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生活 » 大漢天聲~幾番風雨情 漢聲揚威名 軍中播音總隊的傳承與蛻變

大漢天聲~幾番風雨情 漢聲揚威名 軍中播音總隊的傳承與蛻變

by 望小風
漢聲揚威名,軍中播音總隊的傳承與蛻變

文/賀鐵君(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新聞系第二十三期畢業,大葉大學管理學碩士,前漢聲電台上校總台長退役)

「收聽漢聲,品味人生」,「收聽漢聲,掌握人生」,這是漢聲廣播電台對海峽兩岸不同聽眾播音的台呼,多麼響亮,又多麼具有復我大漢聲威的使命感,它的磅礡氣勢在八十年的浩瀚穹宇中穿梭,為華夏大地播下文化種,修練軍人魂,傳承開創璀璨光華。

漢聲電台(舊名軍中電台)於民國31年6月1日對日八年抗戰最艱困期的陪都重慶誕生,隸屬軍事委員會,38年遷台定編「國防部軍中播音總隊」,至今已近80載(取國人暖壽虛歲習俗計算),它是中華民族爭生存的記錄者,也是在大時代蛻變中,不斷成長壯大的拓行者,為每一個階段所賦予的任務使命必達,全員官兵聘員也以青春年華、聰敏智慧、技藝才能,譜寫可歌可泣的人生篇章。

有人說軍隊是鐵打的營房流水的官。意指人員流動的快速與變動,勿需戀棧,亦勿為單位憂。但就專業部隊(單位)來說,無論人員似流水再快,總會將經驗薪傳,水流岩磐留下點滴痕跡,經時間的累積,涓滴匯為緩流,緩流成就漢聲的巨流河,水道鑿下的痕跡千古不滅。而有幸在河上搖櫓或掌舵的人,不分時間前後、無論職等高低、不分角色大小,在分工合作的職位上,用了心、使了力,都會有曾為「漢聲人」的成就感。

個人與漢聲電台結緣始末,啟於國家蛻變的解嚴至總隊降編止。在這轉型關鍵過程中,每一任總隊長都負有不同使命,在電台的日常播音中實踐,姑不論成效良窳與影響,飛鴻踏雪必留痕跡,所以撰文依時對人,依人就事,為每個階段留下既無可取代又無從重複的記錄。

76年至90年的15年間,恰是我由新聞官歷練到總隊長的成長過程,有著可供檢驗的切身真實感。至於解嚴前的,已有前輩開天闢地,奠定軍中電台恢弘基礎與績效。降編後的,更有後起之秀繼往開來,再創新猷。前後俱優,也就無需再狗尾續貂或贅詞錦上添花了。

在職期間經歷3任(不含本人)總隊長,且都在任上退休,他們無論在職時間長短,都以最大的熱忱奉獻心力,展現個人領導風格魅力,帶領著電台往前衝。

將帥既有睿智企圖,兵勇自然奮力勇猛,在廣袤戰場上開疆闢土,征戰所向贏得廣播桂冠獎項無數,也檢驗自己走出定位,更納編心戰頻道於麾下,成為國內唯一對海峽兩岸播音的全功能電台,在廣播史冊上,載著不可抹滅的璀璨音影文字記錄。

76年政府因應國內外政治環境變化,主動宣布解除行之38年的戒嚴令,束之已久的媒體經營倏然開放,其巨變氛圍恰如霧露化雨,春霖普降,百花爭豔。報社如雨後春筍冒出,舊市場添新品,為報份與言論立場打的火熱,生死肅殺結果,朝立夕倒不足為奇。而廣播頻道開放,讓私佔頻道的小蜜蜂電台有了庇護,似路邊食攤車遊走在都會巷弄閣樓間,大小頻波在空中萬聲爭寵,將悅耳有序的天籟,擾攘得無一秒安寧。

恭逢歷史轉捩點的盛會,首先登場的劉煌總隊長(第11任,75-77年)自然把握機會放手一搏,展現鴻圖大志。首將已有46歷史的「軍中之聲~軍中廣播電台」,更名寓意「大漢天威」的「漢聲電台」。再積極擴編調頻網台東台,意將轉播台升格為播音隊,深耕後山荒地,掌握有效聽眾層。可惜眼光前瞻、計劃周詳、頻道現成,設備齊全,卻相悖建軍現行政策,未獲人員編實而抱憾。

他另放膽計劃電台未來,構想以「公辦民營」模式走出軍管限制,與當時囂張的民企抗衡,較量高低。此等設施現成轉移又有營利可圖的前瞻,自然悖於法令與政策,最後計劃躺在抽屜中長眠,未曾見過陽光。

不過他的行政管理電腦資訊化計劃,推動執行還是相當成功。77年在有限經費下購置宏碁286電腦十數台配置相關辦公室,再聯線有聲資料室成網,以廣為運用共有資源。此創舉開啟電台資訊化的門,後續歷任者鑑此更用心建立播控工程全面資訊化系統,前導業界舊規模,成為借鏡學習典範。

為熟稔電腦作業,期訂一個月每日下午3時30分全員集中學習倉頡法輸入法一小時,硬性規定所及部份節目被迫中斷錄音、或公勤缺席被點名補課、又或趕學習進度課後加班練習,受影響者嘖有抱怨。如今資訊產品成了生活必備,運用手巧不陌生,還虧當年搭上車,奠了些資訊底。怨者若有感,對他當年的強勢作為,或許會有些釋懷與諒解了!

為控管節目製播品質,他仿金鐘獎的獎項與規模,對內舉辦「軍聲獎」競賽,評選優質節目相互觀模,也預為對外節目競賽暖身,選優過程的嚴謹不亞於金鐘獎規模格局。

他治軍嚴明,建樹殷切,2年任期似有時不我予感,急切行事如疾風掃落葉,認知嫌隙難免自生。

繼任的孔令輝總隊長(第12任,77-83年)要調和鼎鼐、和諧上下成首要任務,他的領導風格看似老莊的「無為而治」,實則是儒家的「敦厚務實」,一切依規而施,不急不緩,掌握重點,寬鬆細節,讓專業得到尊重,廣播人有了發揮空間,創意汩汩而出。

6年任期中,節目製播指導「嚴的更嚴,鬆的更鬆」。該嚴控的正源專案官兵節目,給予充分資源執行,效果絲毫不打折扣。首是脫離中廣早上7-8點全國聯播網,製播「漢聲早安」節目走自己的路,並帶動其它官兵與眷屬服務節目成塊狀播出,晚上再以柳營夜話節目與營區擴音系統聯播收尾,奠定為官兵服務的定位,屹立至今不移。

而該放鬆的節目如教育文化、兒童、音樂、綜藝與戲劇節目等,則由製作主持人自由發揮,其創意與精製程度頗受好評,成為得金鐘獎的常客,而79年的「醒世戲文」更是廣播劇的經典,一劇囊括節目、導播、配音與劇本四大獎,當年總合九座金鐘創業界史無先例。

孔總用人惟「能」,充份信任授權讓幹部做事,而廣播人也回報應有的尊敬與績效為電台爭光,那些年頻頻得獎冠壓同業的記錄,讓漢聲人走路有風,長官也頗為肯定他的專業領導,開了久任一職之路,也為繼任者由副輔正開例,不過如是專職留任,卻礙了他的歷練與前程發展,殊為可惜。

總隊退員年會相敘餐後嗑牙,舉清朝賢君名帝治績為例,來定歷任總隊長的尊號,眾議一致推崇孔總是十全老人~乾隆。結論觀之他6年任期耕耘;開疆闢土、治績豐隆、台安人和、業界推崇,得盛世之名殆無異議。

而他個人領導魅力至今仍磁吸著漢聲人,每年初秋近百退員攜家帶眷相敘風景秀麗的山巔水湄,把酒話當年,2天1夜的活動已歷11屆盛況不衰,足見故舊新友的能量聚合,豈止是情濃誼深而已!

由副輔正的薛古文總隊長(第13任,83-89年)承盛世之蔭,先甘後苦,主因國內政軍經環境變化快速,尋求自我定位、職權明確與績效成勢。

總隊是媒體可掌輿論之先,卻是國防組織體神經之末,主事者能洞見機微變化而主動籌謀,自是備妥調適對策,從容心無憂,若未見大纛政策被動壓制轉身,就會身心緊繃,異常辛苦。

他在任7年6個月(含副總隊長職),是歷任總隊長惟一住隊者,朝夕公餘有著太多時間思考自己的任務與作為,並逐步踏實;組織調整:依國防部精實案計劃進程,先裁撤位在總統府內的國光電台,原任務直接由總台承受。再納編光華與空軍電台裝備、人員與任務,88年後成為國內惟一全功能海峽兩岸同步播音電台。

任務調整:依新聞局電台評鑑與頻道分播計劃,定位國防資訊專業電台;對島內聽眾作愛國護鄉的思想與生活資訊服務,並堅實全民國防知訊與信念。對中國大陸聽眾深耕民主化思想,與宣傳台灣政、經建設成就。每日以四個聯播網(調頻、調幅、大陸一網、大陸二網)全天候24小時播音,波幅涵蓋台灣全域與中國大陸80%人口集中精華區。

內部管理:預算公款法用,行之多年的節目代管預算,依法如實繳國庫,特約人員解聘停薪。節目經費支用項目標準超越部頒權限,依實調整後呈行政院核備,准用至今。

納編光華後人員集中,辦公與錄音場域備增,營舍因應需求擴大整建,最後每個人享有明亮寬敞、設備周全的工作環境,和區劃整潔有序的生活空間。

節目製播:86年年終政戰業務檢討會,各專業單位、部隊主官(管)都繃緊神經派員到前一受檢單位,貼耳門縫聽主任杜上將指裁示內容,其因要搶先機依示立馬調整報告書內容,遵示策辦好過關。否則被退票再審的煎熬,似蟬褪殼蛻變前的脆弱與煎熬!脆弱的是耽心失誤單位被裁(新中國出版社、中製廠被裁併),煎熬的是一日不過寢食難安。

總隊受教,節目調整力度之大超越前期,因應對策集中軍聘製播菁英成立專案小組,全力製作調頻網九個帶狀官兵節目,從早上6點的起床號到漢聲早安、漢聲短評、國防小百科、吾愛吾家、莒光園地、常青樹、柳營夜話、晚安你好等。為製作好節目,走進三軍部隊基層與官兵互動,她們的足跡遍及高山海湄、空中潛海、金馬東沙。

節目長期維持需耗巨量資源,主官的支持複加上級督導的政二處積極協調督辦,讓各項上山下海任務都能如期完成,好評盈耳。而成功的背後是個人付出,她們的回報是美女被捧為軍中情人,帥哥成名星,文化大樓的會客室,候著下班晤面、送花致意、小禮物答謝、索錄音帶、探路上節目的聽眾絡繹不絕。

即使任務當前人力吃緊,一般聽眾的常態節目還是要兼顧深耕經營,不可偏廢,畢竟金鐘獎還是廣播桂冠,受業界與全國聽眾矚目,以它論成就。而每兩年一屆的廣播金鐘獎競賽,繳出3至6座獎項亮麗成績,居坐二望一的龍頭牛耳地位,業界與聽眾佳評如潮。

也就是盛名遠播享譽海外,82年起僑社華語電台紛紛慕名來索節目帶,華冑九州一家人,抗共聯誼僑胞大義當前,慨然連本帶料依需全額義務支援,初奉部核定節目有;漢聲劇場經典廣播劇50齣,美的旋律老歌專輯50集,空中書場說書3套,文藝橋50輯,分別在南非約瀚尼斯堡與美國紐約、加州的僑聲電台播出。這在當年網路未普及暢順前,是項了不得大事,解僑社欠華語學習管道之困、傳播文化之苦,也讓漢聲真正跨越了地域與穹蒼限制,縱橫赤道南北洲的中國大陸天際,前無來者,成就非凡。此項支援複又持續三年。

工程技術統合支援:為配合節目製播,工程科用盡心力使命必達;錄播音室增建更新、總控室資訊自動化、副載波防情網建立、發射場站設備維護、與衛星通訊網布建都能常態如期完成。最難得是他們的創新能力,在播控系統自動化的研發方面成就非凡,一解人力荒疏之困,二得聯播網管控效率提升之功,前導業界舊規,連獲3屆廣播工程技術金鐘獎肯定,洵為「黑手人」學用合一至高榮耀。

總隊養兵千日用兵一時,能驗證平日訓練與戰備能量績效,還是88年9月21日1時47分的瞬間。百年難有一次的芮氏7.3規模大地震,在台灣地理中心點南投釋放能量,全島受災無一幸免,死傷、財損,天悲、國難、民泣,全域斷電,晝夜闃暗長達一週以上。

設以軍力戰損標準評估當時全國廣播能量,友台因斷播或延播判定非傷即亡,失了戰力。惟獨那瞬間,頻道空寂,只餘漢聲一台獨秀,全省聯播網各站台發電機啟動供電,爭分搶秒傳佈災情。

此情若在戰時,結果令人不寒而慄!無預警考驗的一剎那,給了總隊金字招牌肯定,電台功能淋漓盡致發揮,績效彰顯全賴蘊於常日訓練(播音)與戰備準備(工程)的紮實,和他人皆睡我獨醒的任務期許。

解嚴後國防戰略調整,組織精簡、人力縮編政策釐定,總隊原奉核計劃90年7月1日降編大隊,改隸新編政戰總隊轄下。電台全員的留任、疏處、調離設想,上級早已謀劃妥當,而我個人去留意願也謀定在心,與總隊同休共進退,圓滿轉身。

只是計劃趕不上變化,一紙命令提前半年完成定編。薛總89年6月30日提前一年退休轉任軍友社,遺下移編重擔。我在三總小恙中接下任務,立馬返隊奉令以副代正職執事,月餘後政一處長親訪告之:部隊可缺副,不能無主。於是9月1日輔正為未代第14任總隊長。

過程的曲折轉變緣由,至今不得而知。於我而言似春蟬,在地底蟄伏15年,冒出頭展翅飛鳴一季,僅為傳薪留種。

半年能做什麼?思量後,抓分奪秒為總隊傳薪留身影;妥當移編準備、留下鴻飛雪泥隊史、結盟友台成立「數位實驗廣播全省聯播網」,並規劃新5年投綱計劃,奉准90年後分年實施,汰換全省中、短波老舊發射機組,為下個世代任務開山立基。

90年1月1日晨率總隊全員到中壢「忠愛莊」營區參加政戰總隊成軍典禮。那一刻「軍中播音總隊」走進歷史,我新任政戰總隊的副總之一。電台在播音大隊新編制下執行舊任務,我如期如意半年後退休。只是時空環境繼續遞嬗,編制再精進,現況或許已是秦時明月照今塵了!

回到已生疏的電台,溜覽親自擘劃的隊史館,舊規新增資料不多,只是高掛的歷任主官肖像,新增到幾乎無處安置。時間過的好快,真映了鐵打營房流水官的鐵律!

34年前解嚴開啟媒體新天地,是劇變世代,也是黃金年代,任君馳騁,我沒缺席,從新聞官到總隊長的歷程,源在發現自己真實存在,然後無怨、無悔付出,集眾智成就總隊,總隊有光個人不孤單。我不會播音,「麥」後的寬廣空間卻由我發揮,所以老天待人公平,寬予機會,關一道門,必留一扇窗,讓生命有出口,透光、成長、茁壯成蔭。

漢聲不老,代有人傑出,老招牌無慮再創新,再次璀璨。而我伏案回顧往昔,提前四年由軍職退休轉任某民營資訊上櫃公司,跨行業外一任又是15年,由主任至執行副總二次退休。這一路顛簸起伏走來,機緣由天,能力由己,全得助於年華豐茂初入電台的座右銘:「敬業才有專業,自助才有人佑」,砥礪著自己,行事奉行至今不渝。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