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翁達瑞專欄 » 【翁達瑞專欄】台灣 我回來共赴國難了!

【翁達瑞專欄】台灣 我回來共赴國難了!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台灣,我回來共赴國難了!

文:翁達瑞(美國大學教授)

 

過去兩星期來,我的貼文數增加許多,而且跟大家互動零時差,但好像沒有人特別注意到。也許有人心裡在問:難道翁達瑞在美國都不用睡覺嗎?

不,我是高度嗜睡的人。實情是:我已經回台灣了,要和大家共赴國難!

我在六月十五日從舊金山飛台灣,已經坐滿兩星期的防疫監,前天重獲自由。

我先分享居家隔離兩週的主要感想:這次的隔離經驗,更加深了我守法的決心,因為我的性格真的不適合監獄生活。

「共赴國難」說法是假掰  其實美國疫情仍比台灣嚴重!

美國的疫情仍然比台灣嚴重。

美國的疫情仍然比台灣嚴重。

回到正題:我不擅長假掰,而「共赴國難」的說法就是假掰。若要實事求是,我是回台避難的,因為美國的疫情仍然比台灣嚴重。

我登機那天,美國的確診人數仍高達10771。按照人口比例換算,這等同台灣有775人確診。疫苗已經打了半年多的美國,疫情竟然還比剛開始打疫苗的台灣嚴重。

美國的drivethrough Pcr檢測

美國的drivethrough Pcr檢測

因為疫情的關係,我將近兩年沒回來。我從未離開台灣這麼久過。疫情爆開前,我一年至少回亞洲三、五次,主要是顧問教學,也都會回台灣短暫停留

這次回來有很多感受,我再找時間跟大家慢慢分享。這篇貼文要談的,純是這趟旅程的檢疫經驗。

陰性pcr檢測證明

陰性pcr檢測證明

回來前三天,我就做了PCR檢測,必須取得陰性證明才能登機。登機前四十八小時,我還要到衛福部的網頁,登錄健康狀態與居家隔離資料。要上網登錄,必須使用台灣的手機號碼。還好,雖然我人在國外,但台灣的手機號碼一直沒有停用。

機上分送的點心飲料,多一層塑膠袋防護。

機上分送的點心飲料,多一層塑膠袋防護。

我先搭乘一趟國內線,到舊金山轉接往台灣的班機。上次搭乘國內航線,大約一年半前。這次一登機,空服員就在機門分送「易開包」的酒精消毒紙。飛行途中空服員分送的點心飲料,還特別裝在塑膠袋內,確保沒有手的接觸。

舊金山機場的快篩站。

舊金山機場的快篩站。

舊金山機場的國內航站依然相當忙碌,但國際線則是相對冷清。比較特殊的是,有一個乘客報到櫃檯改成「快篩站」,而且人潮還不少。

當世界都在搶疫苗  美國免費施打疫苗  美國還是世界老大!

舊金山機場的免費疫苗施打。

舊金山機場的免費疫苗施打。

最讓人驚豔的是,舊金山機場提供免費的疫苗施打,用的是只需一劑的嬌生疫苗。當世界各國都在搶疫苗時,美國政府卻這樣大方送。我還是老話一句:要比國力,美國還是世界的老大。

出發前到衛福部登錄健康狀態與居家檢疫資料。

出發前到衛福部登錄健康狀態與居家檢疫資料。

返台的班機大約只有兩成滿。我座位所在的那段機艙,大約有四十個座位,但只有五個乘客。

機上分送的點心飲料,多一層塑膠袋防護。

機上分送的點心飲料,多一層塑膠袋防護。

乘客稀少,加上保持安全距離,讓我心理上感覺安全。我原本不打算用餐,結果從餐前酒到餐後甜點,一樣都沒遺漏。

原本我還準備了面罩與醫用手套,但在機上都沒拿出來用。全程我只帶著N95口罩,用餐時還拿下來。

空蕩的桃園機場。

空蕩的桃園機場。

飛機一降落桃園機場,我的手機就收到衛福部傳來的簡訊,裡面有一個網頁連結。我點進去輸入姓名與護照號碼,網頁就出現一個「正常」的綠色放行格子。

持標語引導入境旅客的工作人員。

持標語引導入境旅客的工作人員。

出了機門,持指示牌的工作人員在外面等候。沒有台灣手機號碼的旅客,要先購買預付卡才能入境。我只出示衛福部放行的頁面,就直接前去查驗護照。耽擱的時間大約一分鐘。

全身防護的清潔人員。

全身防護的清潔人員。

桃園機場也是一片冷清。除了引導入境旅客的工作人員,我還看到全身防護裝備的清潔人員。

在我進入自動通關閘門之前,有位工作人員再次查驗我的PCR檢測證明。接著的通關與行李提領,除了人群稀落之外,都與平常無異。

防疫計程車司機在我們的行李噴灑消毒酒精。

防疫計程車司機在我們的行李噴灑消毒酒精。

出了海關後,我被引導到防疫計程車的服務台。我再度出示衛福部的放行頁面,供服務台登記之用。接著,防疫計程車司機進入航站,幫我全身消毒,每件行李也都噴灑消毒酒精。

嘉義醫院檢測站場面冷清!?  不就是「疫情輕緩」的證明嗎?

上了防疫計程車,我們直奔嘉義的居家隔離處所。我們搭乘的防疫計程車,是一部福斯休旅車,乘客與司機完全隔離。

開始居家隔離次日,轄區的里幹事就送來防疫包。裡面沒有傳說中的食物,但有隔離期間所需的部份用品,包括溫度計。

居家隔離期間衛福部每天發的簡訊。

居家隔離期間衛福部每天發的簡訊。

接著兩個星期的居家隔離,每天都有里幹事電話問候。衛福部也會傳來簡訊,我們要立刻回報。

在我們居家隔離期間,衛福部更動了規定,所有入境旅客都要入住防疫旅館。我了解這個規定的原因(居家隔離的人不自愛),但心裡仍驚呼一聲「好險」。

署立嘉義醫院的戶外pcr檢測站。

署立嘉義醫院的戶外pcr檢測站。

出關前一天,衛生局通知我們要再做一次PCR檢測。這也是我們到達後的新規定。衛生局安排一部防疫計程車,把我們送到署立嘉義醫院。

檢測站設在急診室外面。我們到達時,檢測站沒人看管,急診室大門關閉。這個冷清的場面,不就是「疫情輕緩」的證明嗎?

PCR檢測 美國小心深怕引起不適!台灣實在深怕採無檢體!

兩個多星期內,我們在美國與台灣兩地都做了PCR檢測。這是我的比較:美國的檢測人員動作小心,深怕引起不適;台灣的檢測人員動作實在,深怕採不到檢體。箇中滋味大家可以想像。

我們的居家隔離在大前天深夜結束。過了半夜十二點,我一刻都沒有耽擱,摸黑走到附近的一處公園,用力呼吸自由的空氣。十分鐘後再回到住處。

這段歷程給我以下的感想:

一、感謝防衛台灣的所有人員,從衛福部的規劃、各級機構的執行,到第一線工作人員。我感謝你們為台灣社會的付出。

二、這是一套嚴謹、綿密的防疫作業。如果每個入境旅客都遵守規定,我看不出有明顯的防疫缺口。

三、那些鬼叫「阻絕於境外」的政客,應該親身走過這個入境檢疫過程,再提出建設性的意見,而非把防疫當政爭工具。

以上是我針對這段旅程的分享。兩週的居家隔離,我看了許多電視;前天出關後,我們也外出辦了幾件事。我有很多感想,未來幾週再和大家分享。

最後,讓我再假掰一次:台灣,我回來共赴國難了!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