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生活 » 最後的溫柔

最後的溫柔

by 望小風
最後的溫柔

文 / 蔡桂英(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第二十三期畢業)

網路傳來楊振寧99歲仙逝的訊息,遺書留言給愛妻翁帆,希望歿後她能再嫁,尋得新歡!

此訊息後經中國大陸清華大學澄清屬假新聞,證實楊教授猶健在,年事雖高,但康健如昔。

楊教授伉儷情深,遭網傳噩訊報喪,實屬對生者的不敬。鍵盤手的行為與心意皆不足為範,實該受檢肅,以儆效尤。

但文繹教授愛妻情深,能愛屋及烏的釋手最愛,在生前遺言還之自由,歿後任由選擇新愛的豁達,讓讀者見識到教授對「最愛」的詮釋,其高雅大度人生觀,令人欽佩!

最後的溫柔

最後的溫柔

2004年物理學家楊振寧82歲高齡娶28歲外語碩士翁帆,是當年最轟動的名人愛情佳話。

這段白髮紅顏婚姻,多次被人中傷,原由是不看好的年齡差距懸殊,但事後發現人在、緣在,健康安好如常,一切臆測俱妄想也!

1962年美國的一部喜劇電影,片名「一樹梨花壓海棠」。描繪中年大叔和14歲小女孩的愛情故事,最後是喜劇收場。

最後的溫柔

最後的溫柔

中國歷史上也文載趣事橫生的老少姻緣;蘇軾朋友張先80歲納18歲小妾,蘇東坡打趣寫詩為賀:

「十八新娘八十郎,蒼蒼白髮對紅妝,鴛鴦被裡成雙夜,一樹梨花壓海棠。」

友人的回應:我年八十卿十八,卿是紅顏我白髮,與卿顛倒本同庚,只隔中間一花甲。

兩人的詩文傳誦數百年,典籍也證明是一段好姻緣。因此既有古人為範,今人效之當之無過,為追求的偉大愛情,年齡老少不是坎,一甲子之差也就無足為奇了。

真愛其實是沒有條件的,翁帆沒有悔不當初,露紅凝豔,楊振寧,莫道桑榆晚,彩霞正滿天,幸福美滿,萬般皆禪意。

最後的溫柔

最後的溫柔

至於那些金玉「涼言」,兩舌惡口,或許是是疫情擴散的出口,看看,聽聽就好,不必認真。

疫情擴散宅在家多週,夜來床邊老公鼾聲如雷,不似年青時對日有惡言,耿耿於懷難以安穩。此時他的心境入定,呼吸吞吐有序,我的感動:他在,我在,我們都健在。

天下如棋,棋如蒼生,生活照過,地球照轉,活著充滿自信的力量,它的力量不是來自於媒體聲量、激情嘶喊、更非來自鍵盤手1450的誤導攻訐,而是寧靜致遠的忍受;忍受生命賦予我們的責任,因為愛在,責任在。

日常的苦難、無聊、平庸、犧牲,分分秒秒日日月月,忍得過,看得破,拿得起,放得下,一切就安好!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