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民生財經 » 民生 » 醫療崩壞在即 基層醫護向社會求助

醫療崩壞在即 基層醫護向社會求助

by 懷文 王
民眾到快篩站進行快篩(網路圖)

(記者王懷文/台北報導)  疫情嚴峻,確診病患持續增加,政府一直強調醫療量能足夠,實際狀況到底如何?臺北市立聯合醫院企業工會二十五日發布新聞稿表示,這幾天接到無數的員工申訴,醫療崩壞在即,基層真的已經不知如何是好。我們不想引起社會恐慌,只是希望社會可以聽見我們求救的呼喊。

現況是急診塞爆,病房滿床,救護車還是源源不絕地把病人送進來。我們是市立醫院,守護市民健康責無旁貸,但現在急診發燒篩檢站雙人病房塞了六名確診病患外加陪病家屬,還有許多病人躺在走廊;北市聯醫的負壓隔離、專責病房都已經滿床,正在快速將一般病房改建為專責病房,裝設未完成,沒有單獨隔間、沒有空調獨立,只有看不到盡頭的病人潮。

我們只能很痛心地告訴病人:「等等看或許會有病房」、「醫生等等看完其他病人就會過來了」、「對不起真的沒有病床了」、「我知道你很喘,但現在沒有重症呼吸器的床」…我們真的已經不堪負荷,沒辦法再收更多病人。人力、設備都沒有到位,硬收、超收病患會造成第一線醫療過載,無法給病人所需的醫療,更多醫護人員過勞或感染,進一步造成整體的醫療崩壞。不是基層醫護不願意扛起台灣,而是目前北市聯醫真的已經飽和。在人力、設備都不足的狀況下被推上第一線,我們也很害怕。

我們知道中央及地方政府已經在想辦法,全國醫學中心醫院增開肺炎重症病房、台北市各區域以上醫院也增開專責病房,但以我們在第一線的壓力來看,似乎緩不濟急。一旦發生醫療崩壞,我們會損失更多醫療量能,失去因應疫情的能力。我們想問,如果如政府所說,台灣的醫療量能足夠,為何會這樣?能否請政府加強、加速調度資源,或疏導病患到還有餘裕的醫院?

由於疫情嚴峻、確診病患人數增加,院內有許多員工在防護不足的狀況下接觸確診病患、同事。然而,上述「接觸者」應繼續到院上班、或居家上班、或居家隔離?制度上是由「地方政府」做疫調,「中央指揮中心」決定匡列名單,問題是確診人數太多,地方與中央都來不及消化。

有一般病房護理師得知照護的病患確診,居然「七天後」才收到通知,被匡列為接觸者,要居家隔離七日。接獲通知時已為「應」隔離期滿日,而這七天他都在醫院照常上班。護理師擔憂傳染給家人,更擔憂成為「防疫破口」造成院內群聚感染。同單位已有同事出現發燒症狀,正在等待採檢結果,人心惶惶。請地方衛生局與中央指揮中心建立管道,即時向醫院反映現況!

工會在疫情初始就向院方反映:員工需要知道院內感染的狀況,資訊透明才能醫治謠言與恐慌。然而,目前院內嚴重資訊不透明,就連「我照顧的病患有肺炎確診」或是「我隔壁的同事有肺炎確診」都不知道!上週,北市聯醫某單位有員工感染確診,然而,主管未告知同單位其他員工,竟然是同事「自行發現有同仁沒有來上班、私下關心」,才知道同辦公室的員工已經確診。同事自行前往篩檢後亦確診,至目前同辦公室已有五名員工感染!

若政府「匡列接觸」的速度沒有改善,我們認為院方單位主管有責任進行管控,提供公假請請風險較高的同仁先行隔離。請北市聯醫做到最基本的資訊透明:當有病患確診,請讓接觸過的醫護人員知情。當有員工確診,請醫院至少讓同單位同仁知情。以利員工自我保護,也影響事後職災認定。

在疫情初始,工會就請院方立即改善「支援的人力調度與教育訓練」問題,然而至今卻仍有大量相關申訴。跨科如隔山,醫事行政同仁,或病房、門診護理師去支援急診,需要足夠的教育訓練、工作安排規劃,否則淪為「無效人力」,急診同仁和支援同仁雙方都很困擾!

急診是目前防疫的第一線,很多病人都卡在急診,而急診同仁還是工作塞車。除了大量篩檢工作與既有的緊急醫療,還要照護大量等床但等不到床的病患!急診的工作壓力大、強度高,我們需要增加的是已受訓、固定的護理人力,而不是每日流動式的支援,遑論交叉支援恐造成擴大感染。醫護同仁都願意投入防疫第一線,但支援問題多次反映未改善,使急診同仁灰心,堅守岡位的信心開始動搖。此外,工會也建議聯醫各院區比照仁愛院區,急診與快篩站做出空間、人力、業務的分隔,減輕急診同仁壓力。

聯醫院方已經有建立與工會溝通的管道,但有很多問題並非只靠北市聯醫院方就能解決。醫護人員都堅守在岡位上,希望院方、政府讓我們沒有後顧之憂,專注貢獻我們的專業。也希望長期低薪、人力不足、環境惡劣、高離職率的問題,可以獲得重視與解決,畢竟此刻的人力告急,就是過去長期疏忽漠視的結果。我們需要深刻的檢討。充足的人力、健全的醫療體系與勞動環境,才是最好的超前部屬。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