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上)

【陳龍禧專欄】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上)

by 望小風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含運費,9粒禮盒500元、15顆農會標準箱900元。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台南玉井愛文芒果含運費,9粒禮盒500元、15顆農會標準箱900元。訂購075523812、0989787573 網購https://forms.gle/z3UazBKB5G3uk4rz5

《安平追想曲》、《鑼聲若響》、《三聲無奈》、《南都之夜》…等幾首臺語歌,都是許多臺灣人、臺南人的最愛。這些歌作曲者許石有「6多音樂家」之稱,他演唱時咬字清晰、音色純潤,加上感念他對臺灣歌謠的貢獻,臺南市政府在公園裡設一座「許石音樂圖書館」;國立傳統藝術中心「臺灣音樂館」,為表彰他的成就,特別舉辦「許石百歲冥誕特展」系列活動,其中「民歌與流行的追想-夜半歌聲聽許石」特別受大家歡迎,讓國人回味無窮。

我在「臺北市教育局」社教科承辦藝術團體輔導工作時,因為職務上承辦許石申請「許氏中國民謠合唱團(許氏合唱團)」演出而認識。加上他和我的前位承辦人王新牆督學、陳根本股長都是舊識,在公務上曾有一些不少互動。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2019年回臺灣參加一些活動,正巧有「許石百歲特展」,特別去聽《許石家屬與歌手的音樂回顧》中「阿爸的歌—台灣音樂家許石百歲紀念/鄉土歌謠感恩之夜」重新感受與許石相處的回憶。

許石是臺南人,所譜的流行歌大都跟臺南相關,直至今日仍然流傳不墜。透過動人的歌聲,透露了對臺灣土地的愛和關懷。他將《安平追想曲》改編為廣播劇,將歌仔戲天王楊麗花包裝成美麗溫柔的金小姐;不僅創作歌曲,更是一位為臺灣收集、整理散落各地民謠的先驅。許石中西合用將音樂逐一記載下來進行譜曲創作,而這些珍貴的文物、手稿與創作札記,也細膩的保存,讓臺灣人今日得以見識他追求真善美的治事態度。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一生熱衷於鄉土歌舞表演,許石5位女兒經他訓練後均能彈能唱,還組「許氏合唱團」,父女同心在海內外巡演,儼然成爸爸是歌星與藝界人生的真實上演。許石也招生教唱,組「環島報民謠」加入巡迴演出。感恩會那天許石的子女,加上「民謠歌王」劉福助、演唱《三聲無奈》著名的林秀珠、高義泰等幾位學生共聚一堂,用優美的歌聲唱老師音樂表達懷念。許石的獨子許朝欽博士說「父親的音樂人生,就像一幅極富藝術的抽象作品,年少時因無知而忽略其含意,稍長後又因不解而漠視其價值,直到現在才逐漸體會,父親的音樂蘊藏無限生命熱忱的張力。」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許石的女兒許碧桂、許碧芸、兒子許朝欽博士在座談會現身說法,以交互對談的方式,透過歷史照片回顧,在輕鬆氣氛中談許石的家庭生活、音樂歷程、教學生的方式與民歌巡迴演唱趣事。許石有深厚學院基礎,在坊間教歌非常嚴格,不但規定要能看懂五線譜,還需學習各種不同技巧,讓歌聲能夠更自然地流露感情,未達要求前不能演唱他的創作。

活躍於戰後臺灣的流行音樂家有好幾位,但是只有許石一人能作曲、編曲、演唱、製作唱片、當主持人及指揮管弦樂團,是全方位的音樂家。他1936年,18歲時和三哥到東京「日本歌謠音樂學院」作曲科五年制就讀,在接受名作曲家秋月、院長大村能章和吉田恭章指導,專研理論作曲、聲樂與演歌期間,日子過的非常苦,平日送牛奶和報紙,寒暑假到北海道打工,直到畢業後在「紅風車劇座」和「東寶歌舞團」擔任專屬歌手才改善。但他為精益求精,又跟隨「東京藝術大學(當時為東京音樂學校)」作曲教授吳泰次郎學習理論作曲,直到1946年因母親病危,才從日本返臺。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回臺灣後許石創作不斷。在臺南大成中學時創作《酒家女》、臺中高工時為校歌作曲,也在樹林中學教過音樂。還在臺北大橋頭附近開「許石音樂研究社」教聲樂及樂理,積極到臺灣各地蒐集音樂素材,1949年曾帶文夏到恆春採集並記錄陳達唱《思想起》。臺灣民歌《六月茉莉》、《草螟弄雞公》、《卜卦調》、《一隻鳥仔》、《丟丟銅仔》等曲,都是他民歌採集後,邀請文學兼作詞家許丙丁、戲劇家呂訴上合作,將採集的素材重新編曲,陸續辦臺灣鄉土音樂發表會,復活臺灣民謠的成果。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雖然音樂成就非凡,許石是位平易近人,懷抱著對音樂有理想與永恆熱情,並身體力行,不憂不懼實踐理想的音樂家。他愛音樂及家鄉,更珍貴的情操是「音樂就是音樂,不是牟利。所以安貧樂道,卻不改其樂,也樂將好音樂散播至全臺各個角落。」至今依稀記得以前聊天時,感覺許石作為音樂家,卻這麼接地氣,就認為「民間鑼聲、杵歌、褒歌、牛犁歌都是音樂,鄉野山林,是人間情感的肺腑詠讚,所以熱心採風,胸懷博大,他的臺灣魂令人敬佩。」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受過日本教育的人總是彬彬有禮,以前在臺北教育局上班,每次看到許石總是穿著整齊微笑待人。會成為尋根作曲家,他曾說「在東京的日本歌謠學院學的是作曲及聲樂,老師建議他應將臺灣風土寫進歌謠。」返臺時思考如何走出自己的音樂路,就決定要先尋臺灣音樂的根,因此回來不久即以《南都之夜》走紅,又與還是學生的文夏一起採集臺灣樂音。不僅如此,還將採集到的地方民謠編為《臺灣鄉土交響曲》,轟動一時。

藝術家還是需要生活。在當年普遍缺乏娛樂的1950年代,許石首先進入新北市烏來部落,展開與「清流園」建立歌舞表演的合作關係,成為第一位結合原住民部落觀光的音樂人。他還先後將師生、女兒組成綜藝團,展開「臺灣鄉土歌謠」環島巡演,以流行中帶有民俗性的表演,實現他廣推臺灣民謠的理想。1964年許石指揮首演《臺灣鄉土交響曲》,首開結合傳統樂器與管弦樂團編制交響曲的創作,不僅譜寫臺灣風格歌曲,更寫下全方位音樂人紀錄。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20世紀前半的臺灣,國民黨政府採高壓統治、打壓本土文化政策,連表演都得經過審查,這對表演藝術工作影響很大。許石活躍於臺語樂壇,演唱及作曲俱佳,他採編發表歌曲與民謠無數受到查禁命運,深深影響臺灣音樂發展,但他已為本土文化留下根苗。在白色恐怖年代,許石熱心推廣本土歌謠,唱《我愛臺灣》的勇氣令人敬佩。因受政府限演、禁唱臺語歌影響,許石只好往海外發展,「許氏合唱團」在臺灣、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4國家間馬不停蹄演出,長達13年巡演。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1963年許石投資的唱片公司淹水,一家人無處可住,只得爭取本土企業家支持贊助,才能繼續民謠巡迴唱,是倍嚐辛苦的一年;但是那年他連生8女終於喜獲麟兒,也開始時來運轉。這時他把籌備已久,融合各族民謠編寫成的「臺灣鄉土交響曲」推出面世,用本土音樂為號召,並獲得臺灣人青睞。

臺灣這塊土地一直是給願意吃苦認真的人機會。許石以自身言教與身教銘刻在子女心中,他在沒錄音和壓片技術的情況下敢創辦唱片廠;破產被追債了還再借錢辦音樂會;為了作曲權益告大唱片公司;能編寫、指揮臺灣民謠交響曲的演出。如今他已逝40多年,留下的文物與音樂作品捐獻給政府典藏,許石音樂成為「臺灣歌謠的磐石」,將在臺灣人心中永傳唱,不抹滅的臺灣鄉土歌聲。

~待續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六多音樂家 許石是「臺灣歌謠的磐石」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