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育旗開講 » 【黃育旗開講】所謂報應、天譴都是自欺欺人

【黃育旗開講】所謂報應、天譴都是自欺欺人

by 望小風
善惡有報
黃育旗

黃育旗

文 / 黃育旗(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傳統的農業社會,就業機會少之又少,普遍的人收入都非常有限,自然就深深的影響了很多人有機會接受較好的教育,進而助長了以宗教迷信轉而取代了日常的精神生活,特別是在那資源嚴重匱乏,尤其民間普遍都有相互借貸的習慣,包括互助會、跟會、標會等,不一而足,相對的被倒會,騙了錢落跑的騙子,也是比比皆是,時有耳聞。

加上農業社會的治安機關,有如古代封建衙門,為了表面上的治安績效不致於太難看,治安機關對於被詐騙錢財的受害者,大都抱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導致農業社會的受害人,在叫天不應,呼地不靈,投訴無門,極其無助又無奈之餘,只好求助不會開口的神明,祈求神明讓騙子得到天譴或報應。

談到詛咒,讓我想到小時候在台灣的農村社會,最時常聽到長輩咒語大都是,當然是要用台語念:壞心黑魯肚,要死初一十五,要坮(埋)風加雨,要揀骨找無路。頗有押韻,至於在中國人的社會,也流傳一句咒語是:惡有惡報,善有善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些頗具押韻的咒語,都是充滿著受害人極其無奈的心聲,其實是公權力不彰是主要因素,可是、在那民智未開的時代,無奈之餘,受害人也唯有以詛咒取代法律制裁,難怪一句無論男女老幼,人盡皆知,極其諷刺的「中華民國」司法「有錢判生,無錢判死」,進而還有升級版的「一審重判,二審減半,三審豬腳麵線」,對於開口閉口都強調禮義廉恥的「中華民國」多數司法執法人員,卻都無動於衷!

在被詛咒的一千人或一萬人當中,只要有一個人曾被詛咒者,或因身體健康,或因運氣不佳,抑或生活潦倒,就會被認為詛咒有效,這和購買樂透彩卷是一樣邏輯,多數沒中獎的人大都默不出聲,反倒是極少數贏的人,路人皆知,印證了好事無人知,壞事傳千里,衍生了極為奇特的社會亂像。

有一個非常簡單的邏輯和常識,如果詛咒是有效的?那還需要有法律嗎?其實是司法不彰,才會有作姦犯科的人消遙法外,司法存在的目的,旨在保障守法者的權益,新加坡政府成功的從英國引渡犯罪者。政府如果有功能?壞人不管逃到天涯或海角,都是逃不掉的。

所以所謂的報應,其實都是自己騙自己的,名列全球前四大獨裁者的蔣介石、蔣經國等一干惡名昭彰的殺人魔,一輩子大都吃香喝辣,壽命也不短啊!死後甚至還有人蓋廟,日夜予以膜拜,這算哪門子的報應啊!

包括所謂的「中華民國」國母,宋美齡活到105歲,生前不僅手拿美國護照,住在美國豪華莊園別墅,每年還花費台灣人數億血汗錢,出門有專車和專屬的司機,在家有專用的廚師,專屬的護士,以及負責打掃花園,及清理豪華莊園的佣人,曾經試圖在李登輝執政時搞兵變的郝柏村,活了101歲,生前身體健康狀況良好,這算是報應嗎?

所以證明「成功的人找方法,失敗的人找藉口」,別再欺騙自己了!所謂報應,其實就是拿人家沒有任何辦法,就以最愚蠢的方法詛咒加害人,作為被騙以自慰式的不滿。

最諷刺的是,近幾年來,在中國不知殺死、以及害死多少手無吋鐵無辜生命的數以萬計的貪官污吏,地方惡霸,魚肉鄉民,詐取無辜者錢財後,帶著妻兒逃到美國享受餘生,這算報應嗎?

因此台灣人必須腦筋清醒,結合團結包括弱勢者的力量,組織一個有效監督政府的組織,明確表達反對「黨意凌駕和取代民意」的脫序政治生態,大聲說出我們要改變(We wanted to change)的聲音,才可能有效的改變台灣人真正當家作主的未來命運!否則、就只有認命任由握有公權力的貪官汙吏宰割吧!

0 留言
0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