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教影藝 » 藝文 » 竹塘詩齋 » 【竹塘詩齋】懷念的戲院

【竹塘詩齋】懷念的戲院

by 望春風 電子報A
舊時的戲院已被新時代潮流所淹沒,僅留存記憶中。
楊崇隆

楊崇隆

/文:楊崇隆(前自立晚報廣告處長、詩人) 寫於2021.06.19

 

國小四年級的時候,父親帶著妻兒和所有家當來到台北闖蕩。

那時候家裡的經濟非常淒苦,跟他人分租在一幢舊式三合院後廂的一間小房間,吃住都在裡頭,廚房與廁所都是跟其他租客共用。

母親白天在一位法統國代家幫傭,煮飯洗衣打掃全部包辦,要等主人家用過晚餐清理完後才能回家。

父親受過初中教育,在鄉下種田時,熱衷於幫人助選,練就了一副好口才,來台北後很自然地做起了推銷員,到街上挨家挨戶去推銷那時還算新穎的清潔機。

父親憑著好口才及肯打拼,很快就做出好業績,老闆為了獎勵他,用半買半送的方式,給了他一部老舊的中古機車,讓父親推銷的觸角可以更深入整個台北市。

父親通常是在料理完孩子的晚餐,等母親下工後,才騎著那部老舊的中古機車,先到老闆那裡載貨品,再到街上挨家挨戶去推銷。

那時我還在讀小學,是我跟父親最親近的幾年。我喜歡跟著父親一起出去推銷,父親在跟客人解說,我就站在旁邊看。如果當天業績很好,會高興到晚上做夢都是甜的。

舊時的戲院已被新時代潮流所淹沒,僅留存記憶中。01

舊時的戲院已被新時代潮流所淹沒,僅留存記憶中。01

白看電影的日子

有時候我會到處去逛,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戲院前,站在那裡望著電影看板,呆立良久。我已忘了那時一張電影票多少錢,但看一塲電影對我來說絕對是一種奢求。後來父親想到一個辦法,就是讓我跟在其他大人身邊一起進塲,因為我的個子比較矮小,撕票員以為我是他們的孩子,通常不會多問。

父親看著我進去戲院後,就自己去繼續他的推銷工作,等到電影散塲時再來接我。於是我便開始展開我白看電影的日子,除了西門町那些比較高級的,我幾乎看遍了整個台北市的戲院。經過了四五十年,那些戲院早已消失,只留存在記憶中,有時想起,還滿懷念的。

西門町是戲院的主要聚集區,我比較少去白看,像新聲、萬國、中國、大世界等都已不存在了。最近常上新聞的萬華阿公店,其實在龍山寺捷運站對面的西園路巷子裡,曾經存在過一家戲院,名叫大觀。

金山南路靠近信義路口,銀翼餐廳對面,有家戲院叫寶宮;往南到羅斯福路口和平西路上,有兩家戲院相對,一邊是國都,一邊是明星。再往公館方向,台大對面的巷子裡,有家專門放映二輪洋片的東南亞戲院,但放映的都是叫座叫好的片子,票價也比較便宜,是學生族群的最愛,現在叫東南亞秀泰影城。

和平東路敦化南路口,有家梅花戲院,剛開幕時算是新穎的,屬於中影旗下;不遠處的通化街夜市,接近文昌街的巷子裡,有家湳山戲院,以前叫南山戲院,曾經放映三級片,現在是二輪戲院。

轉往八德路,三段接近光復南路,有家華聲戲院;往東八德路四段,現在京華城對面的巷子裡,有家南京戲院;再往東,快到松山車站前,有家松都戲院;往南港方向,玉成街有玉成戲院,東新街有寶興戲院。

回頭走南京東路,東興路口有家珍珠城戲院,曾經是牛肉塲;西行到敦化北路口,有家青康戲院,放映的都是三四輪的電影;往前偏行一下,可到長安東路復興北路口,以前有家芝麻百貨,裡頭的影城叫總督,現在沒有百貨公司,影城還在。

圓環是另一個戲院聚集區。南京西路太原路口,有家大中華戲院;太原路上,日新國小旁是遠東戲院;寧夏夜市旁,平陽街口,有家國聲戲院,裡頭曾經有家秀塲國聲酒店。

經過圓環,南京西路賓王飯店裡頭,除了遠近馳名的地下酒家外,專門放映三級片的賓王戲院,也是名聞遐邇,當時的風氣比較保守,只要有稍微露胸的鏡頭,就會滿塲,也會引來警察站崗。

在延平北路二段,介於南京西路和民生西路中間的巷子裡,有家大光明戲院;往北過了民生西路的巷子裡,國泰戲院很有名,巷口的第一劇塲,更有來頭。第一劇塲是前警備總司令陳守山家族,台灣茶葉大王陳清秀所創辦,原本是提供電影、歌舞劇、話劇演出,並設有咖啡廳、撞球間、舞廳的豪華混合館,後來才改為專門放映電影。

寫到這裡,大致上已繞了台北一圈,所提到的戲院,除了東南亞、湳山、總督等少數幾家,大概都已拆除改建。這些都是僅就個人記憶所及,沒有再加考證,難免掛一漏萬。

勾起淡淡記憶,總是彌足珍貴的!這些有多少也是你的記憶呢?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