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B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竹雞

【左化鵬專欄】竹雞

by 邱筱凌
竹雞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今天清晨,因緣殊勝。在後山產業道路的灌木叢中,見到幾隻竹雞的身影。在這偏僻的山徑,以往只聽到他們「雞狗乖~雞狗乖~」的鳴叫聲,卻始終看不到他們的廬山真面目,他們生性敏感,只要一有風吹草動,就迅速的竄入林中,躲得無影無蹤。

我不敢驚擾,遠遠的觀察他們,一隻公竹雞,鳥喙上叼著一隻倒楣的蚯蚓,正昂首闊步,睥睨群倫。後頭亦步亦趨的跟著一隻母竹雞,她帶領著一窩可愛的小家伙,在草叢中撥草覓食,這是他們家族的野餐郊遊吧,多麼的幸福洋溢。我拿起手機,才拍了幾張照片,他們又一溜煙地不見,結束了這一場美麗的邂逅。

竹雞

竹雞

「雞狗乖~雞狗乖~」,樹林裏又傳出他們的鳴叫聲。山林中多野趣,我懷念拉拉山的冠羽畫眉鳥,她們在林間樹梢,一聲聲催喚酒醉的原住民朋友,「吐米酒~吐米酒~」;陽明山的小鶯,淺眉低笑,對我撒嬌:「你~回去,我不回去」。

大疫期間,在家禁足。浮想聯翩,想起昔日在布里斯班的好友劉文彬家中借宿,清晨,忽然聽到窗外一陣哈哈狂笑聲,不覺一驚而醒,窗外不見人影。他告訴我,那是澳洲特有的「笑翠鳥」叫聲。我期盼疫情早日結束,再來到布城聽一回笑翠鳥像人類一樣的哈哈笑,那笑聲,真的很療癒。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