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上)

【陳龍禧專欄】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上)

by 望小風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含運費,9粒禮盒500元、15顆農會標準箱900元。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含運費,9粒禮盒500元、15顆農會標準箱900元。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臺灣前陣子久旱無雨,缺水嚴重,還好才開始限水大雨就來了。所謂「三月迎春,四月望雨」,就不由得想起日治時期名音樂家鄧雨賢。他最能代表臺灣音樂的作品《四季紅》、《月夜愁》、《望春風》、《雨夜花》四首歌謠簡稱「四月望雨」。首首扣人心弦的歌,從日治時代傳唱至今仍然感動人心,也獲臺灣人高度肯定。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為記念「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早期開啟臺灣流行音樂先河,他譜的歌跨世紀傳唱於臺灣人口中,新竹縣政府特別在他曾任教的學校—芎林國小附近,闢建一座綠樹成蔭的「鄧雨賢音樂文化公園」;桃園市政府為紀念他是在龍潭出生,也設置美輪美奐的「鄧雨賢台灣音樂紀念(圖書)館」,成為結合閱讀與音樂的文化亮點。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鄧雨賢譜曲,李臨秋作詞的《四季紅》「春天花吐清香雙人心頭齊震動有話想欲對你講毋知通抑毋通…;夏天風正輕鬆雙人坐船欲遊江…;秋天月照紗窗雙人相好有所望…;冬天風正難擋雙人相好不驚凍…。」是1938年李臨秋用趣味的詞句,描寫臺灣四季,引喻男女熱戀,不受四季變遷影響,在一向偏屬哀怨的臺灣創作歌謠中,是一首輕鬆活潑的男女對唱情歌。

臺北教育局社教科陳根本股長說,李臨秋是臺北大稻埕人,當時常和三五好友到茶店、酒家喝酒,言談間互相褒貶,有一次友人問李臨秋除風花雪月外,能否以臺灣景物為主題寫詞,他就以春夏秋冬季節的更替寫出《四季紅》。他雖沒有國小畢業學歷,但從歌詞中對仗,不難看出李臨秋文學方面的涵養及對周遭環境敏銳的觀察。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1949年蔣介石敗逃來臺後,實行語言及思想控制,對於歌曲也採取禁唱的手段,往往歌詞裡一字或一個抽象的意境被解釋成觸犯權威,歌曲本身甚或整張唱片都可能被查禁。在這波禁歌行動中,臺語歌曲更成了眾矢之的。當時為了「反攻大陸」,所有與中國政權相關的顏色和文字都被查禁,這首《四季紅》因為歌名有「紅」,歌詞裡每段都有「你我戀花朱朱紅」,因此被警總認為有為匪宣傳的含意而禁唱,最後歌名改為《寶島四季謠》才能唱。

臺語流行歌1930年代崛起後,在發展過程中走並不順利,但在每個時期都曾留下反映時代背景的好歌,甚至有不少在二戰時期,被改編為日語歌,形成為另一種「時局歌」的風貌,其中鄧雨賢創作的《月夜愁》同樣的旋律改為日語《軍夫之妻》;只是表達失戀心情的情歌,國民黨執政的年代,被認為表達對軍國主義的不滿。其中歌詞「三線路」,被親中人士視為臺灣人對清治時期的懷念而查禁,還被本名王景曦,後來改名黃河的莊奴重新填詞,成為國語流行歌「相見已晚又要分手癡癡相望默默無言…」《情人再見》,又未註明作原作曲者是鄧雨賢,形成不少寫此歌莊奴作曲,可推測是想要魚目混珠,是很不尊重著作權。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我在教育局社教科的股長陳根本表示,日治時期「大稻埕」是臺北重要的文化活動中心。那時鄧雨賢因在圓環日新國校任教地利之便,創作包括《月夜愁》的「四月望雨」曲曲都對臺灣音樂有極大影響的歌曲。音樂代表文化,《月夜愁》是臺語,《情人再見》是國語,兩首歌大致上是鄧麗君唱的最好聽,同一個人唱過閩南語和國語兩種不同版本,各有特色。《月夜愁》美妙的旋律,貫穿了臺語到國語又回到臺語年代,說明一塊土地上,臺灣的多元文化和美麗。這塊栽培鄧雨賢的土地,也代表著台灣共同的文化,而在這個文化養分上,造就了美麗的人文成果。

當年臺北市教育局就在長安西路,陳股長常說《月夜愁》歌詞「月色照在三線路風吹微微等待的人哪未來…」的「三線路」指的是有安全島、種了樹的中山南北路。1930年代,臺灣興起自由戀愛風,當時中山南北路人車稀少,是約會散步的好地方。24歲的周添旺心有所感,寫下失戀人的心情,配合哀愁的旋律,因此廣受歡迎。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回想臺語流行音樂作曲家鄧雨賢,儘管經歷半世紀多爭議與樂界評價不一,過去一如風雨中的柳絮,風風雨雨、擺盪不止。然而凡夫愛之如痴,正統樂界視之如蔽履,國民黨過去視他的音樂不利於環境,還禁止傳唱。1991年有人申請在「國家音樂廳」為鄧雨賢辦紀念音樂會,因音樂通俗、流行性、或許尚隱含著政治性,使其音樂藝術價值遭受質疑,遭「國家音樂廳」以與營運規則不符拒絕。可是,如今卻視他的音樂為象徵臺灣精神圖騰的重要代表,大家齊聲高歌。

因為熱愛音樂的前總統李登輝支持,1992年7月國家音樂廳為「紀念台灣創作歌謠先驅-鄧雨賢」而辦的作品音樂會,會場盛況空前,也吸引了當政的國家元首率領五院院長,一起聆聽。那場「臺北望春風-鄧雨賢作品音樂會」征服國家音樂廳,贏得李前總統感動,兩千觀眾喝采!現在臺灣滿心歡喜的為鄧雨賢舉辦學術研討會、音樂會,古典樂界也不再視他的音樂不入流,欣然樂於為他的音樂作代言,無論官方或民間,無不共襄盛舉。鄧雨賢的音樂終如晚春的花朵,綻放出迷人的芬芳、露出眩人奪目的色彩。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鄧雨賢是桃園龍潭客家人,3歲隨父親移居臺北萬華,9歲入艨舺公學校,15歲入臺灣總督府師範學校(臺北師範,今教育大學)就讀,期間日籍老師一條慎三郎就公開斷言「鄧雨賢屬天才型的音樂家。」他生前使用過的鋼琴樂譜「貝多芬鋼琴練習曲」上面註滿了密密麻麻的音樂詮釋記號,當時演奏鋼琴的技巧頗為精湛,程度與現在大學音樂科系,主修鍵盤理論的學生,實力有過之而無不及。

鄧雨賢公園資料中說:他自幼酷愛民間音樂,尤其愛看子弟戲、歌仔戲,亦能演奏傳統樂器二胡。讀師範期間,他已會演奏包括:大小提琴、長笛、吉他以及曼陀鈴等多種樂器,尤其更擅長演奏鋼琴。據說讀書範時,鄧雨賢在班上同學清一色皆為福佬人的情形下,他與同學間的交談除用日語外,琴聲是他與同學間溝通的最佳橋樑,每當練琴時,常獲得同學讚嘆的眼光與熱烈的掌聲。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臺灣歌謠之父~鄧雨賢 譜出愛鄉情懷

鄧雨賢師範學校畢業,分發在臺北北日新國小任教。僅教四年便辭職,負笈日本東京一家歌謠學院學習理論作曲,從此奠定作為專業作曲家的基礎。回國後一度轉行進入臺中地方法院擔任通譯2年。1933年,獲得哥倫比亞唱片公司賞識,延攬擔任該公司專屬作曲家,回歸本行正式進入音樂作曲之路。創作了《月夜愁》、《望春風》…等歌曲,受各界關注,在臺灣樂壇佔有一席之地,也列入流行歌壇「四大金剛」之一。

1939年唱片公司派鄧雨賢赴日本,回來後因需發表日本歌而提出辭呈。1940年鄧雨賢舉家搬至新竹縣進入芎林國小任教,1943年三十九歲時英年早逝。他的音樂至今仍被大眾傳唱。近年來,鄧雨賢的音樂已嚴然形成象徵臺灣土地的精神圖騰,一生寫的曲子,可以說應驗了「生命有限,藝術永恆」這句名言。

~待續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