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社會生活 » 生活 » 菩薩與匪諜

菩薩與匪諜

by 望小風
菩薩與匪諜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星雲法師,在「人間福報」「百年佛緣」一文中,提到「慈航長老,一直和我有往來,他待人誠懇,熱忱,最初跟我通信,都是稱我星雲學弟,然後是星雲小友,再然後就稱我為雲,再然後就是親愛的雲。可惜,這些書信,因為我到處奔波,也沒有刻意收藏,現在覺得不無遺憾。

「民國43年,我人在宜蘭,他寫信給我,信上說,你這麼久,不來看望老友,最近你的老友,閻王小鬼一直來打交道,你再不來看的話,以後可不要後悔喔。我看到信,嚇了一跳,就從宜蘭專程趕到彌勒內院,向他禮敬,看他非常健壯,熱忱依舊。我心想,為什麼要開這樣的玩笑呢?」「當我從汐止回宜蘭,過沒幾天,忽然接到慈航法師圓寂的消息,我立刻趕到汐止……。」

我節錄了星雲法師的這一段文字,說明星雲法師和慈航法師的交情匪淺,他們,一是來自江蘇揚州,俗名李國深的少年和尚,一是來自閩北,俗名艾繼榮的中年行腳僧,他們原本素不相識,卻因佛法而結緣,因佛法而同遭佛教界所稱的「臺灣僧難」。他們來到台灣弘法,卻被文中提到的閻王小鬼,以「匪諜罪嫌」拘捕入獄,嚴刑拷打。險些成了獄中亡魂,墜入了六道輪迴。

那時,共產黨正風捲殘雲,神州即將全面赤化。為逃避「無神論」的共產黨宗教迫害,大陸僧人,跋山涉水,紛紛渡海來台。不料,他們才逃離赤色煉獄,卻又投入另一個白色羅網。在不學無術的閻王小鬼眼中,這些身披架裟,穿著怪異的和尚,實在礙眼,他們操濃厚鄉音的講經論道,被視為是為匪宣傳,他們敲木魚唸經,被認為是傳遞電碼暗號。

那是一個風雨飄搖的年代,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匪諜就在你邊」,檢舉匪諜,人人有責,抓匪諜還可以論功行賞,和尚們像燈泡一樣光禿禿的腦袋,走到哪裡哪裡亮。目標明顯,閻王小鬼正好一逮正著,得來全不費工夫。

慈航法師和星雲法師,民國38年,同時在新竹一間寺廟被捕,囚禁大牢。成了佛門子弟的難兄難弟。當時風聲鶴唳,人人自危,所有大陸「遠來的和尚都不會唸經」,各個噤聲不語,袖手旁觀。若不是,在家居士國大代表李子寬,孫立人的夫人清揚居士張美英,和台灣和尚斌宗法師,施出援手,竭力救援,他們兩人,可能早已化作塵土。

出獄後,星雲法師在國代李子寬勸說下,加入中國國民黨,取得一張保命符,多年後,成了國民黨的中央評議委員,無人敢在他頭上動土。慈航法師交保後,在鷹犬們窮追不捨下,仍東躲西藏,在汐止深山老林內,與蛇鼠同窩,被蚊叮蟻咬,直至一年後,韓戰爆發,政府為正國際視聽,承認僧難是冤案,他們才重獲自由。

當年,與他們一起被釋放的和尚 ,餘悸猶存。後來,許多都先後離開了台灣 ,或到南洋,或到歐美,各立山頭,弘法一方。慈航法師則如如不動,繼續留在台灣,弘揚「人間佛法」,6年後修成正果,留下一偈語「空手而來,空手而去,來來去去,永不休歇」後,圓寂坐缸,5年後開缸,他全身完整,呈玻璃色,五官分明,鬚髮生長,兩手下垂,雙腿盤坐,宛然如生。這位大陸的得道高僧,成了台灣第一位全身舍利的「肉身菩薩」。如今,已塑金身,端坐在汐止「慈航紀念館」,受萬人頂禮膜拜。

白雲蒼狗,世事難料。當年,指他是「妖僧」和「匪諜」的閻王小鬼,應該早已化作人世塵土,他們的枯骨正被蠅集蟻附,他們必難逃閻羅王的審判,受盡18層地獄的刀山油鍋之苦。

來「慈航紀念堂」,拜謁了「慈眉善目,法相莊嚴」的慈航法師,我來到堂外的廣場,遙望遠方層層山巒,那裡,有另一座叢林「佛光山」。也曾被視為妖僧和匪諜的星雲法師,正在興寺院,建學校,辦報刊,設電台,繼續弘揚慈航法師「人間佛法」的未竟志業。

菩薩的「菩薩」保佑。當年,慈航和星雲,躲過了「僧難」一劫。現今,世界五大洲,星雲成立的寺院和分院,已有260所,課徒1320名法師。並在美國成立國際佛光會世界總會,目前有6百萬名會員,開枝散葉,遍佈全世界各地。星雲法師,萬眾景仰,被稱作「人間活菩薩」。

南無本師釋迦摩尼佛,南無阿彌陀佛。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