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B » 許苑杰專欄 » 【許苑杰專欄】童年鐵馬兜風趣

【許苑杰專欄】童年鐵馬兜風趣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童年鐵馬兜風趣(圖:游善富畫)
許苑杰

許苑杰

文:許苑杰(經歷:交通部專員,台北縣交通局籌備處主任,台北縣長蘇貞昌核稿祕書,新北市選委會第一組組長)

 

我生長於偏僻農村,除主要幹道是柏油路外,其他都是土石路,住家都是四合院,前後左右四合院住的都同堂親戚,所以常一個接一個四合院找玩伴玩,零食就是糕餅、柑仔糖、米香、麥芽膏。玩具很少用買的,大部份是長輩做的,有風吹、手搖鈴、鐵罐車丶我最喜歡的是布袋戲偶,所以喜歡在村莊廟會時看布袋戲。

行的交通工具就是腳踏車,也就是俗稱的鐵馬,那時摩托車極少,汽車更不用說了,倒是還有運貨的牛車及三輪馬達的鐵牛車。小孩子騎鐵馬除了在村莊內,或者到田園果園,或到小學操場兜風是被允許的,到更遠的地方就要有大人陪伴,大人的鐵馬有發電設備,晚上大人騎在前面照亮帶路,當時也沒有什麼路燈,只有市區街道才有路燈。

鐵馬有大小,小孩子騎小車,沒有小鐵馬的只好騎大人的大鐵馬,左手握方向把,右手挾座墊上,腳踏車店也有小鐵馬出租供學習,1小時5角租金。隨著鐵馬伴隨著我成長到國中,因為高中搭火車通學,直到大學、研究所就遠離故鄉雲林,來到台南成功大學,成大校園寬闊,台南市區大眾運輸又不便利,所以又再次恢復鐵馬伴我行的日子。

學校畢業後來台北打拼,並在台北娶妻生子,落地生根,首善之區很少看到鐵馬,摩托車特別多,半大眾運(semi-transit)-計程車、大眾運輸(transit)-公車非常完備,到後來舒適便利的捷運系統。沒想到這幾年政府開始推動You-Bike,讓事隔幾近半世紀的鐵馬,再次喚起我童年鐵馬兜風趣。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