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育旗開講 » 【黃育旗開講】讓「教官」退出民主校園!

【黃育旗開講】讓「教官」退出民主校園!

by 望小風
學校教官(網路圖)
黃育旗

黃育旗

文 / 黃育旗(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2004當選美國總統的George Bush小布希任內第一位亞裔聯邦勞工部長趙曉蘭女士,8歲隨父母移民美國時,連一句英語也不會講,上學的頭一天按中國人的習俗,給老師行鞠躬禮,並喊老師早,而遭到同班同學們的哄堂大笑,那時的她大概連做夢也沒有想到,40年後自己會成為華府這個政治權力核心的中心人物之一~美國聯邦勞工部部長。

全世界所有的文明先進國家都沒有「老師」這個名稱,只有教育工作者(Educator或Teacher因為、中文的所謂老師,英文的後面都是or或是er,都是「者」的意思),而且教育工作者,也只是社會千百種職業別之一(One of occupation),沒有偉大到中國人所強調的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那麼偉大,更沒有所謂的至聖先師這樣的稱謂,這完全是中國人的愚民和洗腦教育工具。

文明國家的學生,沒有像台灣的學生見到教育工作者,都要叫老師早!老師好!包括見到校長也都不會叫校長早!校長好!學生稱呼教育工作者,都是以XX先,XX小姐,或XX女士,文明先進國家也沒有所謂的師鐸獎,以及泛濫的獎項,頂多會獲得一張主管者(Supervisor最後面也是or者)的推薦函(Letter of Recommendation)。

沒有所謂的謝師宴,以及時常令很多家長傷透腦筋,不知幫孩子送什麼禮物給老師,何不學習先進國家表達心意即可,學生頂多寫一張謝卡(Thanks card)給教育工作者,發自內心的感謝之意很重要,實無需繁文縟節化簡為繁,更不可能會有在校的教育工作者,敢利用寒暑假另外收費為學生作所謂的補習,那肯定會以不法懲處,如果有學生跟不上進度,必須設法讓學生趕上進度,因為如果真的有學生跟不上進度,那是教育工作者責無旁貸的責任和義務。

文明先進國家當然更不會有所謂的「教官」,英文還真不知怎麼翻譯?最諷刺的是,號稱自由民主國家的「中華民國」,竟然有所謂的教官長期駐校進行思想強姦國家的民主幼苗,軍人的天職是保護國家安全,以及保護全國納稅人的生命,財產安全,為了有效控制人民的思想,竟然可以讓軍人不務正業,持續放縱拿槍桿子的軍人長期駐扎民主校園,進行對師生的思想監控。

從1987年解嚴以來,筆者就和許多教育改革團體,非常強烈和努力的想把這些不務正業,和不知廉恥的所謂「教官」趕出校園,可惜歷經兩次的政黨輪替,都沒有任何一個有是非,和富正義感的執政黨,願意去除這個對台灣民主形象傷害極大的毒瘤,令人不解!

所謂的「教官」,絕對是自稱自由、民主「中華民國ROC」的世界級的大笑話,為什麼不參考文明先進國家的學校,設置學生顧問(Student advisor),這些學生顧問都是學有專精心理學專家,任何一位學生每遇有任何困難,或是任何的心理障礙,或是精神上,心理上各種疑難雜症的問題,都可以向校方預約學生顧問的時間,學生顧問都會依約定的時間,一對一專門給學生作最適當的心理輔導或必要的治療,而且會持續保持追蹤,直到學生的問題獲的解決,因為每一個兒童都是國家未來的主人翁。

惡質的教育就是阻礙國家進步和國家發展的最大阻力,「中華民國」數十年來,幾乎沒有一個有良知的在位者,願意面對這個教育毒瘤,發揮一點良心,大力改革,因為在位的權貴們,上至總統,副總統,大法官們,法官們,檢察長們,檢察官們,中央民代,地方民代,前百大企業主,中小企業主,醫界,教育界,媒體界,文化界,演藝界等人,早就把她(他)們的小孩送到國外受教育。諷刺的是,「中華民國」都一直強調「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所以留在台灣的,只剩下那些相對弱勢,沒辦法,沒能力,沒錢人家的小孩混文憑的目的,國家的一分一毫都是來自全台灣原始納稅人的血汗錢,教育可以這樣辦嗎?在位者竟無視於起碼的良知,和基本的公平正義?

最更可議的是,「中華民國」是全世界唯一的政府,敢動用納稅人血汗錢補助私立學校,連專制獨裁的中國都不敢,按文明先進國家對私立學校的定義是,私立學校就是私人企業,必須自負盈虧,而「中華民國」政府之所以敢動用納稅人血汗錢,去補助私立學校,是教育部在補助私立學校的同時,部份的公務員就可以拿回扣,教育部補助私立學校的另一個目的,就是方便退休後的教育部官員,退休後可以轉職私立學校的校長,副校長等好處,難道這沒有違反1996年初,所增訂公務員服務法第14條之1,規定公務員於其離職後三年內,不得擔任與其離職前五年內相同性質之職務所謂的「旋轉門條款」(revolving door)嗎?

0 留言
2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