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中研院的一張床

【左化鵬專欄】中研院的一張床

by 望小風
胡適(圖片擷自網路)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這張床,已人去床空,陳設在南港中研院的胡適紀念館中,供外界參觀。沒有床頭櫃,沒有梳妝台,沒有席夢思,只舖著簡單素雅的褥墊,橫看豎看,都像是一般尋常百姓家中的木板床。

在這全國最高的學術機構,陳設這張不起眼的單人床,想必具有相當的意義吧!我狐疑的凝視著胡適臥室簡陋的床,和隔壁房間這空蕩蕩的板床,不免胡思亂想,胡老夫子一生風流,喜歡拈花惹草,難道這張床,是他愛妾睡過的床。

導覽人員的解說令人失望,他說,胡適年輕時,雖豔遇不斷,但他最怕太太,好色無膽,不敢金屋藏嬌,終其一生,並未他娶。這張床,是一位老太太的床,她曾陪伴名滿天下的老伴,走遍中國的大江南北,走過半世紀的風風雨雨。她就是胡適的夫人江冬秀。這張床,原先也不在館內,後來才由他處移來。

早年,學術地位名滿天下的胡適,奉召返臺,出任中央究院的院長,他鄉異地,無依無靠,況且當年,他已老病侵尋,夫人江冬秀時刻掛念在心,隔年,就湊足機票錢,拎著碎花老布包袱,裹著小腳,顛顛巍巍,由紐約兼程來臺,照顧胡老夫子的生活起居。

女子無才便是德,胡夫人沒讀過書,不識之無,來到學術最高殿堂,顯得格格不入,鎮日困坐愁城,老伴又一頭栽進學術研究的領域,無暇他顧。性喜熱鬧的胡夫人,只好隔三岔五,就呼朋引伴,吆五喝六,搓幾圈麻將解悶兒。胡適為顧慮這些三姑六婆,鬧得動靜太大,干擾院務,因此特地安排夫人在福州街另居,既可就近照料他的生活起居。又不致影響夫人的日常作息。公私兩便,兩全其美。

不料,民國五十一年二月下旬,中研院舉行第五次院會,胡適在酒會致詞時,因心臟病突發,倒在主席台上猝逝,享年七十歲。長胡適一歲的夫人江冬秀,十三年後,也與世長辭,與胡適一同歸葬於南港中研院對面的山坡上。這張單人床,才由福州街遷移到胡適紀念館內,供後人瞻仰懷想。

由這張小床,我遙想起胡適的錚錚風骨,遙想起他的高風亮節,遙想起他的公私分明。如果他的在天之靈有知,俯瞰今天這座最高學術殿堂,竟然很多不帶風骨!不知他會不會氣得吐血。

0 留言
2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