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B » 許苑杰專欄 » 【許苑杰專欄】彩色人生與黑暗人生

【許苑杰專欄】彩色人生與黑暗人生

by 新視界 電子報A
黑白人生變彩色人生(圖:翻拍自覺行正康佛堂)
許苑杰

許苑杰

文:許苑杰(經歷:台北縣交通局籌備處主任,台北縣長蘇貞昌核稿祕書,新北市選委會第一組組長)

(本文言論不代表本報立場)

我曾任職於中央與地方機關,看盡國內官僚百態,由於千禧政黨輪替後,文官制度大幅崩潰;以國內近日一連串事件來看,長榮大學外籍女大生命案,台鐵太魯閣號出軌事件,黑衣人大膽砸毀警局電腦案,Covied-19疫情社區嚴重傳染案,台電之全台大停電案,全台大缺水案,詐騙集團橫行台灣案,這些問題除政務官愚昧無能外,也因文官體系劣幣驅良幣,紅包文化充斥於官場體系造成的。

李前總統年代進公職只有高普考,關閉技術人員任用之後門,採特考特用,軍職警職不能轉入文官系統;後來軍警可轉入文官,文官的簡、薦、委升遷中,委任升薦任,薦任升簡任之升等考試,部份計分其長官可打分數;甚至升等考試也不用考了,通過薦任簡任之受訓卽可升等,導致國內目前許多高階簡任文官能力極弱,狀況連連不斷。

這些靠拉關係送紅包的文官,當他們升官掌權後,就開始為他們之前的付出找回收,壓榨部屬,想升官或民眾洽公,凡事提錢來談;更荒謬的事,像這樣無能腐敗官員,在內部例行會議,叫部屬把他開會資料列印彩色的,其他部屬開會資料列印黑白的,然後在開會時向部屬酸說:我的人生是彩色的,所以開會資料列印彩色,你們的人生是黑暗的,所以開會用黑白的資料。

當時我在想:如果我們國家高官都充斥著這種彩色官員,而監督的民意代表又與之同流合汙,而媒體似乎又無法發揮第三監督權,那我們的平凡百姓,也真的永遠過在黑暗的人生。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