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點陶傳情伍坤山 陶藝創作台灣情

【陳龍禧專欄】點陶傳情伍坤山 陶藝創作台灣情

by 望小風
點陶傳情伍坤山,陶藝創作台灣情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從傳統木雕師傅出身,伍坤山致力於將陶藝的可塑性盡情發揮,開創獨特台式風格。大師在造型研究上,除定型拉坏外,曾嘗試過各種不同塑造方式,包括:手捏、拍打、切割,甚至自創擠泥瓶,擠出泥條層層圍繞的「盤泥」技法。這些作品造型詭異,質感粗糙,加上應用「燻燒」技術,使作品色澤呈現出深沉而豐富的層次變化。作品「共生」、「希望之果」、「一群絕望的人」,分別訴說著族群鬥爭,關懷被破壞的生態,以及痛斥被褻瀆的人文。

談到創作觀,伍坤山表示,處處留心、用心觀察這個多采多姿的世界,只要有顆真誠的心,生活中俯拾都是創作泉源。由於早年從事神像雕刻,伍坤山大師作品常可看到以宗教,或是神話故事為背景的題材。作品「兩儀」利用撕裂的土創作出像大地龜裂,一片混沌中天地剛形成的情景;「補天」是引用女媧補天的神話故事。不過他總是將宗教和神話故事俏皮的加以現代化。像「補天」中的破洞,象徵現代破了的臭氧層,只是古代有女媧可以補天,而現代有誰可以補呢?另外伍坤山也將神像兒童化、趣味化。大大的頭,短短的四肢看起來像一個頑皮小孩,作品「二郎神」、「牛魔王」等。如同伍坤山所追求的台灣人質樸,純真的特色一樣,他所創作的作品總是俏皮可愛、令人親近。

伍坤山創作意象的來源,有時是看了一本書的某句話、看到某個景色、日常生活所思所得、及以宗教或神話為背景的題材、或受邀設計指定的主題,先畫下心中大約的意象,再以捏、塑、盤、拉、刻各種做陶技法,賦予作品形象。有時意象很美,但當賦予造形的形象時,才知困難所在,但總是盡力克服直到完成作品;有時坏體形象已做出,但與當初所感動的意象似乎有差距,就置於一旁,可能事過一陣子後,會在無意間找到新的意象,而且還適合此坏體,然後再重新接合某些造形形象,而賦予作品新的生命。從作品中感受到造形的多樣性,伍大師說,因為我可以從傳統、從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去吸收養分、擷取經驗,所以創作源源不絕。

點陶傳情伍坤山,陶藝創作台灣情

點陶傳情伍坤山,陶藝創作台灣情

綜合多年來創作技巧,伍坤山發明了獨樹一格的「點陶」技術,使得質樸的作品中,多了點原始藝術中特有的鮮豔色澤。這是他從清朝陶藝家在磁器繪上色澤鮮豔的「鬥彩」得到靈感,但是磁器上「鬥彩」太過光亮、纖細,感覺高不可攀,並不是伍坤山喜歡的質感。他認為陶器應該是很親切、和人很接近的藝術品,所以引用鬥彩形式,利用「化妝土」和「釉藥」混合成「泥彩」,在陶板及各種陶器造型上,以「點」的方式製造出色彩、鮮豔且帶有「凸點」立體感作品,特色在於線條的交織與色點堆疊,呈現如「刺繡」般細膩質感。它保留了原先鬥彩的鮮豔色澤,只少了磁器的光亮細緻,多了陶器原有的質樸,再加上顏料是點上而不是塗上,所以平面中帶有立體感。

伍坤山發表「點陶」技術,很受社會大眾和其他藝術家肯定。看伍坤山創作色澤鮮豔的「點陶」作品,很容易讓人聯想到原始藝術中陶器上的圖騰。欣賞他用古樸而深沉的純色點出陶板,重復而連續的圖案,使作品有濃厚設計意味。伍坤山認為,台灣民間重視各種宗教信仰,社會已由農業轉變為工商科技時代,傳統的信仰價值觀受到極大考驗,他用重彩點出台灣人民間傳統色澤,也點出台灣民間的傳說故事。

點陶傳情伍坤山,陶藝創作台灣情

點陶傳情伍坤山,陶藝創作台灣情

伍坤山認為,藝術家應該用心體會生活點滴,從當地事物中尋求靈感,和土地做結合,因他定居土城,創作出一系列桐花題材作品即是一例。他覺得源源不絕的想像力是最大的寶藏,未來希望能把握住每一個即將流逝的時光,盡力去完成每一件作品,希望能發展出有台灣特色的陶藝作品。

伍坤山常以「滾動的石頭不長苔」來勉勵自己。而對於有人覺得他的作品太富裝飾性,伍坤山表示,自己做得快樂,確定自己要走的路最重要;如果別人以固有的美學觀來看待自己,而自己就改變,如此未免太沒風格。透過訪談,才瞭解到伍坤山對其作品風格的形成與堅持有進一步認識;同時也在他身上看到一個身為專業陶藝家的信念與風骨。

點陶傳情伍坤山,陶藝創作台灣情

點陶傳情伍坤山,陶藝創作台灣情

伍坤山說:「陶藝是透過火與土的關係,從沒有到有至完成的一個等待過程,中間有很多生活哲學意涵在內」。假如大家都唯利是圖,最後的苦楚還是要自己承受。就像以前台灣柴燒窯只有十幾座,幾年來竟高達近一百座。並不是柴燒不好,但不知道柴燒為何,就去做柴燒的就不好,那對土地、資源、能源都是一場浩劫!期許有一天台灣陶藝界能向日本看齊。

國內外得獎無數,伍坤山的成就熠熠生輝,常應政府及台灣工藝所之邀,赴世界各地參加海外文化交流展、現代工藝日本澳洲巡迴展。對於榮華富貴,伍坤山認為,到這年紀這些都不重要了,要心境平靜的享受才重要;想要做就去做,想比賽就比賽,已經不像年輕時代那種為比賽而比賽,不計成本、體力,但也是因那時瘋狂的投入,才讓自己在無形中得到:資歷的完整累積,激發自己的創造力、以及能不斷地從失敗中求取經驗,然後再往前進步。

他勉勵後進,年輕人應不怕挫折、不怕失敗,從參加比賽中可得知自己實力多少,同時也可加強自己的功夫。而他比賽得獎作品幾乎都不賣,且能藏的就先把它藏起來,一則是視作品如子女般珍貴,再則他希望以後能成立一小型的點陶博物館或點陶教學中心,如此總是需要一些作品以當展示或教學示範,進一步將陶藝的種子散播出去;而當此一願望之達成,他才有可能進入另一階段的陶藝創作風格。

點陶傳情伍坤山,陶藝創作台灣情

點陶傳情伍坤山,陶藝創作台灣情

或許是幼年艱辛的遭遇,看太多世間無常和稍縱即逝的生命,對金錢和名利伍坤山總是很看得開,因為他很清楚那不是他要追尋的目標。少年時期敏銳的觀察力與手藝的靈巧度,讓伍坤山從事神像雕刻工作,很快駕輕就熟,同時也大大改善生活,但他並不以少年時期貧困與物資缺乏,而起補償作用式地想拼命賺錢,反而在事業高峰,思索自己的理想、願望與想做的事。

出身貧困的特殊際遇,讓伍坤山在年輕時代裡,即體驗到豐富而多變的人生,這多少影響他後來陶藝創作與處世原則。居住在土城山中,伍坤山和太太忘了山裡生活的艱辛,過著仍是清淨而簡樸的生活,侃侃而談的盡是青山綠水,家中的器具不是自己精心捏製的陶器,就是路上撿回的廢棄物,只是家具經過伍坤山巧手改造,總是顯得古樸雅緻。

伍坤山以陶藝創作為終身職志,是位樂觀自省、腳踏實地、少有欲望的陶藝家!剛開始時物質雖很缺乏,幾乎又落入一無所有的窘境,但他不以為苦,精神層面卻很飽足;一直到後來,雖然在陶藝界已有名氣,但總是以謙卑的心去看待生命的每一刻,並勤奮不懈地繼續往前行。從他身上,我們看到一位陶藝家的堅持、踏實與認真,而透過他的點陶作品,傳送他豐盛的感動與心情。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