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生活 » 涸轍之鮒

涸轍之鮒

by 望小風
涸轍之鮒(圖片擷自網路)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和年輕朋友,分享一則莊子外物篇中的寓言故事:

莊周家貧,故往貸粟於監河侯。

監河侯曰:「諾。我將得邑金,將貸子三百金,可乎?」

莊周忿然作色曰:周,昨來,有中道而呼者。周顧視車轍中,有鮒魚焉。

周問之曰:「鮒魚來!子何為者邪?」

對曰:「我,東海之波臣也。君豈有斗升之水而活我哉?」

周曰:「諾。我且南游吳越之王,激西江之水而迎子,可乎?」

鮒魚忿然作色曰:「吾失我常與,我無所處。吾得斗升之水然活耳,君乃言此,曾不如早索我枯魚之肆!」

譯成白話文:

莊子家貧,掀不開鍋蓋,到監河侯那裡借米應急。

監河侯滿口答應:「OK!沒問題,俺即將收到老百姓的租稅。到時候,俺就借老兄三百金,可不可以?」

莊子聽後,勃然變色:「我剛才在途中聽到呼救聲,環顧四周,發現原來車轍積水中有一條小鯽魚。我問:「鯽魚呀,你為何在此大呼小叫?」牠說:『我是東海的波臣,勞您趕快給我一斗或一升的水,救救我」。

我回答說:「好的。我正要到南方的吳王、越王那兒遊說,就順道引來西江之水救你,可不可以?」

那鯽魚聽了,氣得發狂,「你這是什麼話,我現在已奄奄一息,只要一斗或一升的水,馬上就可以活命,你居然還說這種風涼話,唉!只怪我命苦,你不如早早到乾魚店去找我吧!」

感想:
監河侯:你不要口惠實不至,每天說什麼超前部署,延後部署,不管你怎麼部署,我們現在已是涸轍之鮒,只有一個卑微的要求,趕快給我們疫苗,我們只求活命!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