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生活 » 疫,心自訴!

疫,心自訴!

by 望小風
疫,心自訴!

文 / 蔡桂英(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第二十三期畢業)

一廂情願的祈望,總是敵不過天時的安排,雲彩自然的來去無由,當陰霾時坦然承受風雨,霧散雲開時歡喜麗日。因為老天只賜福給需要的人,無需也就無所施了。

連日霏雨,歡喜了耕農,解了水庫乾涸,釋了民生工商燃眉愁。我當然欣喜,歡喜簷下賞花露,隔窗看煙雨濛濛,不思日照汗流的燥景,不管曬穀人的甘苦。

過了農曆芒種,如願惜雨人的歡喜。我不為新冠疫情而困坐愁城,起身為庭院的花草整修妍面,為逢雨濕潤的磽土補新肥,捧讀詩書,手遊交誼軟體。

疫,心自訴!

疫,心自訴!

疫,心自訴!

疫,心自訴!

當霾過雲清時,雨中的孤寂回報我一遍欣榮大地!

走入雨滌日照後的閣樓,一隅尺地,火球花,孤莖頂立,豔紅蕾絲毫不遮掩競榮,一軸輻射十數細莖,再向上燃起百點星焰,不需相約排序先後,無由立矩劃圓,一夕,一團火焰俱時在麗日裡噴向天際。

火焰,是喜慶年節的靚品,不輕易綻放。花兒只在春日百花俱殘後,獨享夏日雨後蒙地而生的一週尊榮。豔去焰息後又埋入磽土中,等待來年盛宴的招喚甦醒。

紅豔固是搶眼,但暗有高雅清香的茉莉花也不遑多讓,無需大肆渲染,自有尋芳人來,八瓣小白花在綠欉中格外顯眼,聞香入沁,觀花恬淡,有著君子的性格,當鞠躬盡瘁了花妍,乾燥花身入茶銘,會在一啜飲中還魂,你會記得她的好。

園中最不起眼、卻最掛心的是毯蘭花,屢次插枝失敗後的惟一活品,有著我不餒的毅力,和飽實心形葉貌、兩葉一雙成株,讓人有所全的意念,愛之,當然。

植栽年餘,未見葉增枝長,有些消然沮喪,但雨後的枝末卻突現花苞如鑽戒指,微小卻很罕有。喜訊相傳,贈花友人說是幸運者得之。現況,就等它何等尊貴綻放了!

疫,心自訴!

疫,心自訴!

透過閣樓外望遠眺,天空透亮,山是山,雲是雲,三者漫妙聚散、捲舒,眼下的盆地是生命盎然的,即使在疫情的威脅下,我心怡然,坦然接受天時的賜予!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