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我恨君生早

【左化鵬專欄】我恨君生早

by 望小風
楊振寧和翁帆。(網路圖)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據傳,楊振寧博士,昨晚病逝北京。世人都知道他曾得過諾貝爾獎,至於得的是什麼獎項,恐怕已沒有幾人記得,但最為稱羡的卻是他的一段「老少配」戀情,自今仍為人津津樂道。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君恨我生遲,我恨君生早。

晚近,考古工作人員,在湖南長沙一座舊窯埸廢墟,發現一個出土的陶瓶,上面寫有這麼一首短短二十個字的詩。作者不詳,可能是當時的陶工。這首五言詩一面世,就讓人驚艷,絕對可以列入中國最美的情詩之一。

細細品味,反覆吟詠。這首詩,應該是一名少女,表達對老者的癡情眷戀。白髮紅顏,人人稱羨,不由讓我想起,近代幾位名人老少配的故事。

首先想到的是楊振寧和翁帆。兩人年紀相差五十四歲,當年,八十二歲的楊老,和二八年華的翁帆,在北京舉辦了一場世紀婚禮。當春風滿面的老新郎,牽著嬌羞不勝的小新娘,步上了紅毯,觀禮的賓客都瞠目結舌,跌破眼鏡。

楊振寧是世界知名的物理學家,還得過諾貝爾獎,至於他得過什麼獎項,相信已沒有多少人記得,但他畢竟是中國之光。據傳,他九十六歲那年,猶能一舉使翁帆受孕,如果屬實,不啻又創下了一項世界金氏紀錄。

武俠小說名家金庸的故事,也不遑多讓。他的一生,幾度身不由己,墜入情海,單戀過女星夏夢,和髮妻杜冶芬紕離後,又與記者朱玫再婚,不久,婚姻再出現裂痕,兩名怨偶,勞燕分飛。

四十五歲的金庸,正邁入哀樂中年,感情幾度受創,只有借酒澆愁。一日,他在香港麗池酒吧,遇見了吧女林樂怡。醉眼迷離中,怎麼看她都像是「倚天屠龍記」中的「小昭」。金庸的寶刀,又忍不住出鞘,刀光劍影,幾個回合,就擄獲了少女的芳心。兩人迅速譜成了一段戀曲,不久,閃電結婚,年齡相差二十九歲。

梁實秋和韓菁清。(網路圖)

梁實秋和韓菁清。(網路圖)

梁實秋和女星韓菁青的故事,也堪稱經典。我小時候就喜歡讀他的「雅舍小品」,他編的遠東版「英漢字典」,更是當時中學生必備的工具書。那年,他的元配在美國超市購物,忽然梯子倒塌,壓在身上,意外身亡,他悲痛逾恆,寫下了一篇弔念亡妻的文章,字字血淚,不知感動了多少人的肺腑,催下了多少人的眼淚。

後來,他離開了傷心之地,回來台灣散心。不料,在一家咖啡店中,邂逅了女星韓菁清,他一見她的美貌,就驚為天人,於是上前搭訕,韓菁清也被他的儒雅風采所吸引,兩人言語投機,相談甚歡,依依不捨分手後,互相留下地址。從此,梁夫子每日手捧鮮花,到韓宅門前吹起戀愛的號角,兩人感情的進展一日千里。不久,就告知親友,他們的好事將近。

洞房就佈置在韓宅,洞房花燭夜,梁夫子興奮過度,老眼昏花,一頭撞上了樑柱,險些昏迷不醒誤了大事,韓菁清趕緊抱他上床,梁夫子清醒過來,笑咪咪的說「妳是舉人」,韓菁清回說:「你是進士(近視)」,相差二十八歲的兩人,後來先後亡故,未能白首偕老,但相依相偎下半生,開開心心,笑笑鬧鬧,也算是一段美滿姻緣。

其他老少配的故事,不勝枚舉,總令人悠然神往,想起而效尤。

陶瓶複製品。(網路圖)

陶瓶複製品。(網路圖)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