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阿公店魅力無法擋 醉翁之意在什麼?

【陳龍禧專欄】阿公店魅力無法擋 醉翁之意在什麼?

by 望小風
阿公店魅力無法擋,醉翁之意在什麼?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唱歌好處很多,詠唱、飲酒、放歌,是調劑生活一大樂事。對一些上了年紀的資深者來說,無論是純唱歌或品茗,都是人生休閒享受,還可抗衰老、改變心境,對精神及面貌很有幫助。唐代詩人杜甫一句「白日放歌須縱酒」有歌有酒,如今台北萬華阿公店歌、酒、茶加上了色,造成武漢肺炎北部疫情大爆發,接著擴散全國,是樂極生悲,變成「人生得疫…須禁歡」的最好例子。

阿公店魅力無法擋,醉翁之意在什麼?

阿公店魅力無法擋,醉翁之意在什麼?

武漢肺炎傳染力強,最近看到萬華的阿公店茶店仔,因為唱歌、品茗,加上「人與人的連結」影片那種場景,事實上就如以前牛肉場的小型化,不禁想起唐詩仙李白的代表作《將進酒》這首漢樂府短簫鐃勸酒歌曲。想必李白「…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盡還復來。…」是錯了。

《孟子·告子(上)》就提到「食色,性也」。意即是情色與慾望一直是社會重要的動力與養份,食欲和性欲都是人的本性。台灣有非常豐富的情色文化過程,早期艋舺、北投、豆干厝、西門町、牛肉場都有。萬華的情色產業,可追溯至清朝時中國移民越過海峽黑水溝來台灣,大稻埕、艋舺成為台北最早發展的地區,人潮帶來各種消費活動,性產業也不例外。

阿公店魅力無法擋,醉翁之意在什麼?

阿公店魅力無法擋,醉翁之意在什麼?

以前曾在台北市教育局社教科負責演出申請,當時五星級酒店、夜總會只有少數幾家,歌廳及西餐廳也沒多少,可是想要飛上枝頭當鳳凰的歌星多如繁星,所以需各憑才藝及經紀人的關係安排。有名氣的一線藝人、各人口碑和人氣都各找適合的地方演出。當然沒人照顧,能力考不過歌星證,不受觀眾歡迎的藝人,就會逐漸走向牛肉場,有的藝人年華老去,就去紅包場。

情色並不可怕,也不是洪水猛獸。瞭解歷史與過往,或許會比較知道如何面對不一樣媒介的情色。日治時期台北人在北投泡湯,國民黨敗逃台灣,大批軍人從中國撤退來台,有錢生意人上酒家、色情KTV;中低階消費者去紅包場消遣;比較低消費的就走入牛肉場,至今則演變成俗稱「阿公店」的茶店仔,其中包含清茶館,卡拉OK、越南店、小姐年輕到老都有,還有外國小姐,客層也是年輕到老,絕非大多人說的都是老人前往消費。

如果要去牛肉場買牛肉,那就大錯特錯了。台語「有肉」與「牛肉」發音接近,當時民風純樸,政府也管得嚴,大家口耳暗示這種跳豔舞的場所有肉,女舞者身上穿得很少,露出許多肉,業者於是以「有肉」為宣傳,「有肉場」遂變成「牛肉場」。早期台灣藝人除了在電視上演出,也會到各地的秀場登臺作秀。但若是沒名氣、過氣藝人或是一些身材不錯敢露的人,會在一些秀場歌舞中有清涼的表演,漸漸退去身上的衣物,可能會到一絲不掛。

阿公店魅力無法擋,醉翁之意在什麼?

阿公店魅力無法擋,醉翁之意在什麼?

人生社會的舞台很現實。演藝人員看才藝及關係,在沒通告或寫實片逐漸沒落後,或因年華老去、或因經濟壓力,便走入秀場撈金,再經心理調適就轉戰紅包場或牛肉場表演歌舞。我們當時雖有「演藝場所查驗證」,但很少會去看這些地方;可是,其他單位為了業績,可能就不一樣了。業者也不諱言,牛肉場表演時,如果第一排坐警察,業者就會台上的秀是正常表演,只把脫衣舞孃擺在舞台幕的兩側,有視線死角的地方,象徵性露一下;若警察沒來,當然是享受牛肉全餐,全部邊跳邊一個個脫到光。

1960、70年代,國民黨政府漢賊不兩立,台灣接連退出聯合國、台日、台美斷交事件,局勢風雨飄搖、政局動盪不安,人民的情緒需要一個宣洩出口,歌唱節目於是成為民眾的娛樂消遣,歌廳業也應運而生,歌台舞榭浪聲迴盪,撫慰了顛沛流離的鄉愁。成都路「國之賓」歌唱餐廳1961年成立,場地寬敞裝潢豪華,高級音響和舞台燈光,並請來精湛的樂隊、加上廣播、電視走紅的名歌星,每天高朋滿座。後來台北又陸續新開日新、麗聲、宏聲、國聲、幾家規模相仿的豪華大型歌廳,各有專屬歌星及王牌鎮店之寶。

台北娛樂場所當時的主要消費者,是隨國民黨來台的在職軍公教、黨工或退休老兵聚集在歌、舞廳,既是同鄉會、軍中袍澤聚會,也是消磨時光、互相打氣。當年五星級飯店:希爾頓、國賓、富都、華國、豪華、喜臨門狄斯角、第一酒店,作為高級休閒場所,至於新加坡、華僑、米高梅舞廳當時規定公務員是不能涉足的,歸國華僑宴客後也經常到歌廳、蓬萊閣西餐廳欣賞歌星演唱,重溫30年代夜上海的情景和感覺。

阿公店魅力無法擋,醉翁之意在什麼?

阿公店魅力無法擋,醉翁之意在什麼?

1970、80年台灣經濟起飛,要求政府解除限制娛樂場所的壓力,已經越來越大,民間一些更新潮大膽的娛樂也興起,表演清涼秀的流動歌舞團、節目辛辣的「牛肉場」、地下舞廳、西餐廳、秀場,全台到處都是。歌廳因仍舊則維持舞台上下距離和賓主禮儀,豪華歌廳政府規定只唱國語,限唱台語歌因而衰落、致退出市場,只有平價式歌廳能勉強苦撐。

到1980、90年「台灣錢淹腳目」,政府積極取締色情表演,歌廳又短暫迎來第二春,蓬勃興旺更甚從前,西門町歌廳盛況空前,還有附設舞台讓歌手自彈自唱的西餐廳。這階段歌廳消費者以退休軍公教、退休榮民比較多,年輕人則去西餐廳聽校園民歌。因為遍布各處都有表演,許多歌星、歌手根本就無證表演,政府要管理已顯力不從心。

當時常見的情況是,榮民越來越多,孤家寡人者,便常到歌廳、紅包場聽老歌,大家聚在一起,漸漸把歌廳當作第二個家,把歌手當作女兒和家人一般關心照顧,直到開放可赴中國探親,才漸漸減少。有人認為紅包場就那時代的演唱直播平台,具備捧場、打賞的意涵,不同的是粉絲可以和偶像面對面互動,把紅包直接交到歌星手裡,但也是中國來的歌手騙財的機會。

富裕的社會需要娛樂,當年電視只有老三台的年代,歌廳秀、餐廳秀與錄影帶是有家庭者的娛樂來源。1970年代末期至1980年代秀場極盛一時,工地作秀以及「牛肉場」廣受歡迎,紅包歌廳是大時代的縮影,見證台灣經濟奇蹟。40多年過去,社會自由化,開放中國探親,工廠出走,加上娛樂多元化,致紅包歌廳繁華落盡,有舞台演出的牛肉場,逐一退場,代之而起的阿公店、茶店仔遍地開花,識途老馬都知台北春色無邊。

阿公店魅力無法擋,醉翁之意在什麼?

阿公店魅力無法擋,醉翁之意在什麼?

在戒嚴時代「豔星」很好當,只要是女人敢脫就會紅,有洞60分。現在阿公店「掛羊頭賣狗肉」有琳琅滿目的特種行業奇觀,只是陪酒坐檯與消費者年紀偏長,裝潢相對簡單。這次造成防疫破口的阿公店,老司機亮出錄影帶解釋,是開放式,有小姐陪酒。他強調,阿公店可說是價格便宜的平民化酒店,小姐敢脫敢玩,可隨時陪客人出場,吸引不少常客光顧;再強調一次,阿公店就是小姐從35到70歲都有的地方,通常消費族群都是年紀稍長的人,但去那邊不一定都做「人與人的連結」,畢竟年紀大了,不要懷疑有人真的是去看美眉,到清茶館泡茶唱歌、聊天配瓜子。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