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扶桑國九州博多之旅

【左化鵬專欄】扶桑國九州博多之旅

by 望小風
扶桑國九州博多之旅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坐了兩個小時的飛機,來到了古代的「奴之國」。它現在的名稱是九州「福岡」,昔日古地名稱為扶桑國~「博多」。

福岡,是古時日本和中國,往來最主要的港口。漢朝時曾冊封福岡一帶的「奴之國王」,漢光武帝曾贈「漢委奴國王」金印,這方金印,曾一度湮沒在歷史的洪流中,下落不明。1784年,被志賀島的日人甚兵衛發現,目前保存在福岡市博物館中。

千年的歲月,已改變了昔日漁港的風貌。現在這裡高樓林立,馬路車水馬龍,街道行旅如織。奴國的子孫,正躬身哈腰,「嗨!嗨」,「Irrashaimase」,「いらっしゃいませ」歡迎我這位漢唐後裔的到來。

扶桑國九州博多之旅

扶桑國九州博多之旅

下榻此地NiKKO H0TELL。就位在地下鐵博多站的上方,交通十分方便。

日本人又稱福岡為博多,到博多就是到福岡。

微雨,步行約四十分鐘來到博多港。博多是臺灣人熟知的地名,一首「博多夜船」的日本演歌,四五十年前,被翻唱臺語歌,在臺灣大街小巷傳唱,我聽過白冰冰,江蕙的版本,但我最喜歡的還是郭金發那滄桑悲涼的嗓音,他雖然不久前,在舞台猝逝,餘音猶在我耳畔縈繞。

「思戀伊,思戀彼當時,雙人情意甜。今夜又走來港邊,抬頭來算天星,吐氣暗傷悲,吐氣暗傷悲。
怨嘆伊,怨嘆彼當時,離開阮身邊,到現在無消無息,害阮來失意志,流浪兩三年,流浪兩三年。
眠夢伊,眠夢彼當時,熱戀的暗眠,咱雙人,又在港邊,談情話到深更,醒來心空虛,醒來心空虛。」
扶桑國九州博多之旅

扶桑國九州博多之旅

這首歌,原是描述一名日本藝妓和有婦之夫的情郎分手的故事。由美空雲雀用日文唱「博多夜船」,如怨如慕,如泣如訴,更是韻味十足。台灣作家王孝廉曾翻譯這首歌。

「越過了松原,你又來看我,可看見往來的博多夜船燈火,可看見夜船燈火,讓愛的夜船回去吧,若天亮將無風起浪,流言四起,耳語四散,在玄海那裡,浪頭一定很大吧,我不想讓你回去,你是難以割捨的那艘船,那艘船,遙想哪一個博多月夜的晝舫漂流,穿著和服的藝妓,和者三味弦,在燭影搖紅中,唱出江月的悲涼……」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