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讀者投書 » 夢的旅程 與父同行

夢的旅程 與父同行

by 望小風
夢的旅程,與父同行

文 / 曾薰慧(國立成功大學臺灣文學系助理教授)

剛睡夢中,被自己的哭聲吵醒。

這是一個很奇怪的夢。前半部細節忘了,在後半部的故事情節裡,一位友人告訴我,有個男人幫我買了一張機票,說要帶我去旅行。我心裡笑著,是誰要找我私奔嗎?(可能跟前半部劇情有關,但我忘了)因為好奇,我上了飛機,並從第一排起開始尋找少年郎的身影。

只見每位乘客都默默低著頭,正襟危坐,沒人理我。機上老弱比例偏高,我非常狐疑地走到倒數第三排,終於有個人過來跟我說話。他說:「你要找的人等下就上飛機了!」然後他就坐進我眼前的那排位子。但那排三人坐的位子已經坐滿三位同樣正襟危坐且頭低低的乘客啊!就像透明人一樣,他穿過座椅,隱沒在我眼前的空間裡。我以為我眼花,開始四處張望他的身影,想問清楚個所以然。

緩步至倒數第二排,一位在夢中許久未見的朋友認出我,很驚訝地上前與我噓寒問暖。他告訴我他的名字(但我也不太認得他,只知道應該是一位久別的朋友),問起我的近況。我的目光移到最後一排位子,那是一個兩人至三人坐的深灰色布沙發,很怪異地被放置在機身的尾端。沙發上散亂著幾份文件與公文袋,感覺這應該是屬於一位正要出差的公司領導的。

正當我百思不得其解想著是否該下機時,機艙口傳來不小的喧嘩聲。「來了來了!」。轉身一看,幾位空姐空少手忙腳亂地上前攙扶一位年長旅客進入機艙。遠遠望著長者筆挺的深色西裝與格紋紳士帽,感覺就是一位被簇擁的大咖,而全機就等他起飛了。長者拄著英式木質拐杖緩緩走向機尾,在近處與我四眼相對時笑了。

歐買尬,「曾爸!」我禁不住立馬噴淚,張開雙臂要上前擁抱。爸爸也張開雙臂,但就在要觸碰的那一剎那,我被我的哽咽聲給吵醒了……

夢的旅程,與父同行

夢的旅程,與父同行

之前夢過幾次爸爸,有可以觸摸到肉身的,也有在我面前慢慢變成氣體消失的。無論以怎樣的形式出現,他總是非常開心,容光煥發,且越發年輕,就像他剛過世的遺容一般,比活著時的臉龐更加豐潤有光也更有血色。聽說這就是所謂的福相。微笑的眼角好像說,「終於離開你們的苦毒了!」

爸爸經歷白色恐怖時代的煎熬,從搞革命的熱血青年到事業有成的老士紳,一生精彩。記得出殯那天,司儀要子女下跪三拜行感謝父親養育之恩禮,我一跪下就不想起身了,想要長跪不起。三拜不足以讓我感念父親的養育之恩,以及他的善行與身教帶給我的深遠影響。那種情感狀態,一年過去了,仍深深纏繞心底。

這飛機到底要飛哪去?我不知道。但願曾爸買的是通往極樂世界的單程票。這次我就不跟了,我俗事未了,還是乖乖下機回家去寫我的論文較實在。爸爸再見!來世再見!

凌晨兩點半了。明天得繼續跟女兒小曦奮戰,兩眼紅腫,祝我好眠。

附註:作者父親為前中共省工委學工委臺大法學院支部黨員曾群芳(1928-2020)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