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生財經 » 民生 » 時力黨團回應紓困預算及認為應補強措施

時力黨團回應紓困預算及認為應補強措施

by 懷文 王
時力黨團回應紓困預算及認為應補強措施

(記者王懷文/台北報導)  變種病毒襲擊全球,台灣本土疫情升溫,嚴重衝擊全民生活及產業。行政院於日前提出紓困4.0追加預算總計2600億預算案,函請立法院審議。並即將在下週召開臨時會審查處理,在臨時會前前,時代力量黨團特於(四)日舉行記者會,針對行政院紓困預算方案的缺失提出補強措施。

邱顯智委員說明時力黨團的立場。首先就普發現金的主張,疫情仍在發展,國家預算規模有限,初期應該將預算精準投放在有需要的個人與行業之上。如疫情進一步擴大,再考慮更廣泛的現金發放,並且要設排富條款,讓有限資源有效運用在弱勢者身上。

目前的紓困方案完全未見房租補貼。但疫情下最受衝擊的就是弱勢租屋族。就此,歐美各國採取了各種因應對策,包括修法禁止疫情期間房東驅離房客,明訂凍漲房屋租金,給予房東減稅換取降租等。

在夏季電價的部分,時力黨團則主張,區分家戶用電和工業用電,針對家戶用電部分,請行政機關可以研議暫緩進入夏季電價或重新檢討計費標準等措施,讓人民可以安心居家防疫。

幹事長王婉諭委員也提出紓困方案應一起挺父母。在幼兒園收退費部分,在目前教育部針對幼兒園業者申請紓困的條件是家長須免繳代辦費,並且業者須正常支付教職員工全額薪資。在家長部分,家長只有免繳代辦費、仍需繳納費用裡比重最重的學雜費,然而在升三級以後的第一線現場,家長繳費意願不高,不少家長甚至希望能夠藉退學來免除學雜費繳納,造成部分繳學雜費的家長反而成為最大弱勢。

對這些家長而言,一萬元津貼並無法填補繳出去的幼兒園學雜費 。而在業者部分,收不到學雜費的幼兒園業者面臨著營運困難,但仍需支付教職員工全額薪資。業者在進行成本評估時,若紓困補助金額低於要求員工放無薪假所節省的支出,使業者決定不申請紓困補助,教育部的政策一樣無法支援到這些被迫放無薪假的教職員工。

王婉諭委員也呼籲相關部會應重視特教及高關懷學生的需求。在特殊教育生部分,停課不停學的政策下,目前的遠距教學無法協助中重度、無口語或認知功能缺損較嚴重的特教學生進行學習,停課期間也沒有特教助理員進行專業的協助,使這些學生在停課期間無法獲得日常的學習效果。

而在高風險、高關懷學生部分,目前的心理輔導的措施及配套措施不夠清楚,雖然有電話訪視與關懷,卻無法如面對面輔導一樣給予適時協助。

在家庭防疫補貼部分,王婉諭委員也強調應擴大家庭防疫補貼的補助範圍至長者與身心障礙者的照顧人。在三級措施之下,除了停課外,社區式長照機構及身心障礙者日間照顧服務,也因疫情而暫停服務,因此在時力黨團的爭取下,防疫照顧假除了孩童的照顧外,也納入了長者的照顧。

針對產業救急與紓困的部分,時力黨主席暨黨團副總召陳椒華委員則接著表示:因為這次受疫情和防疫政策升級衝擊的產業類型,主要是內需型的服務業,而不是像去年一樣的製造業,因此,整體受衝擊更嚴重的,其實是KTV、網咖、K書中心、社教機構、日間照護中心、小吃店等商家,而相較起去年受衝擊的產業,內需型的服務業整體而言,資本額更小,現金流也更緊,對於經濟衝擊的容受力更低,更容易受到疫情和防疫升級的嚴重衝擊。

因此,除了現在政府針對企業的紓困外,時力黨團認為,在疫情期間,協助降低或減免事業單位的租金負擔,會是最重要的協助,所以,時力黨團主張,針對政府公有租金的部分,如果是因為中央政府要求停業的行業,應該在停業期間全面減免租金,這除了是協助小店家撐過難關外,也具有重要的政策宣示意義,至於如果是民間的租賃契約,時力黨團針對政府勒令停業的行業,也認為應該在停業期間給予全額補助。

如果是受防疫升級政策影響的行業,比方說因為全面禁止內用或禁止人流而受到衝擊的餐飲業,則政府公有租金,應該也要提供遠高於現在只有2成的租金減免,同時針對民間部分,政府也該給予相同成數的補助。

除了產業租金的減免和補助之外,時力黨團也質疑,經濟部目前紓困措施採「一次性發放,以及以正職員工為乘數的規模」,此做法是否合適仍有待商榷,應該研議更能幫助到店家持續經營的營運資金紓困計算方式。

或者可以參考新加坡去年封城時的做法為「封城期間的餐飲人員薪資補助 75%,封城結束後以下調比例的方式延續補助」,用比較長期支持的措施來給予人民信心。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