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育旗開講 » 【黃育旗開講】何謂義(志)工?台灣有義(志)工嗎?

【黃育旗開講】何謂義(志)工?台灣有義(志)工嗎?

by 望小風
華山基金會 關懷訪視活動
黃育旗

黃育旗

文 / 黃育旗(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首先必須把什麼叫做義工(Volunteer)?也有叫做志工,不管是義工抑或志工,基本上都是出自於志願奉獻,不能期待有任何對價關係的回報,文明國家的人形容當義工,就是連一顆巧克力(Even a piece of Chocolate)你都不能吃,只要吃一小塊巧克力,就馬上有對價關係,就喪失了義(志)工的意義,用一句俗語講就是破功,前功盡棄,這是西方文明國家對義(志)工的認知。

曾經有一位台塑集團聘請來台擔任雲林麥寮台塑勝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2吋晶圓廠廠長鈴木隆一(Suzuki)先生,他的太太鈴木和子因為不習慣雲林的空氣污染,所以她自己一個人住在台北,先生鈴木隆一則每星期自雲林麥寮回台北渡週末陪太太,其餘的時間,鈴木太太每星期都輪流到大同區的啟聰學校擔任義工教日文,其它則分別在陽明醫院,台大醫院輪流當志工。

鈴木和子就曾經私下告訴我,她發現台灣根本沒有所謂義(志)工;因為她在台灣做了前後八年義工志工的日子裡,每年都會受到義工團團長的邀請,可以免費參加志工團偶而的聚餐,或參加一日遊,全都是免費,他都一概予以拒絕,她說:在日本,你若參加免費義工團的活動,或接受免費的餐敘,就喪失了擔任義工的意義,只要有任何一絲絲的好處,就不叫做義工,這就是文明思維和落伍思維的認知落差。

目睹台灣這麼多的(志)工團體,如義交、義消、義警,甚至標榜義務的許多的誦經團,若仔細探究,您就會發現台灣幾乎沒有義工,據說義交幫忙指揮交通每小時約莫都有新台幣大約200元的鐘點費,義消也都有不定期免費聚餐,或一日遊自強活動,宗教團體的誦經團去幫亡生者家屬誦經,表面上説是服務,鄉下少數也傳出可是喪家的家屬也大都會包個走路工給他(她)們意思意思一下。

包括學校的所謂義工導護,也都有不定期的餐敘,以及免費招待自強活動旅遊,回顧早期連參加里民大會都要送肥皂,沒有送茶杯,送肥皂,送味素,就不太會有人願意出席,事實上,參加里民大會的目的,是共同關心自己社區的發展,屬於熱心公益,關心社會公共事務,都還要有好處才會有人出席,更何況參與一些跟自己本身權益沒有直接好處的公益,想當然爾,怎麼會有人感興趣?完全扭曲了人性正常化的社會價值!

文明國家的公僕,特別是職務越高的,都是帶頭當社會志工(Social volunteer)的榜樣,利用週末或假日,帶著全家大小,親自付諸行動,參與各種社區公共服務,不取分文,不期待任何回報,完全是無私無我的奉獻,就如同一百多年以來的諸多外國神父、牧師、修女,不求名、不求利,無私無我,無怨無悔,一生都奉獻在台灣沒水沒電,最貧窮的原住民部落,這才叫做真正的,那才叫做真正的義(志)工。

依據在下長期的觀察,台灣真正的志工,就是自一百多年前來台傳教的馬偕博士,還在台灣成立了馬偕醫院,照惠了2,300萬人民,以及許許多多來自世界各國,且分佈和遍及在全台灣,生活環境條件最差,物資最欠缺的各偏遠地區的神父、牧師、修女們,這些外國的神職人員數十年如一日,無私無我,無怨無悔,默默的在服務台灣弱勢族群,真正做到了「為善不欲人知」,真正做到了什麼叫做義工的意涵,令人肅然起敬。

就在下近半世紀所觀察的義工,還包刮自白色恐怖,戒嚴時期,為了追求自由,民主,法治,人權,不顧自身安全,不惜犧牲寶過性命,妻離子散的諸多民主鬥士,以及不計毀譽跟這追求民主的腳步,無酬走上街頭,一波又一波,才好不容易一起推倒了獨裁,專制,威權的制度,令人感佩!

眾所週知,每年的12月5日是國際志工節,事實上,政府主事者除了應該以身作則,以人民的表率多多鼓勵人民多參與社會志工,從事對人類,尤其是社會弱勢者的關懷與照顧,藉以提升和推銷國家的軟實力,對於真正義務奉獻於社會的義(志)工,應該每年定期予以表揚,才能更加激勵人民對義(志)工的投入,也才能使得這個國家不斷的邁向文明。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