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玩美花藝師 陳瑀涵「花」生的事

【陳龍禧專欄】玩美花藝師 陳瑀涵「花」生的事

by 望小風
玩美花藝師 陳瑀涵「花」生的事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花是大自然對人最貼心的饋贈,它長久以來就是藝術創作中的主題,是世間所有美好事物的讚頌代表。無論歡慶還是懷戀,人總能從無數種的花中,找一種花來傳遞自己的心意,用它美麗的方式傾吐心聲。臺灣退休者日子多半過得多采多姿,愛山的去爬山,愛水的去玩水,熱愛花藝的陳瑀涵,退休後樂在玩花世界,並從事安寧靈性社區關懷,在助人為樂中,感受生活更為踏實。

玩美花藝師 陳瑀涵「花」生的事

玩美花藝師 陳瑀涵「花」生的事

陳瑀涵用花藝專長,襯托脫俗的氣質,驗證從一朵花就可看世界的「一花一天堂」之說。靠著40多年前,小時候編竹簍蓋的回憶,她用平行拆除的花材廢棄架構,改進前次創作用花蓋的不完美,順利取得花藝師執照,並用在2020「新竹花藝設計協會」會員大會「風魅秋影」展示的花藝作品,獻給往生的父親,表達追思。

花藝是種裝置藝術,是女性綻放氣質、賢淑的表現。陳瑀涵在未拜師學插花前,就無師自通,自行設計獨有個性的結婚捧花、胸花。陳瑀涵說「我用花表達情感,獨創風格,做出獨樹一幟的藝術作品,愛用花述說故事、一段感情。蒔花弄草,將竹籠蓋變成插花架構,成了不用海綿即可投入的作品!沒想到記憶中父親創業時的竹編菜籠子,會在退休後用上。」

欣賞千變萬化的花藝造型設計,總是讓人心曠神怡,心花朵朵開。陳瑀涵顰笑間氣勢十足,她認為「花是生活的調和劑,能讓空間擁有更溫暖清新的生活氣息,可創造不同視覺效果。每個愛花者,大都用花投射自己的情感,想將情意傳遞給放在心上的人。」透過花藝可以感受她待人誠懇與對工作的熱情。她不只給人品味與美感並陳的印象,滿溢其中的還有與人相處的親切。

玩美花藝師 陳瑀涵「花」生的事

玩美花藝師 陳瑀涵「花」生的事

陳瑀涵藉由花藝及社區關懷,找到內心的平衡。她表示,透過繽紛花卉,獨特花言花語與愛心,總能帶給人喜悅與幸福。她覺得瞭解送花的緣由以及背後的情意,花藝師才能製作出最適合他們的花,所以重要節日、要留下美好回憶的經驗、拉近不接受自己長輩的距離,都可藉由送花來表示。陳瑀涵說「花藝師默默參與別人人生的一件大事,改變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也很有成就感,絕非短期就可以養成。」

要成功學好插花,沒有容易走的路,除了要有美感,也需要天份。陳瑀涵認為在工業製造生產下,美麗浪漫的花香不再。她進入花藝世界,別具細膩感的從一株花、一束花開始,為自己找到內心的餘裕、換氣空間,也讓身心俱疲的她受到心靈療癒。2018年參加荷蘭國際花藝設計研習會,透過來自德國的南非裔花藝教授推廣以架構代替海棉,有花堪折直需折的方式,所傳遞的花藝研習理念,陳瑀涵開始催化思考的靈感。

陳瑀涵很認同「重復使用與支撐的架構,展現代花藝的氣勢,減少多量使用鮮花制價,同時達到裝置藝術與花藝的美,這是利用鮮花來綻放裝置藝術的美麗新觀點。」她說「有一次創作運用主題是竹籤,這次是雞籠編創與利用。於是想起了父親起家立業的竹簍菜籠編織,憶起了她兒時在地上打轉的竹籠蓋。沒想到設計師花托的運用與設計,竟然就是兒時老爸的家傳本領!取得花藝師證照後,她希望到世界各地教插花,讓美美的花打開人的心房,溫暖世界。

玩美花藝師 陳瑀涵「花」生的事

玩美花藝師 陳瑀涵「花」生的事

陳瑀涵小學除了讀書、打桌球,不愛和同學說話,只喜歡和同學創作表演藝術活動,好命到只注意家人重男輕女,而忘了身邊好多同學家貧無法升學。身為富裕人家獨生女,陳瑀涵小時候沒有說話對象,只能對著洋娃娃說話和流淚。後來在職場上遇到很多姐妹,很快從不同家庭的待人接物,學到與人相處的長才,甚至藉由瞭解各人的內在與辛酸中,看到生命的不同歷程,找到應有的智慧與態度。其中剛任公職時,有位同事,總在百忙中陪伴與引導,一路影響她帶著堅強、樂觀、仁慈去教養子女。若不是她,陳瑀涵可能不會成為正式的公務員。

身懷一手才藝很少露手的陳瑀涵,原來手裡的不只是花藝,她獨具靈魂的創作,是一次次幫助人圓夢的延續。當公務員的日子,陳瑀涵先後在經濟部、新竹縣市政府、法務部少年觀護所、退除役官兵輔導會新竹榮民之家、臺北榮民服務處。雖然她負責會計職務,是屬支援性質,但她仍本著人生道路漫漫,有願就會有緣,通過安寧靈性關懷人員培訓,她強調「謝謝老天給我愛,還能愛花草、愛寵物、愛所有要關懷的人!」

玩美花藝師 陳瑀涵「花」生的事

玩美花藝師 陳瑀涵「花」生的事

陳瑀涵在縣市政府常和藝術家打交道,她認為「只要是愛藝者,有著一顆善念、求藝求道有相同的純淨與無私的分享,人生自會感受到美的光與熱於生命中燃燒。」她覺得藝術無價,更無價的特質是從藝者本身的無私推廣,這是藝文推廣的寶貴之處!自己不是一個藝術家,但陳瑀涵自認欣賞藝術,是一個藝推者,能看見藝術家的努力與背後的血汗,如今她慶幸也搭上藝術的列車,陪伴著他們一起哭、一起喊,然後一起暢快的笑。

生命在每個轉角落都有不同的新義,想要些什麼改變?也許不能翻轉世界,但翻轉自己的同時,或許也在不經意間,如細水流動了生命中的一頁。陳瑀涵介紹「觀護所是個大部分都是缺愛迷途的少女收容地,她希望帶給周圍的人追求新生的勇氣,找到未來之路;新竹榮民之家、臺北榮民服務處,是服務退役軍人的單位,有些人、有些陪伴與守護,會讓長者重拾自我,這裡則是她想念父親的寄托!」

退休後習花藝彷彿陳瑀涵獲得新生、重拾信心,讓她更懂得欣賞自己。她覺得掌握住真,美才能脫俗,因為花具有靈魂,才不顯得俗氣。從她華麗自然的花藝作品,彷彿能看見她走訪美國姐妹市、中國、韓國的旅行軌跡,以及對生活的熱情。透過花藝陳瑀涵才明瞭,真正對一件事著迷,在於能享受它所帶來的一切苦與甘,並不住虛心吸收與其一切相關的事物,藉以延續心中那份最初的炙熱。當興趣成習慣、習慣成自然,當它終於一路伴著你,活成了自己最想要的模樣,那股成就感與心靈滿足,自會告訴你最明朗的答案。

陳瑀涵表示,「花藝師對花投入的深刻感情,只能以美麗的心胸,將鮮花定格在最美的一刻。不見得每個愛花的人,都要以成為花藝師為目標,有感於鮮花的美短暫,如今體會花總是在絢爛綻放後轉瞬凋零,空留一地繽紛令人不禁唏噓。花開堪折直需折,莫待無花空折枝。這也許是愛花藝,愛插花的原因吧!」

玩美花藝師 陳瑀涵「花」生的事

玩美花藝師 陳瑀涵「花」生的事

陳瑀涵認為,美好的事物應用真摯美好的方式去展現。透過花藝可以實現自我,可在不完美的生活與內心衝突間,心靈的渴求、煩躁與浪漫間取找到平衡。學藝者夠專精,能從藝術中走出特有風格,找出自我的脈絡,當然自能發光發熱。然後找尋生命中的出路,再默默地付出與活著找到新生命的力量,這就是藝術治療的效力!陳瑀涵說,未來仍會永保如同花開燦爛的生命火花!希望用花藝,來改變這個世界上一點點的人。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