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陳龍禧專欄 » 【陳龍禧專欄】軍歌教父黃瑩傳頌武德激勵人心

【陳龍禧專欄】軍歌教父黃瑩傳頌武德激勵人心

by 望小風
軍歌教父黃瑩傳頌武德激勵人心
陳龍禧

陳龍禧

文 / 陳龍禧(文化大學大眾傳播系畢業,資深媒體人,旅居美國亞利桑納州鳳凰城)

「我有一枝槍」的內容,在一項僑社朋友聚會時,有幾位服過兵役的朋友,都很懷念唱軍歌的年輕歲月。如今不少人白髮蒼蒼,最大感慨就是,一枝槍從來沒打過共匪,唉!這就是難以預料的人生,不是嗎?

黃瑩老師的作品雖以「九條好漢在一班」等軍歌知名度最高,在台灣服過兵役的人,除「九條好漢在一班」外,「夜襲」及「我有一枝槍」等幾首有名軍歌,都唱過黃瑩老師作詞。有些參加過合唱團的朋友,也會唱「山旅之歌」、「海峽漁歌」、「山海戀歌」、「金門之歌」等,還有「八千里路雲和月」主題曲也是黃老師的作品。

1971年黃瑩老師離開國防部軍歌創作小組,到當時同屬國防部的華視,擔任編審和製作。從那時起他的創作更廣及藝術歌曲、歌劇、宗教歌曲、電視節目主題曲等。包括中視「大陸尋奇」主題曲「風雨千年路,江山萬里心,秦關月,楚天雲,無處不是故園情…」,黃友棣譜曲的「迎春三部曲」、盧亮輝譜曲的合唱「媽祖香讚」等都是他寫的詞。

軍歌教父黃瑩

軍歌教父黃瑩

黃瑩老師桃李滿天下,在三軍各項軍歌合唱比賽,只要有他權威坐鎮,評審結果均無人敢提異議。為了兩性平等,2010年馬英九總統在3月6日婦女節前宣佈,因為現在女兵越來越多,但是軍歌總是在歌頌「男兒」,國防部立即回應,所有軍歌有關「男兒什麼的…」歌詞全都要改,三軍統帥此一宣佈,國防部當然唯命是從。軍中大官總動員要修改歌詞,大會小會三天兩頭常常開,都開不出個結論,因為歌詞裡有男兒的軍歌還真不少,要改可是大工程。

黃瑩老師舉例說,軍歌裡唱「男兒」的有:海軍陸戰隊歌「男兒到此最豪雄,高揚青天白日滿地紅」、「勇士進行曲」中「男兒立志在沙場,馬革裹屍氣豪壯」、「豪情」裡有「大地留下男兒足跡,歷史何須刻上英名」、「壯志凌霄」也唱出「壯志凌霄,壯志凌霄,好男兒報國今朝」,馬英九自己競選廣告裡,更有「呵嘿呵,飛向天,壯志凌霄好男兒」。

其實軍中所唱的「男兒」,黃瑩老師認為「因早年時代背景不同,根本沒涉及男女平等的問題。」但馬英九既已經下令要改,國防部也要想辦法全面研修,但問題是這些軍歌都已傳唱多年,新版想要勝舊版恐怕得花加倍心思。還有歌詞作者有著作權,怎可不尊重呢?經老師一說就沒改了。

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說:「好的音樂令人清高正直,壞的音樂則令人邪惡、心生恐懼、引入歧途。」黃瑩老師多年來秉持正向的思考模式,不斷尋找值得被讚譽的人事物,並將其化為節奏生動、旋律流暢、聲韻鏗鏘的詩句,讓歌詞不僅是文字,更蘊藏著教化人心的深層意涵。2011譜寫「我武維揚」合唱組曲,在四百餘字的歌詞中,感性詮釋了中華民國與國軍百年來歷經的滄桑變化,再次將台灣人心緊緊繫在一起。

軍歌教父黃瑩

軍歌教父黃瑩

黃瑩老師從小對音樂、歌詞的領悟力特別高,經常跟著長輩去聽梅蘭芳唱戲。黃老師說,梅蘭芳有著一雙大眼睛,演起旦角特別有說服力,總讓他沉醉在「貴妃醉酒」中,看完戲後,總是能將劇中的唱段背出來。後來黃瑩老師參加文武大專院系聯合招生,因為想只要考得上就不需負擔學費,只填國防醫學院、師大音樂系、政工幹校音樂系三個志願,後來他上了政工幹校音樂系。

黃瑩老師1958年畢業於政戰學校前身政工幹校音樂系,在校期間主修理論作曲,卻在加入國防部軍歌創作小組後,因緣際會下投入作詞領域,創作多首振奮人心的軍歌及膾炙人口的音樂合唱曲。他說,一寫就停不了,為了讓自己寫詞功力更上層樓,除向一代詞人韋瀚章老師請益外,也利用公暇之餘至淡江中文系進修,對日後的影響十分深遠。

軍歌教父黃瑩傳頌武德激勵人心

軍歌教父黃瑩傳頌武德激勵人心

黃瑩老師說,他作詞的師傅是「旗正飄飄」的作詞者韋瀚章,作詞其實是門「歌唱文學」:「首先必須有和諧的聲韻,包括順口、合節奏感、易於咬字,其次是長短交錯,符合歌唱生理。另外還要有完美的邏輯、雅俗共賞的詞彙。」

在學校奠定的創作基礎之外,周遭生活經驗也是黃瑩老師作詞的靈感,軍旅生涯中所見所聞更是他創作的好題材。台灣服過兵役的男生,幾乎都唱過「九條好漢在一班」,創作這首歌的黃瑩老師說,當年寫這首歌,是依照官兵的語言習慣而寫,所以用字非常直接,描寫在成功嶺所見的景況。當時九個單兵為一班,平時生活、訓練都在一起、出生入死、患難與共,且多數為不識字的老兵,所以,儘管歌詞特別白話,反倒能引發官兵的情感共鳴。

「九條好漢」因為陸續出現修改歌詞的歪歌版,創作的黃瑩老師說,現在已經改成「英雄好漢」。因為這首軍歌,唱了30多年,卻出現「台語版」。幾位立法委員和現在立法院副院長的女立委洪秀柱幾年前說:「九條好漢在一班,說打就打說幹就…,這太難聽了。」所以國防部只好修改。

黃瑩表示,其實只把歌詞「九條」改成「英雄」,是國防部為了不得罪立委,算是交差。「打還是打 幹還是幹」,現在唱的「英雄好漢在一班」歌詞如下:「英雄好漢在一班 英雄好漢在一班說打就打說幹就幹管他流血流汗管他流血流汗命令絕對服從任務不怕困難冒險是革命的傳統刻苦是家常便飯英雄好漢在一班英雄好漢在一班」

2011年應國防部邀請,黃瑩老師為三軍五校院合唱團譜寫以歡慶中華民國建國百年為主題的歌詞。在接獲這項使命後,他即開始構思歌詞內容,經過思索,有感於軍人長年來無私無我的捍衛國家安全,黃瑩老師創作以「回憶過去,策勵將來」為主軸的「我武維揚」合唱組曲,除讚揚國軍對國家的犧牲奉獻外,並期望全體官兵秉持優良傳統,繼續維護國家的和平安定與穩定發展。

軍歌教父黃瑩傳頌武德激勵人心

軍歌教父黃瑩傳頌武德激勵人心

由於時代不同,台灣現在反共只是徒具形式,黃瑩老師說,「我武維揚」組曲共分為「天上人間」、「青春兒女」、「我武維揚」三個樂章。首段描述臺澎金馬綺麗風光只應天上有,唯世局滄桑多變,海峽歷經戰火,國軍精粹勁練,捍衛臺海安全;「青春兒女」則是藉由時下青年對摩登衣裳、迷彩戎裝喜愛的更迭,呼應國防部募兵制的政策,希望青春兒女能成為國軍新血輪,傳承黃埔精神,讓武德流傳萬世,開創新世紀國軍;最後強調在中華民國建國百年的輝煌成就中,國軍官兵忠實扮演著民眾保母、國家棟樑的角色,並將延續武德精神,做人民、國家堅實的後盾。

黃老師說,「我武維揚」現在已成為部隊官兵的軍歌,希望讓三軍優良歷史傳統深化到軍中各個角落。讓我們衷心期待,黃瑩老師下一個簡單、真摯、又能教人回味無窮的作品。

黃瑩老師1931年出生於上海,十七歲時跟隨姐姐來台躲避戰火,沒想到這一躲就回不去。寫詞超過半世紀,現在稱黃瑩老師是「軍歌教父」可說是不為過。請教老師作品到底有多少?黃老師回答得瀟灑:「我天性浪漫,歌詞隨寫隨丟,從沒算過。」

軍歌教父黃瑩傳頌武德激勵人心

軍歌教父黃瑩傳頌武德激勵人心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