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生活 » 不再艱難仰望

不再艱難仰望

by 邱筱凌
不再艱難仰望

文 / 蔡桂英(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第二十三期畢業)

多年前以「我父、我夫、我子」為文題,記錄同班同學與我共同生活經歷,和維繫愛戀的甘苦點滴,送他65歲生辰壽禮,和華髮換鬢白的肯定。

不再艱難仰望

不再艱難仰望

時光飛逝,疫情擴散暮年之憂更甚往昔,如鯁在喉,望以抒懷,珍重我那曾艱難仰望的同學。

短短3年時間,伏於心中的暮年生活計劃,小如每日健行、採買作羹湯,中如一週登一山、月有闔家聚會,大如年有家庭行遠旅遊,這些能力所及的計劃尚能按步施行,身心康泰有添薪溫潤之效。

不再艱難仰望

不再艱難仰望

國事、社情的蜩螳離譜雖更盛往昔,憂國匡時,心餘力絀,只得潸然罷矣!

新冠疫情陰霾,去年東颱吹來(covid-19),剛消一波,今年西颶(alfa、beta、gama、delta病毒)飆來,更盛往昔,人間慘烈正興,彷彿一時見不到盡頭,心多有恐懼。

對於未施打疫苗的他,成了我最罣礙最艱熬的心事,因為他是家中柱,脊中髓。

宅家避疫,每天樓上樓下行走,閣樓庭園裡蒔花養草,臨空佇立伸展雙手,渴望擁有一對翅膀遨翔飄逸遠行,伴雲、俯山、賞花、觀景、夢想未曾遠離,但實景與願相悖,

避疫在家深掘記憶中的逸趣軼事,格外有滋味。

不再艱難仰望

不再艱難仰望

同班同學當年海誓山盟,深情回眸,如今長日將盡時才幡然珍惜那些年那些事。逝去的青澀年華,他與我牽手踏實生活的感覺,在靠近觀看、鼻息相通後,才愈見透明、簡單、純潔,他不必仰望,就是如影隨形的我。

曾經年少,曾經青澀,曾經輕狂,曾經……,那年暑假中橫公路健走,5天4夜的徒步旅行,巧遇颱風肆虐山區,道路癱蹋,封山斷炊、人渺車絕。

我的同學堅定依原定計畫執行,四人跨步漫長百里路,心中的慌亂、憂懼如影隨行。逐日走在群山圍繞的青林綠水中,路不語、鳥啁啁。或許是他看得遠,看得高,深藏不露,讓我早早體會到領隊的孤獨,動輒得咎的苦楚要吞,越嶺跨坍找路的勞要忍,千尋萬覓尋生機出口,幾經波折起伏後,重新將人生走回正確方向。

不再艱難仰望

不再艱難仰望

旺盛的生命力,來自折磨,訓練,堅強,夢想啟動了艱難的回憶,如夢如幻,在人生星圖上,塗抹出跋涉中橫的交心互動,雖是步步驚心,卻一路攜手探索人生未知領域。

中橫的經歷,找到了自己的故事,相信自己的心,堅定仰望同學負重背影攀上墜下,他就是希望。

冒險走出中橫公路後,第二年暑假登山人數倍增,八人勇闖初拓的南橫公路,四天三夜步行山林,梅山、天池、關山,利稻山川秀麗。

他安妥了同學後,又悍然勇攀大關山峭壁,孤影沒入山谷綠林,我屏息仰望那捕捉不到的孤鷹,在遨翔。

年輕時期的執念,艱難仰望的背影,再隔年後結伴同學走散,個奔東西,只剩兩人結了連李,安份生活了數十年,未再涉險登高,步履險途。

不再艱難仰望

不再艱難仰望

退休後的安穩暮年,不再仰望的背影又鮮活眼前,每週領著數十山友同好,奔赴心儀慕名的郊山,玉山、雪山百岳的高傲,在他的點名錄上一一摘下,我再次艱難仰望。

疫情擴散開來,終日碎步在閣樓陽台,年少輕狂的往事重現,不再擱淺在記憶裡。如同花蓮海岸山脈的夏日,我的希望是岸,你能攀附上岸,一波一波的浪花,如同輕拍擦拭,雕刻出生活中美麗的刻痕。

現在日頭下,南風吹,千萬要留心我的滷莽、我的粗心、我的不完美,看清了不要出口,默默接受再悅心填補我的不足。同學不再是艱難的背影,而是如影隨行的自己。

不再艱難仰望

不再艱難仰望

疫情下的身心傷害、社會失控,領會出更深的醒悟,超脫物質枷鎖、捨與得、愛與愁之間的抉擇,再次用當年堅強仰望同學的信心,攻關拔陣,通關後未必是全然坦途,但已得到只有同學才懂得的默契與悄皮互動。

你好,我健在,雖不能呼風喚雨,無所不能,但能分享愛,寫出生命的體會,找到創新的能量,深厚的情感在覺醒,來日不再是荒謬可笑的歲月,而是蕭灑實在的生活態度。當年仰望的他,只是伴行的牽手。

不再艱難仰望

不再艱難仰望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