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堆漆藝術 揚名國際 彭坤炎為台灣人爭光

【陳龍禧專欄】堆漆藝術 揚名國際 彭坤炎為台灣人爭光

by 望小風
漆藝大師彭坤炎賢伉儷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新竹漆藝大師彭坤炎從事「堆漆藝術」創作30年,是台灣唯一讓日本人讚賞的大師。2011年彭坤炎以堆漆創作「祥瑞之光」,榮獲日本第19屆「漆之美展」內閣林野廳長官賞殊榮,是這個獎自頒獎以來,第一個獲獎的外國人。他在漆藝的成就與貢獻,為台灣人爭光。

彭坤炎

彭坤炎

人的壽命不過百歲,器物卻會帶著時人的文化精神傳留千年。漆器已有七千多年歷史,有著寶貴的收藏價值,漆工藝術因日本人對漆的喜愛,加以鑽研漆器技法,使漆器和生活結合,因而在日本發揚光大。日本的英文「Japanese」即為漆的代名詞。「漆之美展」是日本漆工協會每年舉辦的全國漆藝活動,共有9項大獎,其中「林野廳長官賞」是3大獎項之一,彭坤炎獨特的堆漆造型藝術,形質俱優,獲獎實至名歸。

彭坤炎表示,自1986年從事漆藝創作,會走進漆藝創作這條路,冥冥中似乎天意已定。他14歲起為了貼補家用半工半讀,在唐木家具從事生漆塗裝,從此與漆器結下不解之緣,也因此很早即體會到漆器工藝之美。唐木家具通常外銷日本,日本人一向對漆器品質要求嚴格,每個細節都不可馬虎,得要通過百分之百的檢查。這樣的工作經驗,影響了他日後創作作品,力求完美的態度。

服完兵役後,彭坤炎重拾生漆塗裝工作,當起了漆器家具代工業小老闆,生意上和日本人有密切的接觸,他工作勤奮、頭腦靈活、手藝精湛又力求完美,以及熟悉台灣木器加工的產業鏈,很快便與日本客戶建立良好關係。後來更在台灣,將漆器昇華到藝術創作層次,且讓漆藝大國日本人為之讚嘆傾心,彭坤炎是第一人!

碧海/49x36xh27cm/堆漆創作

碧海/49x36xh27cm/堆漆創作

當時一位日本友人,植村修告訴彭坤炎,「漆」在日本不只是塗家具,它還被應用在碗、筷…等器皿上,成為日常生活裡不可或缺的漆器工藝,品質精良的漆器甚至能成為傳家寶。有更廣泛的用途;而且漆工藝術還是日本五大重要創作藝術之一。朋友的話引起彭坤炎莫大興趣,還從日本帶了材料和工具書相贈,他決定一窺漆工藝術之堂奧,乃於1986年投入堆漆創作。

漆液是古代最好的天然塗料。凡是任何木、銅、金…等,塗上漆液就稱為漆器。就像今天任何工業製品最後都要經過「塗裝」保護。漆是由漆樹採集下來的透明汁液,內含的漆酸與氧氣一旦接觸空氣乾涸後,便會堅硬如石,不畏強酸強鹼,並可防水、防蛀、防鏽。「堆漆」是先以天然漆調製。彭坤炎參照書本,日夜用心鑽研、創作屬於漆器裡最艱難的堆漆創作,用天然漆當媒材,技法是將天然漆調製成一小塊濃稠狀胎體,從底部開始堆起;為了掌握漆與空氣接觸後的質變特性,讓漆的黏性及凝固度發揮到恰到好處,每天僅能以一公分的進度堆疊胎體。慢慢堆砌的創作過程非常艱辛。堆砌到所要表現的形狀,即是作品粗坯,然後運用雕刀,將粗胚雕成,再經過色彩紋理設計,砂紙研磨,最後上色、髹飾,一件充滿生命力的漆藝作品始告完成!製作一件作品,約需歷時10個月以上,如此過程,可見他在漆藝創作上的驚人執著與毅力。

在數次堆疊成形過程中,被生漆的活性酵素水酸基「咬」到。咬得輕的人會長疹子、破皮,搔癢難當;咬得厲害的會病倒一整個月,令人無法忍受的是,漆咬並不會免疫,經常就是咬你一輩子。如此耗時費工,要有極強韌的耐力才能辦到。對於彭坤炎艱難的創作過程,朋友用四句話來形容:「一日兩三滴,百日初成氣,反覆打磨再髹飾,半年始見有生氣。」因此,每當一件作品完成時,即是他無比的安慰與再創作的動力。

堆漆藝術,揚名國際,彭坤炎為台灣人爭光

堆漆藝術,揚名國際,彭坤炎為台灣人爭光

彭坤炎創作期間,為使創作境界不斷提升,他參加了台灣各種美展;1992年起,屢屢獲獎讓他信心大增。隨著台灣家具代工逐漸沒落,彭坤炎決定轉換跑道,專職從事漆藝創作,本身擁有精湛手藝就這麼走入漆藝創作的世界。在漫長的創作生涯裡,他底蘊厚實、態度謙遜,加上克苦耐勞的精神,深獲日本漆藝界前輩欣賞,讓他在技法與境界上不斷提昇,國內外常常獲獎,作品廣見於台灣、美國、德國、法國、加拿大、西班牙等地,尤其是屢屢受邀參展,並數次奪得大賞殊榮,逐漸融入日本漆藝圈。

日本藝術界十分重視倫理,堆漆藝術代代相傳,由於彭坤炎懂得敬老尊賢,虛心請教,深得日本藝術界前輩的認同,常受邀到日本參展。無數次到日本參展機會,也是彭坤炎的學習之旅;他拜訪藝術大師工作室、參觀了漆工藝的產業鏈、採買一些工具和材料,從中學習、不論在技法或創作境界上,皆獲得頗大的助益。這段學習之旅,還讓他看到日本政府對藝術、文化的重視。

彭坤炎獨特的堆漆造型,線條律動優美、色澤鮮豔、質感溫潤,其絢麗的色彩和閃亮精細的圖紋,就如東方人的性格,所有的鮮艷亮麗顏色,經過漆液透明包裹後,顏色就變得內斂含蓄,是一種並不耀眼的朦朧之美,在使用中隱約可見自己的倒影,捧在手上心就靜了下來。他的作品在台灣展出連獲全國美展大獎,連續十幾年應日本漆工協會邀請,參展東京明治神宮舉辦的漆之美展覽。2006年獲頒「日本漆工協會會長賞」,獲得日本皇室親王,桂宮宜仁殿下接見與嘉許。「日本漆工協會會長賞」歷年得獎者,均為日本人,彭坤炎獲得該項殊榮,為台灣漆工創作藝術留下了珍貴的一頁光榮。然而風光的背後,很少人知道他創作過程,是非常艱辛、不易的。作品不僅備受專業人士推崇,也深獲收藏家喜愛。每件作品甚至要等上一、兩年才能取件,這種典型的慢工出細活創作,在台灣堪稱鳳毛麟角!

台灣漆藝家彭坤炎以「波響」的漆藝作品獲日本漆之美展文部科學大臣賞,是日本24年來首次有外國人得此獎,更是台灣第一人。

台灣漆藝家彭坤炎以「波響」的漆藝作品獲日本漆之美展文部科學大臣賞,是日本24年來首次有外國人得此獎,更是台灣第一人。

彭坤炎的漆藝創作跳脫傳統窠臼,他不只盡得古人的精神巧趣,又吸收近代雕塑類似超現實主義的半抽象與變形風格精神,結合自己主觀意旨進行創作,加上他堅持不依附任何既有形體而獨立伸張的「堆漆」技法,純粹以生漆堆疊來做藝術造型,將漆藝由「工藝」提昇至「純藝術」的境界,開展出一條令人驚嘆的坦途!彭坤炎不僅名震東瀛,讓台灣漆藝揚威國際,也令日本專業人士對台灣漆藝水準所達到的高度境界留下深刻印象。

彭坤炎在漆藝創作上的傑出成就,是歲月磨不掉的美麗,也成為回饋台灣藝術界的一大助力。多年來深入耕耘,彭坤炎在日本藝術界建立了很好人脈;有感於漆工藝術在日本得到了發揚,他興起為台灣漆藝界盡一份力量的念頭。分別在1998、2004和2011年,在幕後當推手,舉辦三次「中日國際漆藝交流展」。日本漆工協會成員和許多漆藝界藝術家,在他大力協助下都來參展,這是藝術界的一大盛事。彭坤炎認為這算做了一次國民外交,他透過展覽,將日本豐富且細膩的漆藝文化帶回台灣,讓國人在台便能欣賞到日本國寶級大師的漆藝創作,更透過漆器DIY活動將藝術融入日常生活,在孩子幼小的心靈裡埋下一顆藝術的種子,讓台灣的藝術教育向下扎根,有朝一日能遍地開花!

漆藝大師彭坤炎的作「潮音」獲本屆日本漆之美展最大獎農林水產大臣賞。

漆藝大師彭坤炎的作「潮音」獲本屆日本漆之美展最大獎農林水產大臣賞。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