連結。卸任後,馬英九繼續自稱湖南人,把供養他一家的台灣棄若敝屣,卻又不願回歸他認同的中國。

當馬英九年老彌留時,他的腦海不會浮現長江,也不會有黃河,因為他從未踏足這個虛構的故土。伴隨馬英九離世的兒時記憶,只有一條單調的羅斯福路。

對故鄉土地的思慕,是我一輩子的幸福!我同情馬英九這些外省權貴,但為自己感到慶幸。

在國外住了三十多年,只要回到台灣,我都會直奔嘉義山區。這種對故鄉土地思慕的情愫,許多人無法理解,特別是馬英九等外省權貴。07、08

在國外住了三十多年,只要回到台灣,我都會直奔嘉義山區。這種對故鄉土地思慕的情愫,許多人無法理解,特別是馬英九等外省權貴。07、08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