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謝建平專欄 » 【謝建平專欄】政治犯的政治詩~《外島兵》

【謝建平專欄】政治犯的政治詩~《外島兵》

by 望小風
重登【外島戰犯】東引記遊
謝建平

謝建平

文 / 謝建平(綽號:大俠,曾任報社記者、總主筆,資深媒體人)

東北季風撕扯的地表

蘆葦和五節芒以枯黄的殘軀

呈現被風刀劈成一地的命案現場

這裡是閩江口的馬祖群島

千年來,農曆中秋一過

媽祖當年遺漏了狂亂為禍的風妖

把這片海域攪動得急了白頭

 

外島兵的初戀情人是一比一

黑油透過汽油,兵變和孤兒都不見了

反倒八分酒意,勾起半甲子的回憶

當年你寄來的信箋上

除了有橫渡台灣海峽的鹹味

還有夜闌人靜的子時,用淚水

一路滴出的斑斑遺憾

你和我、愛與情,都暈成一片嘆息

 

中年的西北雨匆匆來,慌慌走

我們和夜色都開始沉了,此時不宜酒精

只能把濃冽的酸苦全部叫起床

交代自己。有緣,好好聚

拜託銀河。緣盡,好好散

血汗只剩傷痕,眼淚還有出口

受害的苦難,終有停止的時候

華髮初上,年紀每日堆疊、身體逐漸傾斜

煩惱的菜單會逐日變換

往往老花眼來不及看清

又翻過另一頁模糊的擔憂

 

在FB搜尋、老家定點埋伏透過警方查詢、輾轉友人探聽……

寄語加託話,都快變成託夢了

初戀女友仍在人海裡躲貓貓

一生對不起的薄倖,仍未結婚

疫情鎖住首都的繁花燦爛

夜色寂靜的狠撲嘶咬我的孤獨

三十年前轉角那個女孩,笑盈盈的

問我終於回來了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