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金雕藝術家 方卿利的今生「金」事

【陳龍禧專欄】金雕藝術家 方卿利的今生「金」事

by 望小風
金雕藝術家,方卿利的今生「金」事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黃金是富貴吉祥的象徵,世人對它的喜好古今皆然,東方人尤其鍾愛。因黃金蘊藏有限,價格昂貴,除了色澤美麗,更有許多其他貴重金屬所沒有的特性,是以傳統的黃金製品,大都是用來當裝飾,少有金雕藝術品。在宜蘭「國家藝術中心」看到國寶金雕師方卿利「人才代代出」作品永久收藏殊榮,因此特別約訪,談他的金雕世界。

方卿利1952年生於南投集集,一個典型務農的樸實家庭,當時國民黨政府剛敗逃來台灣,農村只能用「窮」來形容,所以沒錢繼續升學。雖然方卿利童年生活在窮困中長大,但農村畢竟還是相當單純,他並沒有誤入歧途而學壞。親身倘徉在豐富的大自然中,方卿利擁有鄉下小孩的刻苦耐勞的本性,並擁有真誠而可貴的生活經驗,孕育了他鍾情自然、敏於觀察的藝術根基。

金雕藝術家,方卿利的今生「金」事

金雕藝術家,方卿利的今生「金」事

人生際遇是很難有個標準的

1967年,14歲的方卿利經表親介紹,離鄉背井,千里迢迢數百公里到台北當「打金仔」學徒,跟隨「福州師」習金銀細工。對一個鄉下囝仔來說,當童稚時期,身邊朋友們還懞懞懵懵沉醉於夢鄉,他卻已對金雕做一個「打金仔師」的黃金夢。

因為銀樓很少收學徒的關係,回想與「福州師」學打金仔(雕金)的陳年往事,方卿利挫折感不少。他說,當3年4個月學徒生涯,過著從早做到晚,年休一天假的生活,一個月工資30元,有如廉價長工。打雜小學徒,第一年根本摸不到黃金;第二年雖能接觸雕金工具,但也只能用銀來練習基本工夫,直到第三年才開始真正摸索打金仔,且師傅還會留一手絕技不傳。

是因為銀樓雕金技術大多父子相傳,很少對外收學徒,方卿利幸運透過表親介紹,千里迢迢到台北學打金仔。雖說是學成出師,除基本功夫外,以今日他在黃金技藝這行來看,學徒時期所學實在微不足道,連雕蟲小技都談不上,但因方卿利肯學又肯練,無疑紮下了金飾入門的深厚基礎,也是當年許多精進技巧不得其門而入,更讓他對黃金世界有更多憧憬!

別人在銀樓打金仔是學基本功,方卿利一開始就有幸跟著人稱「福州師」的師傅,學習更高深的雕金技術。這好比初級完成,進到高級班,可以學到更多更高深的技巧,台北學徒的日子更讓自己一窺金飾的高深全貌,真是獲益良多。

在1960年代,對許多台灣打金仔學徒來說,終其一生的夢想恐怕是能成為獨當一面的「打金仔師」,充其量再收幾個學徒也就很滿足;當年方卿利也不例外,學成當師傅後,自己搖身一變,也做論件計酬的黃金加工。早年每件工資1百元,老闆抽6成,他因為很接件認真,頭個月就收入一千八。

方卿利得獎作品照片

方卿利得獎作品照片

人的慾望是無窮的,當打金仔師傅,午夜夢迴的最終夢想,便是能更上一層樓開家銀樓,方卿利則沒此想。結婚成家後儘管日子辛苦,妻子全力支持,在無後顧之憂下,決定開創新的創作領域,用黃金做雕刻藝術品,要把一般人對黃金單純的保值愛好,結合藝術,提升為收藏與欣賞。

以前台灣沒有職訓中心,現在大學有金工系,不過方卿利認為目前台灣金雕技術仍舊創新不足。他自己曾投入相當多心力,研究黃金材質特性及呈現的效果,花時間試驗各種不同製作方法、技術,全心鑽研金雕技藝,使金雕作品更臻完美,表達空間更為寬廣。這項技術他也只傳給在美工系就讀的兒子。

方卿利表示,他的金雕世界之路,是經多次反覆燒熔與雕琢、研究改進,集合體力、毅力、眼力、財力和功力的工作。花了多年時間,以挑戰自我極限的精神,磨練精緻金雕的技法,經過嚴格的考核,才紮實精緻金雕技法,展開一系列的創作。是走過漫漫長路,才能將黃金處理到薄如蟬翼的超寫實境界,令觀者嘖嘖稱奇,因而締造空前的紀錄,奠定方卿利在精緻金雕藝術的創新地位。

兒時艱辛的歷鍊,鄉野風光深映在記憶底層,後來成為方卿利金雕重要創作靈感;1981年外貿協會得優良設計獎,從此打開金雕創作界的知名度,1989年台灣省文獻會出版「台灣銀器藝術」專書刊載「八駿馬」作品,這作品後來大量在故宮福利會販賣,作品廣獲國內外藝術界青睞與收藏。在文獻會推薦下,行政院文建會1995-97年兩次邀請方卿利赴紐約、巴黎文化中心春節「12生肖特展」,開啟國際視野。

為了養活父母及兄弟姊妹12人,為生活所逼,那段苦過來的日子,成為方卿利人生最難忘、最重要的記憶。剛開始投入金雕時,在創作期間,雖然方卿利只有小學畢業,因為對人生經歷有不同的想法,所以很能接納別人意見成為黃金雕刻創作的養分,與朋友聊天時,以結善緣的心情分享金雕五十年間的人生體會,在這樣的互動裡,學到了很多,這也是人生的另一種收獲。

整天接觸黃金,方卿利領悟出「從金雕看人生」的智慧。他建議大家,體會黃金之美,不在其光芒,而在其永恆不變。「藝術是無事中之有事,更是有事中之無事」,這句話是方卿利在金雕路上最深刻的體驗,他覺得人生之美,不在燦爛,而在平和,細水長流於人間。觀賞方卿利第一次參加全國工藝比賽,第一從缺得佳作獎的「代代人才出」金雕作品,看起來感到栩栩如生特別傳神,作品充滿了靈魂,充滿了作者的巧思與創意,其功力自然是不言而喻。

方卿利解釋作品本事時說,蕃薯是救荒植物,由於它適應力強,蔓藤不僅莖葉可食用,塊根更是台灣人生活常用食物,台灣人打拼精神可以蕃薯來比喻,俗語說:「不怕蕃薯落土爛,只求枝葉代代湠。」台灣經濟、政治成果亦是由於台灣人共同努力結果,以此想法作為創作題材,象徵台灣人適應能力,打拼努力的精神。

金雕藝術家,方卿利的今生「金」事

金雕藝術家,方卿利的今生「金」事

在金銀工藝的領域摸索了一長段時間,方卿利體會到傳統技藝,須勤於琢磨才能精進,創作題材必須有所變化,有感於台灣鄉土情韻育安樂社會的本質仍在居斯土的台灣人,以蕃薯隱諭大家共同來愛護台灣,繼續打拼,故以金屬為媒材,呈現內心的感想。作品流程是:先製作蕃薯臘模,精雕細琢造形及表面芽點及預接之枝葉點,以高溫融化材料完成粗製蕃薯母體,以純金打造蕃薯葉和枝焊接成枝葉,再將金質枝葉以特殊技法銲接在銀質蕃薯母體上。他善用金銀均是延展性高的金屬特性,將它們的特性運用在作品上,展現金屬光澤及紋飾,加上傳統技藝和美感上的整體佈局,才能得獎。

方卿利藝術創作主題來自其生命的領悟與體驗,充滿著對台灣人生命反思與超越。為了追求藝術的永恆生命,他選擇恆久性的金雕為材質,以經得起歲月考驗,也因以黃金作為媒材,開啟台灣金雕藝術的風潮,台灣當代金工藝術的發展脈絡中,方卿利具有開創性的地位。其致力於推動金雕創意作品,創作形式由完整表達到融入抽象的創作意念,將傳統的黃金製品,推動至金雕藝術的境界。他的金雕藝術成就被公認為「人間國寶」,創下多項無人可及的藝術登峰造極之舉。

金雕藝術家,方卿利的今生「金」事

金雕藝術家,方卿利的今生「金」事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