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左化鵬專欄 » 【左化鵬專欄】流氓與名伶「雙皇傳奇」

【左化鵬專欄】流氓與名伶「雙皇傳奇」

by 邱筱凌
流氓與名伶「雙皇傳奇」

文 / 左化鵬(前中央通訊社駐漢城特派員,資深媒體人,彰化員林人)

距今不到一百年,黃埔江頭有男女二人,各自獨領風騷。男的跺一跺腳,上海灘就會地動山搖,他就是被稱為「上海皇帝」的杜月笙,他的流氓成就已登峰造極,迄今無人能及。女的只要粉墨登場,清清嗓子,櫻唇輕啟,觀眾就如痴如醉,如瘋如狂,她就是被菊壇譽為「冬皇」的孟小冬。她的戲曲,如今已成絕唱。

最近,「雙皇」一生的傳奇故事,兩岸三地,都有長篇累牘的報導,也不斷的被拍成電影或連續劇,如「建國大業」,「上海灘」,「歲月之上海皇帝」,「上海皇帝之雄霸天下」,「大上海」,「上海、上海」和「梟雄」等。演員馮小剛,葉童,章子怡等人,不論是飾演杜月笙或孟小冬,無不施出渾身解數,透過他們維妙維肖的演繹,「雙皇」的身影,彷彿仍活躍在世人的眼前。

杜月笙出生在滿清末年上海高橋鎮的一個貧苦人家,四歲就失恃,六歲又失怙,十四歲那年,這名無父無母的孤兒,忍飢挨餓,來到了上海灘的十里鋪。人海茫茫,舉目無親,此地的一間水果行老闆,好心收容了他,留這面黃肌瘦的小子,在店裡幫閒打雜,叫賣水果,閭里的一幫潑皮無賴,為他取了個渾號,叫他「水果月笙」。

十里洋場的上海外灘,是罪惡的淵藪,卻也是 「水果月笙」成長的溫床,他 從小就生性頑劣,不服管教, 專事好勇鬥狠,動不動就拿削梨的水果刀找人打架,這樣的頑童,豈甘於在水果行當一個被人呼來喚去的小廝,這小子身上只要有幾個銅板,就混跡賭場,呼盧喝雉,吆五喝六,嬴了幾個小錢就買醉去。三五年後,嘴上長了幾根鬚,他又加入了上海青幫,成了幫派的基層小嘍囉,他雖出身低微,但因智慮周密,又能仗義疏財,扶危濟困,很快的,就萬眾歸心,成了當時中國最大的幫會幫主。

他的流氓事業,橫跨黑白兩道,經營的規模,越做越大。起先,他經營一家賭場時,竟意外的結識了兩名小混混,這兩名從浙江到上海灘闖蕩的初生之犢,天不怕地不怕,混身是膽。一姓蔣,一姓戴。姓蔣的,投紅帖加入了青幫。姓戴的,在賭場擲骰子使詐,被人扭送到他的面前,不料,杜月笙一見這名姓戴的小老千,骨骼清奇,膽識過人,竟當埸和他歃血為盟,結拜為異姓兄弟。

杜月笙經常掛在嘴邊的口頭禪,就是「閒話一句」。江湖朋友有事相求,只要聽到他「閒話一句」,再大的雷雨,也立刻雲淡風輕。人又稱,杜月笙有一雙慧眼,能識英雄,果然他一見姓蔣的和姓戴的,就知道呂不韋遇上了嬴政,這是一樁亙古難遇的好買賣,他不遺餘力的資助蔣老弟,東征北伐,剿匪抗戰,最後蔣老弟終於不負所望,一路平步青雲,登上了國民政府主席的寶座。姓戴的小老弟,也十分了得,如蜘蛛吐絲在全國佈下天羅地網,協助蔣兄弟抓蚊捕蠅,剷除異己。後來,他也成為中國的情報頭子。天罡配地煞。他們三人結成的鐵三角,竟影響了中國近代半世紀。

流氓與名伶「雙皇傳奇」

流氓與名伶「雙皇傳奇」

獨留青塚向黃昏

基隆河畔的水返腳(汐止),有一個秀峰國小,操場後方有一條逼仄的山路。那天,我拾級而上,來到了杜月笙的墓前,當年,他鮮衣怒馬,快意江湖,是何等的意氣風發,如今,卻屈身在如此陰暗的角落,獨自忍受淒風苦雨。我望著墓碑上方,蔣介石題的「義節秉昭」扁額,想起了杜、蔣兩人的一世恩怨情仇。

杜月笙發跡後,為了光宗耀祖,興建了「杜家祠堂」,落成日,情同手足的蔣介石,立刻頒贈「孝思不匱」的匾額一方。南京五院院長偕各部會首長,和上海各界的名流,無不爭先恐後,親臨致賀,儀仗隊伍列隊至杜公館前,長達數十里,民眾觀禮,萬頭鑽動,竟有十數人,被人潮擠落黃埔江中,那是何等風光氣派的場面。

當時國學大師章太炎,鼓唇搖舌,高聲朗誦杜月笙的祖先是「及周,封於杜,為杜伯」。全場轟然一片喝彩,歌功頌德之聲,不絕於耳。其實杜月笙心知肚明,他出身貧寒,從未見過什麼鳥族譜,何來杜伯祖先,全是這一幫馬屁精胡亂編派,但排山倒海而來的阿謏奉承,還是令他全身舒暢,他睥睨政壇群英的嘴臉,冷冷而笑,躊躇滿志。

大陸淪陷的前兩年,適逢老杜花甲之慶,門生故舊,照例為他祝壽,當天,蔣介石贈字「嘉樂宜年」,老杜聞弦歌而知雅意,知道蔣介石示意他金盆洗手,退出江湖,安享晚年,不要再大事張揚,於是,他託辭避壽,稱病不出,但壽宴已欲罷不能,仍照常舉行,賀客仍照樣臨門,賀禮堆積如山。于右任,孫科,居正,宋子文,孔祥熙等百人,聯名寫了一篇祝壽文。梅蘭芳和孟小冬,也在壽宴中登台獻唱。孟小冬唱罷「搜孤救孤」後,退出梨園,從此息影。「搜孤救孤」,成了千古絕唱。

抗戰勝利後,杜月笙錯估了他和蔣介石過命的交情 ,以為蔣介石己穩坐江山,會指派他當夢寐以求的上海市長,漂白他「上海皇帝」的額頭印記,但他由香港返上海的途中,聽說上海市長己由錢大鈞出任。上海街頭到處都是「打倒杜月笙」「打倒社會惡勢力」的旗幟標語,之後,老蔣的兒子小蔣,來上海打老虎,竟敢不顧情面,拿他的三兒子杜維屏開鍘。至此,杜對蔣心存芥蒂,兩人江湖道上漸行漸遠。

兩年後,神州赤化,杜月笙避秦香江 ,人人視他為瘟神 ,避之唯恐不及,以往車水馬龍的 杜公館前,竟然 門可羅雀。晚年淒涼落寞,陪伴他的竟是他花甲壽宴中,唱「搜孤救孤」的孟小冬。孟小冬,原是梅蘭芳的第四房妻子,杜月笙落魄香江時,她琵琶別抱,嫁給了風光不再,英雄悲歌的老杜。成了杜月笙的第五房妻子,兩人婚後年餘,杜月笙因哮喘病發,群醫束手,藥石罔效。臨終,他說,「我沒有希望了,你們有希望,中國還有希望」。語畢,溘然長逝。

杜月笙一生,鐘鳴鼎食,揮金如土,撒手人寰時,遺產卻僅剩十一萬美金。每房妻兒,各分一萬美元,女兒沒出嫁的六千,已出嫁的四千,其他找出厚厚一疊的借據,一概銷毀,他說「我不希望死後,你們還到處討債」。

杜月笙生前,曾感慨萬千的對人說:「蔣介石將我當夜壺,用完就扔到床頭下」。但他死後,蔣介石畢竟還是顧念舊情,將他的遺骨,遷葬到台灣汐止,如今,蔣也奉厝大溪,兩人大陸分手後,今生不相見,來世再難逢。半世紀的恩怨,「一死泯恩仇」。

斯人不寂寞,杜月笙仍有他的第四房妻子姚谷香作伴,她的墳塋就在他的腳畔,緊緊相依。他們的墓碑,都面朝上海,以示不忘故國。曾有一名老兵,他和杜月笙素無淵源,只因仰慕他的俠義,經常會帶著一面小國旗,步屨蹣跚的來到杜的墓前,修剪雜草,清掃落葉。喃喃的訴說心酸的往事。如今國旗依舊在,但己不見白髮老兵的蹤影。

流氓與名伶「雙皇傳奇」

流氓與名伶「雙皇傳奇」

冬皇

「君住長江頭,妾住長江尾,朝朝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

「冬皇」,是菊壇對孟小冬的美譽,她本名孟若蘭,出身上海梨園世家,師淑余叔元,女扮男裝,扮相英俊,嗓音蒼勁,藝成後,曾自許「唱戲要唱頭牌,要嫁「就嫁給一跺腳,能令上海灘亂顫的英雄人物」。皇天不負苦心人,果然日後,她唱戲成了頭牌,嫁人嫁給了杜月笙。老天讓她如願以償。

孟小冬先是嫁給了梅蘭芳,梅蘭芳是中國四大名旦之首,男扮女裝,出神入化,他也是中國菊壇不世出的奇葩,有人說,見過梅蘭芳的一雙纖纖玉手,其他女人的手,都可剁去。有一年,他在日本關東演出時,突患盲腸炎,手術後,醫生堅不收費,只要求他賜一顆景泰藍的袖扣作為紀念。可見他當時深受人們歡迎的程度。

孟小冬和梅蘭芳一九二五年,曾同時登台合演「遊龍戲鳳」,孟小冬女扮男裝,梅蘭芳男扮女裝,這一對金童玉女,顛鸞倒鳳,假戲真做,竟緣定終生,只可惜顛鸞倒鳳才六年,就又勞燕分飛,孟小冬後來在杜月笙的第四房妻子姚谷香的攝合下,在香港嫁給了杜月笙,成了杜的第五房妻子,她從此也退出了舞台。

杜月笙來到香江,一年後病逝,遺骨運來台灣,孟小冬繼續留住香港十八年,喜愛京劇的辜振甫,當年,因被台獨案牽連,避難香港時,還曾登門向她討教。一九六七年,她移居台灣,住信義路一間小公寓,設帳授徒,偶而打打小麻將,消遣餘生。

一九七六年十一月,六十九歲的孟小冬,友人和弟子為她做壽,她一時興起,和弟子錢培榮,合演「定軍山」,不料,隔天罹患重感冒,一病不起,當時杜月笙的汐止墓園,已無空地,無處容身,她只好歸葬在樹林山佳「淨律寺佛教公墓」,她的墓碑極簡單,僅有「杜母孟太夫人墓張大千題跋」,寥寥數字。碑文中,看不出是一代名伶的墳塋。

「雙皇」,崛起於黃埔灘,埋骨於台灣,一在基隆河畔,一在淡水河邊。楚天雲闊,只能遙遙相望。然而,孟小冬並不寂寞,她的芳鄰有杜月笙的女婿金元吉,蔣經國留俄的故友王新衡,和國學大師王雲五。他們在地下,可以戲談人生,笑論古今,臧否時局,月旦人物,閒時,還可以湊一桌麻將。喫!碰!糊!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