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吹牛老爹~牛皮不怕吹 響鼓不用錘

【左化鵬專欄】吹牛老爹~牛皮不怕吹 響鼓不用錘

by 望小風
吹牛老爹~牛皮不怕吹 響鼓不用錘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從前,有一名小男生,在作文簿上寫道:「昨天,不知老天爺為什麼要生氣,嚎啕大哭了一整夜。今天,雖然烏雲擦乾了老天的眼淚,可是他仍然陰著臉,好像隨時會發作。我好擔心,明天,是不是還能去遠足……」。

老師用朱筆密密加圈,父親卻眉頭緊皺,神情漠然:「言詞浮誇,生了個好吹牛的胚子」。

從小看栽苗,果然,他的父親沒有看走眼,此子從小到大,就是愛吹牛。看到一隻老鼠,就吹說是遇見一隻老虎,看到一粒細沙,就吹說是看見了全世界。台灣俗話說:「細漢沒讀冊,長大當記者」。

長大後,他無可奈何的當上了國會記者。國會是個吹牛不犯法的地方,他遇上的全是只會耍嘴皮子的傢伙,他們吹牛從不打草稿,吹著,吹著,能把老百姓吹得暈頭轉向,能把沙漠吹成綠洲。

吹牛是一種習慣,習慣了就成自然。他一吹幾十年,垂老,仍樂此不疲。時光荏苒,歲月如流,早些年,子女還算乖巧,不敢忤逆,他在子女的面前,一吹再吹老爸的當年勇,他們排排坐吃果果,成了最忠實的聽眾。

可是,到了青春叛逆期,只要老爸一張口,他們能溜則溜,能閃就閃,不再耐煩聽老頭子廢話連篇。孤獨老人,四顧無人,只好「面壁自吹」,一心寄望膝下的小孫子,快快長大,好好再聽爺爺吹一回。

樹大分枝,子女先後離巢。殘月孤燈伴閒愁,幾度悽然幾度秋。「老頭子,不要玩手機,吃飯了」,老伴聲聲催喚,多麼美妙的聲音。

老人忽然自己佩服起自己,遙想當年,怎麼會這麼厲害,將一名少女吹得心花怒放,心甘情願投入他的懷抱。今天仍有一口飯吃,難道不是昔日吹牛之功?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