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讀者投書 » 追憶一位偉大的典範教育家~余傳韜校長

追憶一位偉大的典範教育家~余傳韜校長

by 望小風
余傳韜(網路圖)
陳世雄

陳世雄

文 /陳世雄(明道大學前校長)

余傳韜校長在我心目中是大智慧大慈悲的聖哲,一生樂觀豁達,去(2020)年6月25日高齡九十三歲逝世,我們當學生的都很不捨,但相信校長不希望我們因此哀傷,懷憂喪志,適逢辭世一週年,因此特別撰寫一篇文章來追憶這位受到大家敬愛的恩師和長官,也許是懷念余校長最好的方式。

余校長在我畢業後才接掌嘉農,認識余校長是我服完預官役後,全班同學返校辦同學會,我們試著邀請余校長參加,沒想到校長爽快答應,一到場,風度翩翩,講話親切,同學第一次聽到不講官話的校長,大家如沐春風,對於校長有無限的好感。大概因為我是第一屆嘉義農專畢業生,高考特考及格,分發在農林廳工作,所以對我這個學生指導照顧特別多,後來校長到霧峰教育廳出差時,經常順道(其實是繞道)去台中市向上路的農林廳種子檢查室看我,聊聊天,當時我年輕也不懂事,從來沒有開口說要請校長留下來吃飯。

同事也很驚訝,一個農專畢業生,居然可以勞煩校長親自來訪,而且是好幾次。有一次我鼓起勇氣邀請校長到中華路夜市吃晚飯,校長居然爽快答應,並要我帶女朋友一起來,吃過簡單餐點,校長提議我們去打保齡球,我和女朋友(後來的內人)第一次打保齡球,剛開始經常洗溝,校長球技高超,在他的耐心指導下,我們當晚也偶而打出Strike(全倒),第一次見識到余校長的多才多藝,後來看到校長也會拉二胡,真是興趣廣泛。所以我七十歲開始學爵士鼓,今年開始學薩克斯風,也是學習余校長活到老學到老的生活態度。

後來我有幸追隨在校長身邊,也才知道余校長不只對所謂好學生關照鼓勵,對所謂的壞學生,也是一視同仁,勉勵照顧有加,真正做到視學生如己出,有教無類的最高教育境界。曾經有一位學生不服管教,毆打教官。校長一直想保他,但在訓育委員會上很難招架,最後只好讓學生退學。開完會出來,校長心情很不好,覺得很遺憾沒能讓學生留下來,他跟我說,英文有一句話:When hesitate, no action.很後悔處理太快,沒能保住學生。他常講的一句話:學生之中,百分之九十九都不需要我們操心,教育人員該做的,是把那百分之一需要輔導的學生教好,學校不應該不負責任地把所謂的壞學生開除退學,去製造社會問題。

後來同學入獄,校長也經常去監獄看他,關心他。如果不是有極大的愛心,把學生當成自己孩子,怎麼可能做到這個地步?胡懋麟校長回憶當年曾參加余校長主持的訓育委員會,好幾次議而不決,當時有點不耐煩,後來才知道校長力保學生的用意,胡校長不禁讚嘆余校長真的是一位了不起的教育家!

後來我一輩子從事教育工作,特別是後來擔任明道大學校長,總是期勉自己能追隨余校長的教育理念,和處處愛護學生的腳步。雖然我也只用短短四年,讓明道大學振衰起敝,脫胎換骨,也讓每個明道學生在校園或校外遇到我,都能認得出我是校長,問候我校長好。這一點讓教育部長吳清基非常驚訝,他說到其他大學,幾乎沒有學生認識校長,問我怎麼做到讓明道大學每個學生都認識我,親切的打招呼?因為部長不知道我有余校長當標竿。

但自問對學生的付出,我還是不及余校長的萬分之一,余校長能真正無私地把每個學生當成自己的孩子,耐心教導,因材施教,實屬不易,令人敬佩。也非常感謝余校長,在我就任明道大學校長,特別撥空前來彰化參加就職典禮,給我勉勵和祝福。校長總是會給學生適時的支持和鼓勵。

校長喜歡鼓勵學生游泳,我本來不會游泳,回到嘉農,每天下班時間一到,校長就會要我陪他去游泳,每天泡在游泳池,居然讓我學會游泳,後來在中興大學教書,經常去興大游泳池,每次可以游三千公尺。有一位學弟何世六,也因為校長鼓勵,不但學會游泳,還靠游泳發展事業,創辦人人伊藤萬游泳學校,目前已有14家分校,可能是全國最大的游泳連鎖學校。

台中大雅及北屯游泳學校開幕時,校長還特別遠從台北前來剪綵。何世六說:如果沒有余校長的栽培鼓勵,就不會有人人伊藤萬游泳學校。他也提及在學時,校長為提升學生說英語能力,特別親自為學生開英語會話班,一進課堂,只能用英語交談,讓許多學生不但敢說英語,英文程度也大幅提升。

有一次,余校長幫一個學生寫介紹信,那個時候電腦文書處理還不行,我用打字機幫忙打字,校長特別告訴我為什麼用“Self-disciplined(自律)”這個詞,他認為這是判斷一個人很重要的指標。我當時並不太能懂,後來看到很多政治人物不懂得自律,貪財好色,最後搞得身敗名裂。所以教育培養學生自我訓練,自我節制,實在非常重要。

每次宴客後,校長一定要餐廳把剩菜打包,有時剩菜太少,還會要餐廳加個菜,讓我陪同帶回學生宿舍去看深夜還在唸書的學生,給他們當宵夜加菜。我覺得晚宴後很累,想趕快回家休息,可是校長就堅持要去看看學生才放心。有些時候不禁要懷疑,校長哪來的這麼多心思和精力,完全放在學生身上。我印象中,校長幾乎可以叫出校園遇到每一個學生的名字,記憶力十分驚人。

記得當年有一位中央大學的學生,畢業典禮前決定要出家學佛,家庭反對,報紙登很大版面。當時校長已經卸任中央大學校長,擔任考試委員,有一次特地來台中,要我陪他去埔里一個佛寺,探望那個出家的學生,我開1000CC的祥瑞小車,校長高大的身材,擠在小小的前座,一定很不舒適,但校長不以為意。看完學生,校長告訴我,那位學生的法號,他學佛的意志很堅決,打算到印度去深造,校長祝福他。校長風塵僕僕,特意遠從台北來到埔里,只為瞭解學生的想法,表達關心,實在令人感動。

也有好幾次校長要我開車陪他到彰化,去看中央大學土木系何同學,校長看到何同學的哥哥是身障人士,開裁縫店當老闆,馬上當場訂製一套西裝,我想校長的西裝應該有很多,但是為了要鼓勵學生敬業的哥哥,才額外又訂製一套,當然何同學哥哥製做西裝手藝真的很出眾。

校長不只是關心嘉農和中大的學生,也關心社會青年。當年白米炸彈客楊儒門事件發生過後,校長有一次特別約他和我到辦公室聊天,用意大概是希望我可以讓楊儒門多暸解農業,特別是有機農業發展對改善農民生活的可能。很高興後來楊儒門在有機農業市集做了很多努力,成果豐碩。

余校長認為可以容許學生的無心犯錯,曾經告訴我他在美國唸書的時候,曾經出小車禍,從簡易法庭出來後,他認為指導教授一定不敢讓他再開車,沒想到指導教授要他繼續開車回學校,避免他以後對開車失去信心。看似簡單的故事,其實蘊含很重要的教育理念。

校長關心學生,也關心農民,曾經說服王永慶先生,以企業的社會責任,成立明德基金會,協助台灣農村的農業機械化,當時王董事長答應出資兩億,進用人員的薪資是公務員兩倍,校長希望基金會成立後我可以去幫忙。可惜接下來遇到第一次石油危機,基金規模縮小,最後只有水景舜老師單獨前往。其後,校長一直沒忘記要拉拔我這個學生在他身邊,嚴加管教,要我回到母校校長室擔任技正,參與機要事務。

當時很多人勸我不要離開農林廳鐵飯碗的工作,但我覺得教育工作遠比行政工作更適合我,加上余校長誠懇力邀,於是我從農林廳技佐變成嘉義農專技正,開始在余校長身邊非常寶貴的兩年學習經驗。

期間余校長知道很多嘉農的學生想要進修。因為當年我們考進嘉農,是改制農專第一屆,有5000多人報名,只錄取300名,大家都很高興唸專科學校。沒想到第二年教育部就門戶大開,廣設五專,氾濫程度,前所未見。所以我雖然高考及格分發農林廳工作,仍然想要繼續進修,畢業後也考取彰師大生物系,但是國中教書不是我的興趣,放棄就讀。服役期間考取留學考試,因為考慮家境清寒,也沒有出國。

農林廳工作期間,得到蘇匡基科長賞識,要保送我去台大林正義教授種子研究室進修碩士學分,也因為轉到嘉農工作而放棄。余校長知道學生有進修的需求,積極要促成農專學生保送中興大學進修的管道。剛好有一次教育部長蔣彥士要訪問沙烏地阿拉伯,於是安排中興大學羅雲平校長和余校長同行,在旅途中大家有充分的時間交換意見,就把每年20名農專學生保送中興大學進修辦法搞定。

本來應該屏東農專和嘉義農專各10名,但屏東農專郭校長以該校成立較久,去教育部要求屏東農專分配15名,只給嘉農5名。余校長覺得莫名其妙,嘉農爭取到的保送機會,屏農憑什麼要爭比較多的名額,但是余校長也不跟郭校長吵,又去跟教育部和中興大學商量,增加保送名額為30名,如此一來,兩個學校都有15名,郭校長也就不便再有意見。

這是余校長做人做事的高明之處,著眼大局,不因小事來阻礙大方向。從此,每年都有30名農專畢業生,進修中興大學,取得學士學位,也有多位繼續進修,拿到博士學位,還有兩位後來成為大學校長。

我對余校長最尊敬的地方是他的清廉一介不取。當時剛好九年制國中開始,我的很多同學到國中任教,聽說給國中校長的行情是前兩年的新水。但是嘉農的學生只要跟校長開口,只要有缺,馬上任用,不用花一毛錢,很多人因此從助教進來,認真努力,升到教授,最後還擔任嘉義大學重要行政職務。感覺上,校長對學生的任何請求,總是盡心盡力,幾乎是有求必應。

校長辦學認真,積極加強學生實務訓練,曾經要農機科劉文德主任組學生代耕隊,深入農村協助農民收割水稻。也曾安排學生出國赴汶萊的蓄牧場實習,增加學生實務操作能力。只要有空,就會去蘭潭分部看畜牧場工作的學生,慰勉有加,學生也很高興看到校長,因為校長關心他們的工作和生活。

校長喜歡帶學生參加正式宴會,特別是宴請重要賓客,大概是想讓嘉農這些鄉下孩子見見世面,學習正式社交場合的應對進退。記得有一次蔣彥士部長,當時已經是總統府秘書長,到台中來,校長安排請他吃飯,也要我們幾位學生作陪。

席間蔣先生講了一個文言文的笑話。我也講了笑話:「聽說騎馬可以減肥,有一個人騎馬兩個禮拜,馬瘦了五公斤。」蔣先生很正經的說,騎馬真的可以減肥,並說了他小時候騎馬,不小心摔下馬,被馬拖了一段路,還好大難不死的故事。後來校長收集資料,和蔣彥士先生合作,終於讓政府取消田賦,減輕農民的負擔。也因為蔣彥士先生和余校長的關係良好,促成了嘉農學生保送中興大學的進修制度。

我也曾經陪校長到台塑大樓,接受鼎鼎有名的台塑牛排晚宴款待。不過那次王永慶先生不在國內,沒有看到他本人。王永慶先生出國總喜歡找余校長陪,無所不談,有次王先生跟余校長抱怨,說他很器重的兩個兒子都不跟他親近,很苦惱。校長說,孩子親近媽媽是天經地義,如果爸爸對孩子的媽媽不好,孩子一定不會喜歡爸爸。不知道王先生當時有沒有聽進去。

余校長回台任教,最初是在台大生化研究所博士班上課,台大農藝系謝兆樞教授回憶:「我在當學生的時候,余傳韜教授的「分子生物學」的課給了我極為深遠的影響,做為老師當如是也!」。可見校長不只是辦學卓越,教書也是一流。校長跟王永慶先生交情很好,據說王董事長曾經開過無上限薪資,隨余校長任意開口要求,邀請校長到台塑服務,最後校長選擇到嘉義農專。這是神的恩典,從此改變了嘉農,其後的嘉義大學,也造福了無數嘉農學生,甚至改變了他們的命運。所以余校長實在是許許多多嘉農學生命中的貴人。

余校長深知嘉義農專要提升,必須從改善師資著手,除了增聘名師,也從國外留學人才物色,聘請很多優秀教授,包括後來擔任校長的胡懋麟,李明仁,邱義源,興大校長蕭介夫,都是當年余校長積極延聘的一時之秀。校長也鼓勵校內教授進修,例如林中茂校長取得日本京都大學博士。余校長對教學認真優秀的教授,禮遇有加。

曾經在多年後,獲知我和退休的劉光義教授有聯絡,特別要我陪同去劉教授家裡看他,還請他吃飯。尊師重道,可見一班。此外,他也要求教授提升學術水準,建立升等外審制度。我理所當然負責送論文外審的聯絡工作,外審委員都是校長親自遴娉,極負盛名的學者專家。印象中有一位升等教授的論文真是不學無術,隨便抄所得稅法條文,就當成升等教授論文,後來被余校長撤銷其教授資格,改降為副教授退休。

記得也有送給台大外文系主任顏元叔教授審查的英文升等論文,評分40分,當然過不了關。也有教授上課沒有認真準備,最怕余校長在教室外旁聽。這些人當然對余校長懷恨在心,常常惡言誹謗,余校長也從不放在心上,繼續堅持其改革提升嘉農的路。

余校長當初單槍匹馬上任嘉義農專校長,大力提拔優秀的嘉農教職員,栽培學生,雖然嘉農好人居多,但不免有鬼混的人,校長對此嚴格把關,不畏惡勢力,不怕得罪人。讓我認識一位勇敢的改革者,也許這也是我後來在中興和明道大學,敢於大膽改革的勇氣來源。我不敢講我們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所以看得更遠。但是有巨人的榜樣可以學習,讓我們可以更義無反顧。余校長的風骨和典範,實在影響包括我在內的很多人。

余校長擔任教育部技職司司長,有一次告訴我,他自己去南部一個私立學店查案,通常司長不會親自出馬,都是讓督學去,但余校長知道,當時一般督學去,就是讓學校請客吃飯,案子最終不了了之。

他親自查出來那個學校有6000萬債務,債權人都是校長一家人,包括3歲的女兒都有1000萬的債權。印象最深的是,校長擔任教育部次長時,去視察左營體育訓練營,發現非常畸形的怪現象,選手的訓練經費居然是倒金字塔,選手用的最少,大官出國考察遊樂用的最多。選手的伙食費少得可憐,營養不良,怎麼會有好成績?於是下令改革,引起當時體委會主委黎玉璽將軍的不滿,曾經鬧得報紙媒體大篇幅報導。

所幸因為余校長的堅持,左營訓練中心的選手訓練飲食經費,得以大幅提升改善,選手的訓練受到重視,第二年起亞運和奧運,我國選手都得到很好的成績。最近幾年我國的運動選手屢創佳績,真要感謝余校長當年的不畏權勢,擇善固執,堅持改革。這就是余校長演講經常提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社會的進步,確實是建立在不停歇的改革。

余校長在中央大學校長任內,在校園內擺設許多朱銘先生的太極作品,大學校園內樹立雕刻大師的藝術品,增添文化藝術氣息,一時傳為佳話。他也沒有忘記這些嘉農學生,成立生命科學系時,我已經在興大修碩士,兼任助教,余校長念舊,還問我要不要去中央大學擔任教職。我後來在中興大學和明道大學,擔任行政工作,遇到阻礙時,我常想如果換是余校長,他會怎麼做?我就會義無反顧,堅持到底。

余校長擔任考試委員期間,也做了不少改革,過去農業科系命題委員往往只有台大和中興,兩校輪流。余校長打破這個壟斷現象,讓嘉義大學,屏東科大,甚至東海大學農學院的教授都參與典試委員和命題委員,增加國家考試的多樣性和公平性。

余校長擔任亞太科技協會董事長多年,我們也因此有機會每三個月和校長開會,吃飯聚餐,九十幾歲高齡,校長仍然記憶力驚人,耳聰目明,席間談笑風生,聊時事聊國事,酒興不減當年。大家都知道余校長酒量很好,但是校長告訴我,他到美國第一個暑假,到美國同學家喝啤酒,喝一罐就醉倒,不省人事,以後天天喝一些,等到暑假結束,沙發後面的啤酒空罐排一整排,已經可以一次喝十幾瓶不醉了。

余校長私人捐助的清誠基金會,早期資助台灣清寒學生。最近幾年,花很大的心力在贊助武漢的無數清寒學童,校長從小在中國戰亂,顛沛流離之中長大,對中國人所受的苦難,感受特別深,他的慈悲和憐憫,真是大愛無垠。

余校長學富五車,是生物化學的泰斗,台灣大學和中興大學都曾經聘請他去授課,我們當時也去旁聽,不管講糖解作用(Glycolysis),講TCA cycle,都精彩絕倫,深入淺出,學生獲益良多。余校長英文和國學底蘊更是深厚,對老莊哲學和佛學涉獵甚深,常在演講中引經據典,鑑古知今,所以豁達知天命。對學生無比慈祥寬厚。近來由於疫情,疏於問候,在校長辭世前半年時間,沒有見到校長,很多感謝的話,沒有機會親口向校長說,真是非常遺憾。藉追思禮拜前,把記得的故事寫出來,向親愛的恩師和長官,表示最崇高的敬意和感謝。

雖然余校長離開我們,但是他悲天憫人的智慧慈悲,任事的睿智勇敢,對學生無私的付出和照顧,偉大教育家的風範,都將永遠留在嘉農師生的心中。余校長生前受洗,成為教徒。我們感謝神的安排,讓我們認識余校長,我們感謝神的恩典,讓我們接受到余校長許許多多的指導和照顧。我們將永遠緬懷一位如嚴師如慈父的偉大教育家余傳韜校長。

記得校長很喜歡蘇軾的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何妨吟嘯且徐行。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一蓑煙雨任平生。料峭春風吹酒醒,微冷,山頭斜照卻相迎。回首向來蕭瑟處,歸去,也無風雨也無晴。就用這首詞,送別一生瀟灑豁達,我們永遠尊敬的校長。

(後記)

余校長一直是忠貞的國民黨員,也痛恨共產黨。他如果知道我一直支持民進黨,也許會很失望。也許他知道,但從來不講,所以也沒有機會讓他明白我的想法。我的想法很簡單,第一,國民黨一直提不出像樣的人選,如果國民黨能提出像余校長這樣正直優秀的總統候選人,我一定投他。

第二,如果要對中國受苦受難的廣大人民好,就不能投國民黨,因為國民黨只會服順共產黨,配合共產黨,沒有機會讓共產黨下台,中國人民永遠沒有機會享受民主自由和人權;反而投給民進黨,除確保我們國家的民主自由制度,更有可能促成中國的政治變革,我覺得這才符合余校長念茲在茲的幫助苦難的中國人。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