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訪論談 » 專欄 » 黃育旗開講 » 【黃育旗開講】什麼才是真正的《捐一日所得》?

【黃育旗開講】什麼才是真正的《捐一日所得》?

by 望小風
聯合勸募「一日捐」
黃育旗

黃育旗

文 / 黃育旗(台灣小留學生家長協進會秘書長)

(編者:本文不代表本報立場)

贈人玫瑰,手留餘香!

2011年3月11日,當日本福島遭逢史上罕見強震後,海嘯侵襲,震驚全球,各國均本於國際人道關懷,紛紛解囊,提供捐助,無意中看到中國新聞網2011年3月15日的一則報導,根據時任中國國民黨文傳會主任委員蘇俊賓說,因為馬英九擔任黨主席沒有支領薪水,所以會捐出當局領導人的一日薪水,期借此拋磚引玉。

記得小時候,每當台灣發生重大的天災人禍,舉凡外交重挫,大型礦災,巨型地震、颱風等災害,政府為了轉移社會的焦點,都會以所謂莊敬自強,處變不驚,呼籲人民有錢出錢,有力出力,呼籲全民捐出【一日所得】。

因此、捐出一日所得的口號,深植在每一個人的腦海裡,而且、所謂的捐一日所得,對大多數台灣人的理解,就是把一個月的薪水,除以30天的所得金額,作為捐助款項,就是達到捐一日所得的目的,當然、這其實也是捐一日所得的意義。

可是捐一日所得更實質的意義是,利用自己輪休,或是週末星期假日的時間和勞力,另外去賺取一天的所得,作為捐助的目的,那會更具實質,且真正達到「捐助一日所得」的目的,但是、也有實際付諸行動,以身體力行的方式達到捐一日所得,更是感人。

1998年的夏天,我從溫哥華搭飛機前往加拿大的亞伯達省(Alberta)卡加利(Cagaly)市開會,因為、我非常喜愛開車,因此、我總是習慣於到達每一個目的地後,下飛機就在機場租一部車子自己開,尤其是在北美洲國家開車(美國和加拿大),是一種非常享受的快感,那種快感,在台灣幾乎感受不到的。

當我在當地停留四天,辦完事情後,準備把車還給租車公司,就在我準備還車前到加油站加油後,刷完信用卡,加油站的工作人員跟我說,憑著加油收據,可以在它們加油站享受自由樂捐的洗車,我很好奇的問,為什麼洗車可以自由樂捐,那位員工告訴我說,是他們(亞伯達省)的一位部長,為了讓全家人達到捐助一日所得的目的,以實際的行動,利用週末帶著妻子和小孩,以自由樂捐的方式,在加油站幫人家洗車。

我聽了非常好奇的詢問加油站的員工,是真的部長嗎?那位員工有點訝異我的語氣,你有什麼問題嗎?我又問他,為什麼在你們加油站?他說:這是包括部長和許多社會志工和加油站的一個回饋社會合作方案,加油站提供場地,提供洗車用的水和清洗用具,加油站也盡到了做為志工贊助者的角色,而志工部長身體力行,將當天自由樂捐的全部所得,捐給世界救世軍(The Salvation Army),我才恍然大悟,原來我們的一日所得想法,和文明國家的想法,落差這麼大,台灣大概也不會有人會相信堂堂一個部長,會到加油站幫人洗車,全家人還自備餐食和飲料,而且還是自由樂捐。

接著我更好奇的進一步詢問那位加油站員工捐助一日所合作方案內容,他說:這樣的方案幾乎每年,每一個周末都隨時在進行,行善者必須事先和加油站登記使用加油站設備的日期,以方便安排,當行善者(不管幾個人)到達加油站時,必須將備妥的自由樂捐箱,讓加油站主管檢查是否為空箱子,然後由加油站主管貼上簡易的紙條,並在簡易紙條上簽名,於完成正常八小時工作的時數後,再由加油站主管,和捐助一日所得的力行者共同計算自由樂捐所得的金額,經確認後,由加油站主管簽收,負責將這筆一日的所得,轉捐助須要救助的弱勢者,於取得捐助收據後,再交由捐者,過程極為透明,令人非常折服。

於是,我更是好奇的趨前和那位部長打招呼,並感謝他和他的家人如此熱心的奉獻,只見那位部長和他的家人都笑容滿面回答Not at all, It is our pleasure,亦即不用客氣,那是我們的榮幸,並與在下寒喧一陣子,若不是親身目睹,真難以相信,但願台灣的公僕也能夠學習這樣的精神,真正做到落實所謂的「捐一日所得」。

0 留言
1

您可能感興趣

發表留言 Leave a Comment