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讀者投書 » 從《關鍵證人》談抵制北京冬奧

從《關鍵證人》談抵制北京冬奧

by 望小風
從《關鍵證人》談抵制北京冬奧
朱政麒

朱政麒

文 /朱政麒(又被稱為「牛糞博士」,台灣立報主筆。曾任民主進步黨台北市黨部執行長)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中共政權在今(2021)年7月1日將慶祝中國共產黨建黨一百年,同時也是香港全面執行《國安法》一周年。我們看到在香港,大規模的拘捕和關押香港抗爭者及媒體高層,鎮壓香港的民主、扼殺言論自由、迫害人權,「一國兩制」已經不復存在。更甚者,中共政權在東突厥斯坦(新疆)實施天網監控,將超過一百萬的維吾爾、哈薩克等民族人士關入集中營強制勞動,經美國川普、拜登前後任政府國務院及加拿大、荷蘭、英國、立陶宛、捷克國會認定中共對維吾爾人的迫害已構成種族滅絕(genocide)和反人類罪(crimes against humanity),與當年納粹希特勒之邪惡罪行無異,是本世紀最大的人權災難。

‧抵制北京冬奧的必要性

IR Taiwan獨立公投小組於6月27日下午2時舉辦「從《關鍵證人》談抵制北京冬奧」線上座談會,邀請華人民主書院理事長曾建元教授、IR Taiwan獨立公投小組發起人江蓋世先生,以及現居德國的維吾爾獨立運動者、前世維會副主席Umit Hamit先生,三方連線座談,從《關鍵證人》一書的內容,闡明抵制北京冬奧的必要性。

代表主辦單位致詞的江蓋世先生表示,在中共建黨百年前夕,我們看到中共利用最新的科技,建立最強大獨裁統治;去年港版國安法實施,讓自由的香港不再;還有上百萬維吾爾、哈薩克族人被關押在集中營。因此,我們必須抵制北京冬奧這個Genocide Game,包括幾個層次:國際奧會改變規則,讓北京這種人權紀錄不良的地方,無法舉辦奧運;以及讓贊助企業拒絕支持北京奧運會。

眾所周知,現在中國的中共政權,猶如當年德國的納粹,都矢志追求民族的偉大復興,甚至在民族主義氣焰高張的氛圍下,皆狂妄地企圖征服世界;其次,明(2022)年將在北京舉行的冬季奧運會,恰似1936年夏季在柏林的奧林匹克運動會,都是野心獨裁者宣揚國威,背離奧林匹克精神的民族大戲。因此,北京冬奧若如期舉行,等於為中共的專制殘暴背書,抵制北京冬奧是每一位有良知的人都必須要做的事。

‧《關鍵證人》揭發新疆集中營慘況及中共征服世界秘的密計畫

維吾爾獨立運動者Umit Hamit以親身的經驗來說,中共在東突厥斯坦進行的一直是漢化、同化的政策,這70年來,維吾爾人慢慢認知到中國進行的是種滅絕政策,所以在維吾爾人心中已經建立了獨立建國的願望,是中國不斷把維吾爾人朔造成野蠻、恐怖的民族,所以讓漢人與維吾爾人根本無法生活在一起。他認為《關鍵證人》這本書一定要翻譯成中文,所有的華人都該讀這本書,了解中國正在種族滅絕好幾個民族,包括圖博特、蒙古、維吾爾……等等。只要讀過這本書,知道維吾爾集中營的情況,絕對不會有人還願意支持或贊助北京舉辦冬奧會。

華人民主書院理事長曾建元指出,首先,《關鍵證人》這本書的重點在揭露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施的再教育營,就是現代的集中營。其所依據的法律為《反極端化條例》,凡是有伊斯蘭教、維吾爾等可辨識特徵的人,都可能被認為是極端份子,而被關押到集中營,這是違反基本人權、普世價值。即使中共沒有簽署批准人權兩公約,可以自稱不受國際人權法的拘束,但中共批准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第一條即明文「所有民族均享有自決權」。

其次,從文化權力的角度來看,伊斯蘭、維吾爾文化的保存,也是重要的人權議題,不可用官員片面認定,就把特定文化說成是極端化,把人帶去集中營,限制人身自由,「法律保留原則」蕩然無存。

第三,再教育營中的另一爭議,是標榜著反極端化,實際上卻是漢化。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其實是反對大漢族主義,主張尊重每個民族區域的自治,換言之,維吾爾人在中國憲法框架下,應該是享有完整的自治權,落實住民的主權。在民族區域自治的概念下,自治區主席、代表應該由民族之中產生,中共的黨國體制卻讓民族自治完全空洞,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第一把手沒有維吾爾人,都是漢人。因此,中共的反極端化的政策本身,其實就是同化政策。

100年前,共產國際以民族自決的面貌進入東亞地區,中共除了要讓中國擺脫次殖民地的地位,更在中共第二屆全國黨代表大會,由陳獨秀起草的宣言中表示,支持回族、蒙古、西藏等各民族的民族自決權,這是中共建黨時非常明確的政策立場。

不過現在的中共早已背叛了建黨時的理想,如同《關鍵證人》書中,Sayragul Sauytbay(哈薩克族)以親身經歷控訴中共利用再教育營對新疆穆斯林進行的種族滅絕。Sayragul Sauytbay(薩吾提拜)女士在再教育營中還看到中共的秘密材料,內容是中共削弱、壓制西方民主國家,以期在2035年至2055年間佔領歐洲,並在歐洲國家建立中國政治體制的長期計畫。

‧民間團體計劃翻譯該書在台出版並邀請作者訪台

IR Taiwan獨立公投小組發起人江蓋世提及,體育和政治不能分開,對於「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以莫斯科奧運為例,認為抵制是沒有用的」之類的說法不以為然,奧林匹克憲章強調體育運動應為人類和諧發展服務,進而提升與維護人類的尊嚴,建立和平的社會。因此,我們沒有辦法在參與北京東奧的同時,假裝聽不到、看不到在新疆維吾爾集中營的哀嚎和慘況。

壞人囂張,是因為好人沉默。我們如果讓中國順利在2022年舉辦冬季奧運會,那麼難道去年反送中被中共鎮壓、逮捕的香港人;數以百萬在新疆集中營的維吾爾、哈薩克人的人權問題,我們可以視而不見嗎?我們抵制北京冬奧,就是要告訴中共,再這麼搞下去,一定會要付出代價,明年的北京冬奧不能成為中共宣揚國威的舞台。

《關鍵證人》(Die Kronzeugin)一書德文版出版於2020年6月,英文版《The Chief Witness》於2021年5月出版,至於中文版預計於2022年由民間團體翻譯後在台灣出版。書中女主角薩吾提拜女士曾被羈押於新疆再教育營,被釋放後流亡至哈薩克斯坦與家人團聚,再於2019年自哈薩克斯坦流亡至瑞典尋求政治庇護;2020年3月4號獲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頒發「國際英勇婦女獎」(International Women ofCourage Award);2021年2月28日獲德國紐倫堡市市政府選為「紐倫堡國際人權獎」(The Nuremberg International Human Rights Award)得主。與會者皆認為,在《關鍵證人》中文版出版時邀請薩吾提拜女士訪台,將會是非常有意義的活動,可以讓更多台灣人認識新疆再教育營的慘況。

座談影片網址:https://www.youtube.com/watch?v=W1969sil7-M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